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C计划
主理
3 人追蹤
8 篇作品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锐评|副处长的“微服私访”——非傻即坏

有人说处副处长王林的“微服私访”是为政者体察民情,但平台企业能迅速崛起的前提是政府的大开绿灯。不到这一点,再有心的“微服私访”也是令人作呕的无效形式主义

67
shenbolun

行动行动 02 | 外卖计划:骑手餐箱广告位租赁招募

据我了解,北京、上海、西安、广州都有了。各位欢迎咨询。

30
mrspointm

「生活」最棒的互联网应用之外卖app

credit:pixabay.com21世纪是互联网技术发展最迅猛甚至可以称为“泛滥”的年代,技术不再是人们想象的高端,许多小型的单位和个人都可以加入到这个行列。所谓“应用”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用得上、好用,也就是迎合了市场的需求,刚刚我正在使用美团app点单,忽然发现,人类对互联网...

159
多数派Masses

劳工|快递小哥跑得快 不如平台罚款多:快递/外卖行业“以罚代管”的成型与突破

文|暂时还没有叫过外卖的小编 & 小头“人在送快递,债从天上来”去年双十一期间,我们访问了快递员小南,他说快递员的送达要求很高,一旦慢了送到,就会被罚款,或者遭到投诉(结果也是被罚款),即便这很可能不是快递员本身的责任。据他所说,一个月被罚五百到六百,也并不罕见。

76
1
多数派Masses

劳工|今年过年不回家,春节留岗的钱你拿到了吗?

图片来源:https://3g.163.com/dy/article/G0QDSU3E0530I1ON.html疫情当下,在多地“就地过年”的号召里,普通的打工人能和家人团聚在春节吃上了热腾腾的团圆饭已经是一种奢望。多数派在春节假期中访问到了两名在岗工人,保洁员的开心阿姨和快递员小冷,请他们讲讲不能回家过年的感受。

98
1
多数派Masses

她们为什么做外卖骑手?:阶级与性别视角下的平台经济

编译 陆依萍 编按:一提到外卖骑手或快递员,我们脑中首先浮现的往往是男性劳动者的形象。送快递或外卖的工作因常被认为不够“女性化”,不适合女性从事。许多有关女骑手的报道,要么强调女性从事这份工作因风里来雨里去、有损容貌,从而进一步加强女性是靠脸而不能靠体力吃饭的刻板印象;要么一味...

66
Reynard

关于外卖的想象力

去年参加了导师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该项目就是在探讨网约劳动平台和社会的互动。在这个项目中,我们针对深圳市的某外卖平台的骑手做了一次较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国内首次),历时数月,第一篇文章已经见稿于今年《浙江学刊》。但以下均为个人想法,不代表导师意见。

2
C计划

骑手困局的舆论风波里,ta们还是缺位了

​9月8日,一篇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公众号文章传遍网络。在这个系统里,“人”不再是目的,而已经被异化为“工具”。文章详实地展现了外卖骑手的生存困境:在算法的驱使下,骑手们成了“跑单机器”,为了准时完成订单,骑手不得不逆行、超速、闯红灯,甚至引发各种安全事故。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