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快活麻雀
主理
6 人追蹤
7 篇作品

不同的洪福居民

Will Leung

Published by Will Leung · 29 April 2021攝於洪福邨洪福有大片的綠化帶,也是不同小動物的家園和活動範圍。在邨時,可多觀察牠們的蹤跡,畢竟大家都是洪福居民。上星期有街坊敲門,告知一隻麻雀幼鳥,跌了在洪欣旁邊車道上。

難吃醫院餐之二+一隻小鳥

勞基法老王

看來越接近出院東西會越來越好吃

1

餅餅書香。宋詞 小麻雀

琉架

連日來心神不靈,彷彿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將要發生。剛巧上班路過某座大廈門口,有位老先生拿著碎吐司灑向混凝土路面,一群小麻雀俯衝而下,在我眼前拉出一條對角線,思緒把我拉回大學的記憶。

麻雀雜貨店和麻雀酒吧

RUA

翻到以前的塗鴉掃描,丟上來紀錄一下,用原子筆畫的

【極短篇】小女孩看見小麻雀的體驗

DarrenReStyles

那天,一個春回大地的周日下午,一位小女孩與她的媽媽一起到商場閒逛,期間到訪一間如花園般美麗的餐廳,用膳期間看見一隻很可愛的自來雀。小女孩問:「媽媽,這是什麼雀鳥嗎?」 媽媽說:「寶貝女,它是麻雀,經常出現在我們家附近,你記得嗎?」 小女孩繼續說:「記得啊!

落地麻雀 當不了雀王 因為牠不是劉德華

eddy

平常運動跑步的地方,柏油路上就零零散散的掉了好多的麻雀,我相信他們確實是掉下來的因為在那柏油路兩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稻米,剛開始跑500公尺還不以為意的時候,慢慢的從我往前不到300公尺200公尺101公尺,幹!怎麼到處都死了麻雀,才仔細觀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很像大屠殺一樣有的掉...

我的故事

快活麻雀

(一) 57歲的我 仔仔兩年前上了研究院,心裏的重擔也放下了很多,自己已走了三分之二的人生路,由無知、無奈、苦拚、埋怨、無言、迷惘 ... 一步一步走向清晰。現在,心寬了... 「婚姻」對我而言算是什麼?直至現在,我也看不清、想不明。廿多年前,就糊裡糊塗跟著社會大趨勢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