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资本主义
多数派Masses
主理
1 人追蹤
7 篇作品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3块4的配送费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听话的女骑手接单

多数派Masses

面对低价跑单,男骑手们频繁跳槽进出和拒绝接单等反抗中断外卖派送时,女骑手的出现,成为了平台另一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源泉。进一步,她们更被平台资本家利用,成为分化工人、挑起工人间互相竞争的后备军,以不断压低单价。不然,美团王兴不会大言不惭地说,“3.4块钱的价格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骑手接了”。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多数派Masses

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

3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沈阳骑手的反抗——接253单后原地点击送达

多数派Masses

平台早已将骑手、商家和商户的利益通吃,在矛盾出现时,甚至能充当分化和挑拨离间的角色,尽数将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和骑手身上。

1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平台资本手中的)算法不会解放工人——反驳FT中文网刘远举一文

多数派Masses

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个陈龙来对中国当下的发展与未来进行批判性地、深入的观察与反思。至于刘远举及其代表的思潮,任何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媒体,都应该警惕;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都应该看到要看到其背后的意识形态野心。

数字工人主义:技术,平台和工人挣扎的循环

多数派Masses

在2007-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的十年间,一些寻找能帮助理解当下劳工运动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对起源于意大利六七十年代的工人主义(Workerism)重新产生了兴趣。同时,工人调查(Workers’ Inquiry)这一被工人主义用来理解阶级斗争的工具,也再次进入左翼的视线。

平台资本主义的前世今生

多数派Masses

美团饿了么被指用数据剥削骑手。图片:https://www.best73.com/news/34292.html。文:移风 9月8日,《人物》杂志发表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燃起了新一轮围绕骑手的热论。有这样大的反响,不难理解。《外卖骑手》一文中详尽地描述了工人们如何被算...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