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煩惱河
一支小草
主理
10 人追蹤
11 篇作品
一支小草

誦經

耳朵傳來旁邊祈福法會的誦經聲,因為是用麥克風所以聲音大到不想聽也不行,整整兩個半小時不間斷的誦經,聽的我都快升天,好吵,我好想耳根子清靜一些,但我無能為力,不是不尊重宗教信仰的儀式,而是一連不間斷的聲音讓我有種快要發病的感覺,我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暴走,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我努力地...

28
一支小草

愛莫能助

爸爸過了六十歲了還沒退休,每天在如此炎熱的太陽底下做苦工,爸爸承受了好幾十年,他說他習慣了,但我不覺得吃苦受罪這件事習慣的了,只不過是別無選擇,只能忍受,我們長大了,卻還無法讓爸爸退休,我真的愛莫能助,不拖累家人已經是我的極限,我努力著。媽媽雖然退休了,但她有個凌遲她三十幾年還不罷休的壞婆婆,不知道媽媽還要再承受多久?

一支小草

先走一步

雖然人生不同階段有過不同的朋友,但都會自然地散掉,現在也只有偶爾才會聯絡的少數人,嚴格說起來我好像沒有什麼好朋友,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心靈交流的人就只有家人,最常吵的人是我的姊姊,姊姊也很了解我。這幾天看到小鬼上天堂的訊息,我默默的思考我自己的未來,因為沒有愛情、沒有友情,我只有親...

一支小草

心轉雲散

悶熱的天氣讓我做一點小小的事情都能汗如雨下,滴滴答答的弄濕了一身衣服,心情好煩躁,加上工作上的不開心,整個週末心情烏雲籠罩的化不開。今天寶貝們回來,我們東聊西聊,聊到了除夕要送他們的小禮物,寶貝們迫不及待要提前領禮物,看...

一支小草

消化

職場碎碎念,請容許我小小抱怨一下,消化一下心裡的不滿。公司有很多個單位,我們這一組由3個人組成:主管太后,小妹妹同事,以及我自己。昨天辦公室的門壞掉因此換了鎖,我才知道原本有3支鑰匙,一支給小妹妹同事,主管太后拿了2支,而一向較為早到的我都要等她們姍姍來遲才進的了門,昨天換了新的...

一支小草

活動:我的第一次...身心科就診經驗

2017年底在家人的勸說與陪伴下,我第一次踏進身心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掛身心科,我心裡是有排斥感的,如果沒有姊姊的陪伴,我大概死都不會走進去吧!第一次就診身心科,護士對我們做初步的問卷調查,諸如家人關係圖、病史、病狀等等的問題,我回答的很不安,有一大原因是因為:問的地方居然不隱...

一支小草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籤>憂鬱煩惱河

我是憂鬱症患者,分享生病到治療的路程,創建一個標籤#憂鬱煩惱河。憂鬱症陪我走的那些日子2017年以前我過著黑暗般的日子,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人見人厭,連自己都討厭的自己,就那麼的低潮了好幾年。我的生活記事-三分鐘熱度2017年開始就醫藥物治療我的憂鬱症開始...

一支小草

後盾

那些日子我失控的一言一行,有多少雙方的衝突、痛苦、傷心難過與煩惱?那是一場悲劇!但慶幸的是,我的家人最終沒有放棄我,他們容忍、不記恨、不計較的援助我,做了我的後盾。有時我會想,如果是我,我能接受像我這樣的家人嗎?我會怎麼與生病的家人相處?想一想,我覺得我會逃之夭夭,我會放棄!

54
一支小草

我的生活記事-三分鐘熱度

2017年開始就醫藥物治療我的憂鬱症開始,為了讓我“振作”一點點,姊姊送了我一本畫本並附上了代針筆,鼓勵我畫畫。記得當時我第一次自己學禪繞畫,依著書畫畫,畫的起勁,第一次有種“原來我也可以”的感覺,但畫著畫著我就“不知道要畫啥了”,就這麼把三分鐘熱度用完了,於是不知猴年馬月才再度再畫禪饒畫。

一支小草

人生當掉了嗎?

小說家沃克-柏西在書中說:“你可能成績全拿A,卻當掉了人生。” 大學四年,我以拿獎學金為目標奮發向上,如願的拿下四年的班級第一,但,那又如何?終究就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在踏入社會後,職場走的不順利,出社會至今依然茫然,我一度進入了停工期,罹患憂鬱症,甚至覺得自己不會再與社會接軌,名副其實的拿了好成績卻當掉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