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酒生
FUCKYOU
主理
2 人追蹤
1 篇作品
FUCKYOU

研究生活|教授、助教、學生,教學關係與權力平等

新的學期開始後,我和兩個大學部的學生,交情變得比較好。其實會碎嘴閒聊的主要是其中一位。雖說他們是我上學期擔任助教的課程的學生,我卻不怎麼把他們當學生來看,所以,關係發展得比較像是朋友。當然,其中一位比較乖巧的孩子(抑或只是在我面前?),還是會喊我「助教」。

2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