Matters文學圈 - 小說
細流潺潺
主理
27 人追蹤
175 篇作品

《1314》#24 最好的禮物

浩川

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微動輕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起來。那是從背後拍下的一幀照片,是曾經在我心頭掠過的一個畫面。我把相片一直拿在手中,像跟手心已連成了一體似的,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她總是說自己醜,怎樣也不願給我拍下她的樣貌。」希嵐在她的工作袋中掏出了手提電腦,按了幾個鍵,把它放到我面前…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浩川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9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浩川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2

《1314》#20 蘇遊

浩川

「有一天,我跟一個朋友路經一所銀行,內裡滿是買賣股票的人。有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也有二十來歲卻一副暴發戶模樣的年輕人。」我回想當年跟茵一起經歷的那一幕,說:「然後,突然之間,有幾個人推開了一位婆婆,走到櫃台前大聲吼叫:『我說買一千股,你怎麼給我八百股?』然後那個櫃員平心靜氣的解說:『先生,剛剛我也跟你解說過,這股份是以四百股為一單位的…』」

2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79 無論怎樣都有人看不慣,做自己吧!

鬱兔

畢竟這是個與他人鍵結更加深遠的時代,只做好自己的領域專業是不夠的,還需要尋找更多合作、增加夥伴的機會,才能把路走得更加寬闊。

《咫尺之間的牽掛》#20 最溫柔

浩川

你答應過我,我沒忘記之前,都會一直等待我。記得嗎?那是我收過最溫柔最美麗的承諾,可後來卻變成沒法兌現的空口白話。為懲罰你,所以我原諒你,同時亦已棄權。你早已自由了,知道嗎?有關你的一切,我永遠會記在心裡面。我們或許總是出現在錯的時間,但我確信,我們都是對方找對了的人。因為,我們總能在對方面前,坦然相對,暢所欲言。不用擔心對方怎麼看自己,不用擔心對方會忘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