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一派
文化放題
主理
12 人追蹤
12 篇作品

達明一派:禁色 (1988)

占士哥

《禁色》於1988年收錄在達明一派的專輯《你還愛我嗎?》內,由劉以達和黃耀明作曲,陳少琪填詞。達明一派的音樂別具一格,題材十分廣泛,涉及政治、社會等敏感題材,其中以描寫同性戀的《禁色》,曾引起社會一陣迴響。《禁色》的歌名源自三島由紀夫的同名小說。1991年,立法會通過非刑事化法案,同性戀刑事化才正式落幕。同性戀是否先天性的遺傳呢?這個問題至今仍未有答案。心理學家佛洛依德認為,人類基本上是雙性戀的。

2021的歌榜 (二十四至二十一位)

HosonK

絕對偏心的2021歌榜,私選24首。2021的香港,如果沒有聽住這些歌去過,我會更難過。

「總會找到方向」

Kafkaesque

精神世界的自由,常常比外部世界的自由更珍貴而不可得。

人物誌 | 那個還不叫夢遺大師的劉以達

時間之燼

是的,劉以達可不只是在周星馳電影裡大叫大夫~的怪人,他可曾經是香港最貼近英倫電子音樂風格的作曲家。

黃耀明的七宗罪

牆外

萬千寵愛在一身、借鑒西洋曲風、傳承創新文化、拒絕自我審查、追求普世價值、勾結境內勢力、誠實——全部實錘!

十個不屈的少年:C AllStar《集合吧!地球保衛隊》

文化放題

曾幾何時,某夜城裏燒起燎原的大火,十個救火的少年本來眾志成城,結果途上卻是因為種種個人考量、種種矛盾紛爭相繼逐一離隊。十減一得九、九減一得八、八減一得七 ⋯⋯ 最後只剩下三位成員,因為不敵猛火而葬身火海。然而更可笑的是,眾人看着這三人的悲慘結局,不但沒有半分的憐憫,反而只有挖苦指責:「唉呀呀!

1

致《今天世上所有地方》:繼續寫 繼續走 一點光 總會找到新方向

Kaylaway凡心

最近少了寫文更新,別的也就算了,我發現我的身體竟然投訴了。儘管最近的忙碌帶來的好處更為實在,但沒有書寫自己的文字,就如一堆想法在腦海打架;沒有產出,就沒有理順的過程,如打結的毛線,一片混沌。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又身處絕對談不上美好的當下,每天種種荒謬新聞與消息如狂潮掩至,整理消化都來不及,無力感越發張狂。

1

【五年前後】意猶未盡,重溫《那些年.那些歌》的達明一派

過路人

達明一派的「REPLAY」演唱會,在亂世裡是重要的時代見證,筆者沒票入場,但最近也因此而重溫了他們在演唱會裡重唱的兩張專輯--《意難平》和《神經》。年前以廣東歌為主題的港台節目《那些年.那些歌》,亦曾以這隊於80年代已走得相當前衛的達明一派,作為其中一個單元的歌手,劇情題材之廣,更是各集數之冠。

達明一派不是你的年代吧?

FoxCabin

凡是知道我去看這演唱會的都對我那樣說,就連邀請我的都那樣說。的確,他們大部分專輯比我更早面世;真正聽,是因為大學唔識死去讀隔離系文化研究的course。香港流行文化,怎會缺少達明一派呢?入場前刻意過濾演唱會的新聞,就讓表演者告訴我要感受甚麼。

達明一派《十個救火的少年》:黑色幽默背後的可怖童謠? | 廣東歌 | 十之三

Kaylaway凡心

以往那個年代似乎很喜歡為劇迷/樂迷製造二元對立,由陳寶珠對蕭芳芳、張國榮對譚詠麟、四大天王之爭、到Beyond對太極(還是草蜢還有人記得他們嗎?)。達明一派,卻似乎沒所謂「對家」。勉強說是Raidas嗎,但其實兩者又無甚對立意味,反而更接近惺惺相惜的關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