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
莎爾曼Charmaine
主理
1 人追蹤
47 篇作品

人生難得的體驗 | 躺在小型太空艙

莎爾曼Charmaine

生命的至高樂趣與彌足珍貴,就是新體驗。這或許也包括面對自己生命終點的經歷。

1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7

莎爾曼Charmaine

高度专注力的好处是,做出的判断与抉择,是贴近内心的;又或者能倒过来说,因为高度专注,所以更能接收内心指引,因而做出相应的判断与抉择。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6

莎爾曼Charmaine

我相信「内心」不是「突然」与我沟通,而是问了好多次,只是我脑袋、心绪,一片混乱,充耳不闻。今天我成功接收信息,算「自我沟通」小有突破。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4

莎爾曼Charmaine

这次排毒就是为了移除不断从外界植入的「噪音」,以净化内心的对话环境,再校准对「生活方向」的感应和感觉。

返回全部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3

莎爾曼Charmaine

今天下来我必须承认,之前每天的小小积累、小小逃避,逐渐稀释了我面对日常挑战的积极性与期待感,甚至已经麻木,任由被动,把生活过成日子。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2

莎爾曼Charmaine

虽然这样通透的状态已遗失许久,但既然曾经有过,它就是属于「我」的一部分,将它找回来,应该不难。

【Project 七】多巴胺排毒 + 屏幕排毒 ep1

莎爾曼Charmaine

不断触碰自己的不完美,才能让自己与生活变得更美好。

【大戀情】算命的精準度

莎爾曼Charmaine

這這這⋯⋯真是我命裡透露的信息嗎?不可能塔羅牌老師和問卦先生串謀騙我吧?

【大戀情】相逢恨晚

莎爾曼Charmaine

那種情愫能量的高契合度,堪比傳說中的「Soul Mate」,非常溫柔,非常溫暖,不禁令人貪婪。

【大戀情】刻在心底最深的感動

莎爾曼Charmaine

我和他相遇在青春的年華,當時的我們相互喜歡,但不懂得「愛」,因不同人生的追求與安排走散,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一種「錯過」⋯⋯

【大戀情】我想戀愛了

莎爾曼Charmaine

半個甜甜圈。(攝於2021年3月10日)是的,我想戀愛了。不是因為我38歲,想找個男人供養,而是內心豁然「有一股愛」,一股暫時無法命名的溫暖情感,正微微強烈著。於是,「找對象」這事兒,上心了。現在回看過往的戀情,覺得自己無論在哪一個年齡,一投入就真少女,挺多細節並沒處理好,也缺乏安全感。

祝我生日快樂,天天快樂

莎爾曼Charmaine

生日快樂,天天快樂。這是我常給朋友、同事寫的祝語,原因很簡單,就是希望大家的快樂可以持續在日常的小日子裡,這是我認為的真快樂、真幸福。今天我生日,心情很平靜。或許因忙準備過年而疲憊,或許因疫情而少了歡樂因子,又或許三十八了,追求的快樂也不一樣了。

五十字寫一個故事 | 未來的距離

莎爾曼Charmaine

回憶。(攝於首爾;2017秋)失業而失戀,還是失戀而失業?我問德士司機。他不語。路燈後退,亮與暗,不間斷。車停下,他說: 未來,只是一個路燈的距離, 別多想。

用50字寫故事|成長

莎爾曼Charmaine

三歲的我,站在保母家的圍欄前, 看著走向白色車子的妳, 等妳回頭,看看我。你開車走了。渴望妳的一眼, 三十幾歲的我,還等著。

原來我已長時間不快樂

莎爾曼Charmaine

看花草時,總愛對著它們說說話。(屋前種的小苦瓜)我是邊掉淚邊按下鍵盤的。我認清了一個困擾我許久的內心掙扎,雖然認清的這個「事實」很難過,但我還是想用我快樂的方式——寫作,記下。下午與人生導師 J 一來一往地交流。聊了一段後,我說:「寫作的我很快樂。

新聞,混著看

莎爾曼Charmaine

混搭、混吃、混看。(攝于離職前的辦公桌;2017)六七年前第一次到泰國梅村參加的歲末禪修營時,一位金髮老外說的話,最近浮出回憶的水平面。當時在小組分享活動上,個子瘦小的老外鏗鏘有力地說:”我不理解新聞的操作,為何盡是報導負面新聞?這些新聞充斥負能量,每次看了都會增加我心中的不滿與怨恨。

【故事系列:1am】24. 林爱琳 Ashley(完)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15樓房間窗外的風景依舊,對面座組屋20樓樓梯口的燈,第三天正常亮著。難道是因為兇手已經落網的關係嗎?身高不到1米5的女子,我從15樓望過去20樓的走廊,只能看見她一丁點兒的頭頂。即便她穿了高跟鞋,我的視角也只能看見的眼睛之上的部位。

【故事系列:1am】23. Melinda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我在客廳聽代班同事的廣播,然後隱約聽見敲門聲。隱約,是因為敲門聲很輕,而且當時我剛吃了藥,昏昏沈沈,所以不確定自己聽到什麼。於是我沒看貓眼就開了門。他站在門口。我當然認得他,因為十幾年前我在報社工作,他可是人氣編輯,沒有不認識他的人。

【故事系列:1am】22.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她經過我的車前,然後跟在我身後。這是我德士攝像拍到的畫面。警方在給我看時,我竟脫口而出:這是人還是鬼?本來這個錄像已經被我刪掉了,因為我用的是老舊的記憶卡,容量很小,如果兩三天沒事發生,我都會刪影片。幸好我女兒想起這個,請專人幫忙恢復已刪除的內容,才讓這個畫面起死回生。

【故事系列:1am】21. 林愛琳 Ashley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今晚我不想聽電台。本來我不太願意和那位廣播員見面,因為她突如其來的短信,讓我不是很舒服。後來細想,她想問我的事,應該就是我左眼是否能見鬼,畢竟第一次我發短信到電台時,提到自己擔心會看到好兄弟。加上她的廣播劇延遲播出,大概就是沒題材,因為電台資源那麼多,不能全部器材都壞掉不能後製播放節目。

【故事系列:1am】20.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以我多年開夜班車的經驗和對時間的感覺,現在應該已經凌晨一點鐘。我睡不著。兩天前的凌晨我被帶上警車,後來被警方問話、女兒帶律師來,又輪到警方問話、又見女兒⋯⋯反正這兩天我一直被問同樣的問題,問到最後我已經恍神,不曉得自己說了什麼。

【故事系列:1am】19. Melinda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你如果不值班,這個時間都在做什麼?這個 Ashley 很奇怪,一見面就劈頭這麼問。聽眾的好奇心真的無邊無際。我唬弄帶過,不想和陌生人透露太多自己的生活,倒是我很好奇她左眼的情況。我提早抵達約好的咖啡座,她準時出現。

【故事系列:1am】18.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那個女人見到我?我知道她住附近,但不確定她住哪一座組屋。女兒給我找來的律師,竟然讓我認罪,還說可以當作誤殺。可是我什麼都沒做啊。煩死了!當晚我陪郭編輯到他家門口,然後就走了。我到樓下取車然後直接回家去。那天的德士紀錄寫得清清楚楚的。

【故事系列:1am】17. 林愛琳 Ashley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如果夜晚可以過得和白天一樣慢那該多好。本來不打算和他說的,是他午餐時主動提起。他堅持說岳父不會做出這樣事,而且也沒理由做出這樣的事,我一聽就不爽,就和他說了去警局的事。他瞪大眼睛看著我,那個神情定格了三秒,然後他放下筷子,喝了一口咖啡,鎖緊了眉頭。

【故事系列:1am】16. Melinda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聽眾朋友要睡了嗎?」 可能收到了消息,所以感受到一絲放鬆感。「最近大家都非常關注的案件,嫌犯好像落網了,相信他會得到法律的制裁。然後呢,我要跟大家說聲抱歉,原訂今晚啟播的廣播劇《夜半歌聲》因為技術故障,不得不延到明晚。

【故事系列:1am】15.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我已經回到家樓下了。政府說有望在今年底步入解封第三階段,但我不曉得還能不能撐到年底。這個星期的收入僅與租車費、洗車等開銷持平,雖然我開德士不為賺錢,但長時間沒賺頭總讓人不太舒服。虧本的事誰要做呢?叮。有WhatsApp,是女兒。

【故事系列:1am】14. 林愛琳 Ashley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本來我想若無其事地就這麼算了⋯⋯ 今天一早,我驚慌而醒,不確定是不是昨天在實驗室發生的事讓我心有餘悸,還是我因為隱藏秘密,胸口感覺壓抑,好像被亂七八糟的毛絨線纏住了心臟,怎麼也掙脫不了。我坐在床上,久久無法平撫自己的心情。

【故事系列:1am】13.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誰還在外頭晃?還看見我和郭大哥?被警察這麼一問,我有一點錯愕,因為第一,我已經忘了我下車和郭大哥說話;第二,大半夜的,誰還待在外頭啊?還不巧地撞見我們?「蛤?這個⋯⋯其實你不說我真的忘記。不好意思,年紀大了比較健忘。

【故事系列:1am】12. Melinda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對我而言還是“上班的時間”,休息日我也不會早睡,因為不想打亂自己的生理時鐘,如果必須常遲睡,就養成遲睡遲起的習慣吧。「那天因為是我的休息日,所以外出和朋友看電影吃飯。現在疫情穩定了一些,就和朋友聊得比較晚⋯⋯」 一般上,我在休息日也不會出門,喜歡宅在家好好休息。

【故事系列:1am】11. 陳明華

莎爾曼Charmaine

故事系列:1am「凌晨一點鐘⋯⋯吧?三天前我在報社載到他的時候大概是這個時間⋯⋯」 我只是一個開德士的,雖然載過他好幾次,也記得他下車的地方,但這並不代表我知道他住哪一樓、哪個單位。坐我對面、微胖的四十歲左右的警察問這些也太奇怪了吧。「那晚他的臉色很蒼白,和以往的他不一樣⋯⋯然後也很安靜,還叫我閉嘴不要和他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