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人生
嵐音社
主理
10 人追蹤
10 篇作品
嵐音社

掛牌數千年、服務過上千萬案例的「心理諮商師」-明月

Photo by David Dibert on Unsplash這是一篇音樂文章,歡迎播放由嵐音社最新發行的專輯,來閱讀這篇文章。古代文人雅士的多愁善感,常常在中秋時節發作。由於「文人」往往肩負著「天下大任」,卻往往因...

嵐音社

生命課題的關鍵字,你認為是哪一個?

前一陣子,我的一位學生在請假了將近一年左右,再度回來上課。快一年了,究竟是什麼假需要請到快一年了?其實是她正在與癌症搏鬥,做了手術以及化療幾個月後,現在終於以重返健康之姿回來。為了治療癌症,她放下了許多興趣,但唯獨學習大提琴,是她最最堅持的。

嵐音社

你曾想過嗎?誰來打包你的人生?

其實我才剛出過車禍,這一週以來減少了外出授課的頻率,很多時候待在家裡養傷。只是皮肉傷,最嚴重的是胸口挫傷,只要深呼吸、打噴嚏,胸口就像是千刀萬剮似地疼痛。對比許多在車禍中傷亡慘重的案例,我的傷已經很輕了,不過在危急的那一...

嵐音社

身為一個音樂老師,我所收到最大的禮物是「這個」

這一兩週閱讀了兩篇文章: @音樂人:誰說興趣能變成專業?會成功嗎?音樂能賺錢嗎?是職業?興趣 VS 專業 (一) @黃小彣 :卸下光環的平凡 這兩篇文章都提到關於興趣與職業的取捨、現實與夢想的拉扯,這些親身經歷,讀來讓人感嘆!

嵐音社

你願意犧牲什麼,來換取理所當然的美好?

這陣子看到新朋友@音樂人 也來加入音樂寫作,寫的是音樂工作者、音樂班學生生活,與一般人所想像的落差。尤其是這篇《「郎朗」、「歐陽娜娜」沒有童年!藝術家是不配擁有?光鮮亮麗的背後是什麼?

嵐音社

遲來的新人打卡,以及我的寫作空間

雖然來到Matters已經幾個月,也建立了一些讀者群以及我所追蹤的作者群;更不用說,去年九月就開始在方格子陸續開啟了八個專題,對於寫作來說,我已不算新人。那麼為何我現在才來寫「新人打卡」呢?

嵐音社

紐約愛樂創團125周年,舞台上竟然出現了琵琶和尺八!作曲家如何突破各種障礙,使理想得以成真?

前一陣子,我的一位大提琴學生上完課後問我記不記得他的第一堂課是幾年前。不問還好,一問才驚覺,原來七年就這樣過去了!差不多與他同時開始學琴的人們,能堅持下來的寥寥無幾。而這位學生因為堅持了下來,這些年來技巧、音樂涵養日臻成...

嵐音社

作文只拿4分,卻開始專欄寫作;音樂作業0分,卻當起了音樂老師

雖然我在誤打誤撞的機緣之下,投稿了數篇文章,像是在Cheers快樂工作人的音樂、職場與人生文章,Every Little D以及MPlus云閱讀投稿的當代音樂作品分析文章,以及商周財富網與今周刊刊登我的投資專業文章。

嵐音社

Pray for the World

Sarabande from Suite for Cello Solo No.4 by Bach謹以這首薩拉邦德,來祈求世界動盪落幕,回到平穩的秩序中。薩拉邦德,是源自西班牙的一種古老舞曲,經常出現在古典樂組曲當中的慢板樂章。

嵐音社

如果音樂也來斷捨離,你還能聽到什麼?談John Cage的《4分33秒》

嵐音社攝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鈴木大拙館現在我們的生活環境,可說是百家爭鳴、又擠又吵,每個人都在比大聲。節奏強烈、旋律單調的罐頭音樂又充斥在我們生活當中,你的耳朵是否就像是每天吃糖的嘴巴一樣,開始覺得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