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ear 的人類學田野故事
Fishear
主理
18 人追蹤
5 篇作品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4) 不怕鬼的陶爺

最近忙到飛起,好久沒有更新, 而matters 又有了各種新變化,還開發了新的標籤功能。一日不見,如傻三年,為防止大腦癡呆,趕緊更新一篇試試手,於是就把之前我的所有人類學田野故事匯集於此標籤下,歡迎大家關注:) #Fis...

Fishear

帶上我的第一本書,逃離審查絞肉機

Photo by Nonsap Visuals on Unsplash從作一個觀察者到下決心在這裡寫作,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這一年,我處在個人寫作史上十分壓抑的階段,所謂壓抑,除了因為四年前一場大病導致經常體力虛弱,...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3) “我不是炎黃子孫”

從我到青海見到羊博士起,他就把給我介紹藏族或土族的男朋友作為了一項神聖的文化使命放在了心上。大概物色了一年多時間,終於決定把他離婚帶小孩的藏族親弟弟介紹給我。他的這一提議自然遭到身為他同事的,我的藏族學姐的激烈反對,於是他憤憤不平地和學姐慪了好幾天氣。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2)週末和尚

A 老師是藏族人,藏族人沒有姓,大概為了上學,索性姓了A, 並起了非常具有儒家文化特色的名。但是A老師並不滿足,自己給自己起了個藏語名字,音譯成漢語共六個字,中間加了個圓點,看起來極具“異域”風情。

Fishear

人類學田野故事(1):一個人的寺院

2011年到2013年,作為人類學專業的學生,我在中國青海東部做了一項關於宗教藝術的田野調查。這場經歷徹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期間遇到的有所感悟的人與事,零零散散紀錄下來,匯集成了這一系列四十六篇田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