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58 篇作品
阿特拉斯耸耸肩

一些基督徒支持特朗普的理由

无它,特朗普比希拉里和拜登更好,仅此而已。特朗普VS希拉里:其实福音派基督徒欣赏的是克鲁兹。特朗普应该是自由派来着,如果自由派媒体对他好一点,如果民主党对特朗普支持一点,他可能成为最左倾的共和党总统。结果……自由派/民主党跟吃了枪药似的,还没完没了了。

谢孟

《中国医史》译后序

1932年出版的原版History of Chinese Medicine《中国医史》(History of Chinese Medicine)是国人首部以英文撰写的中国医学史,作者为著名医学史家王吉民及公共卫生专家伍连德。

杨威利日记本

天朝与合众国-鸦片战争前的中美关系:中国皇后号(上)

我以为,对于任何历史,原初状态的描述都是极为重要的。例如,大多数学者在讲述中国历史时,一定会从中原这片土地开始讲起。两千里长的国境线,时常泛滥的黄河,与西边延绵不绝的山脉,这是造就华夏民族性格的地理原初状态。

6
隐喻

互联网言论、内容与集体回忆

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言论环境比之前几年更差了。内容平台上,过去的编辑推荐,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认知、提升自我,而如今的算法推荐,极大地在固化人的思维。持续性的洗脑,无论是青少年还是中老年,都逃不过其荼毒。“润物细无声”,比政府的宣传更可怕。加入随机推送机制,近乎一种慈善公益行为,是反商业的,金钱与良心,资本必选前者。

6
OakBlack

RN.PoH 12| 他们为什么告诉你:“人类的历史会越来越xxxx”?

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经常混合进我们自己的、或是我们看到的理论过程的“规律”,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些规律,才不至于出错?而当我们看到我们已经犯下的这些错误,我们也要问:这些错误是怎么产生的?本章对应书本27:有进化规律吗?

10
马特

我在阴郁的夏天向往明媚的寒冬

我之前采访一位导演,他说自己拍一部电影大概需要三四年,那么剩下的人生长度用电影来衡量,大概就是十来部片子。采访之后,我就想我自己的人生该用什么作为度量单位?在这个节奏越来越快,人的时间度量精确到每分钟的时代,一些重要的事情反而应该以每年来计算。

OakBlack

RN.PoH 11| 想玩什么样的游戏?

反自然主义的历史主义者的这种观点难道不是从一个事实的出来的吗?在实际中,我们对“全面理论”的要求是什么样的?我们做出总结的背景有多重要?“刨根问底”和“拓展情境”作为两种游戏,我们该怎么选?我们应该如何达成互相理解?对于反自然主义的历史主义的第二个主要想法:任何社会科学的概括都一定受到其时代的限制。

OakBlack

RN.PoH 10| 我们这个时代的致幻剂

历史主义的“不可能重复实验”的理论背后,其实蕴藏着“人不可能改变理解”这个终极的想法。而这个想法的存在,其实导致了非常多的问题,例如我们从此就能接受“必要之恶”、“以恶制恶”,而它对我们更大的伤害来自于:一旦它与我们对“改变情境”的恐惧结合,就能导致人的彻底停滞,因而,它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的致幻剂。

OakBlack

RN.PoH 09|没有人能让你无事可做

回到我们要讲的历史决定论上,我们已经看到历史决定论的几个关键的想法是怎么把它所有的信徒导向“无事可做”的结论的——但波普尔会告诉我们:这是错误的,而且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种说法自身就有着矛盾,而之所以有人受到其蒙骗,很有可能就是有一套渴望掩盖在这矛盾之上的胡扯。

OakBlack

RN.PoH 08| 谁再胡扯,我们就把他揪出来

本节对应书本的第23节:对整体主义的批评 在上一节我们看到,波普尔总结出了乌托邦工程和历史主义的一个共同的特征:整体主义;也就是说,作为方法论的乌托邦工程和历史主义,它们都有的共同点就是:希望研究一种整体的、宏观的、大范围的社会结构,并通过剧烈的改革改变其“前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