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C计划
主理
5 人追蹤
17 篇作品

我也聊聊美团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

每个人心中的公司都是不同的,社会责任,人文关怀,大了说都有情怀,达则兼济天下。可事情往往不是这样。一个公司里多少张嘴,很多人得罪不起。这些大公司背后也有资本,养大了就被中共吃掉。中国现在媒体天天骂资本,资本有这么大能量吗。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事务社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暑期调研项目报告

多数派Masses

我们呼吁更多人关注报告中指出的一些问题,希望潜在的问题早日得到相应的政策回应,将社会矛盾解决在萌芽之中。

台湾:全国三级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员!

中国劳工论坛

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划重点!一张图读懂国家新出炉的骑手权益指导意见

多数派Masses

针对外卖骑手可能遇到的各种现实情况和问题,我们为您准备了一份更加详细的问答版重点解读,请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便可在线阅读或下载该文档。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3块4的配送费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听话的女骑手接单

多数派Masses

面对低价跑单,男骑手们频繁跳槽进出和拒绝接单等反抗中断外卖派送时,女骑手的出现,成为了平台另一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源泉。进一步,她们更被平台资本家利用,成为分化工人、挑起工人间互相竞争的后备军,以不断压低单价。不然,美团王兴不会大言不惭地说,“3.4块钱的价格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骑手接了”。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美团的钱都去哪了?

多数派Masses

本文仅以美团为例,利用美团相关报道和数据进行分析,以求透视平台企业的一些共性和通病,如“二选一”、抽取佣金、压榨骑手工资等。

3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打工人有力量”暑期特别活动——骑手调研邀请

多数派Masses

为了更好地了解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为推进平台劳动者劳动和生活境况的改善,将我们的关切转换为行动,我们发起这一次的活动邀请,诚邀读者参与七至八月的一系列活动。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平台资本手中的)算法不会解放工人——反驳FT中文网刘远举一文

多数派Masses

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个陈龙来对中国当下的发展与未来进行批判性地、深入的观察与反思。至于刘远举及其代表的思潮,任何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媒体,都应该警惕;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都应该看到要看到其背后的意识形态野心。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锐评|副处长的“微服私访”——非傻即坏

多数派Masses

有人说处副处长王林的“微服私访”是为政者体察民情,但平台企业能迅速崛起的前提是政府的大开绿灯。不到这一点,再有心的“微服私访”也是令人作呕的无效形式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