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Desmos

Desmos 區塊鏈 - Desmos 的前世今生及最新動態 ( 2020 年 3 月 )

原文作者:Laura Nori / 編譯者:@Shilin@Terence 的前言: 在 2017 年進入區塊鏈之前,我與合夥人已在互聯網領域創業了合共 20 年,尤其專注於網絡營銷及社交媒體營銷方面的技術及設計...

胡革革

牺牲品 | 被历史洪流裹挟的沙子

高中某日,在新闻上看到一则教育改革政策的消息,脑子里突然冒出“牺牲品”三个字,因为无论未来那个庞大大物走向哪里,我们这代人只不过是实验品、牺牲品。在我们眼前被不断描述美化的那句「现在你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以前……(多么不好)」。我在局域网的历史里追问「以前到底多么不好?

Hermeowne

來自Mionemrys的2020炸號紀事

微博炸號投訴微博有它的運作機制。雖然要把敏感言論全部抹除,但又還要保證在千篇一律的營銷號之外,保留擁有可觀流量的真人帳號,要不然喜歡的博主都被封號了,還有誰用微博呢?總之,微博算法不覺得我有保留的價值了。

10
削肩企鹅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

Ivanmapleleaf

武汉肺炎之新浪微博删帖小记

本贴仅作记录,不作任何价值评判。此图删帖记录见下图

hardmetal

啪啪的风险

李戡,是李敖的儿子。在微博发了很多个啪,并且艾特了国台办,然后他就被封号了。换句话说,他先啪了国台办,然后微博就把他啪死了。这一幕,让人好害怕。看到啪啪啪,立刻让人想到我们同样在Matters上玩啪啪。

城山

你的密碼不是你的密碼:徹底刪除了微博帳號

多年前我曾註冊了微博帳號,那時候還用 MSN 的信箱當作帳號名呢。這幾年因為感覺離中國越遠越好,所以幾乎一年沒上去個幾次,並且刪除了手機的 App。直到最近我把整個微博帳號都刪除了,因為我發現帳號的控制權並不在我自己身上。大概是今年 8 月的時候,我久違地上了電腦版的微博,結果發...

閏之

幽靈車手挾擾的民聲──京A88519港灣飄移

在近日如火如荼的香港反送中浪潮及各個社群平台越發熱烈的唇槍舌戰中,大前天在微博發生的一波禁言則使用戶驚愕──究竟是誰開名車堵住了醫院門口,而廣大網民竟不能隨意轉發側錄影像?8/14,一輛白色的萊斯萊斯橫亙擋住北京婦產醫院...

Kafkaesque

“仇中”與“仇港”:一個在港内地生的觀察

這個問題說起來很沉重,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落入“選邊站隊”的陷阱。我之前也一直不願意多講這種事,但現在既然有了這樣一個較為理性、不會立場先行的平台,我也就稍談一下。我來香港還沒滿一年就碰上了“反送中”這一場曠日持久的示威運動,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Geesey

试解我孤独的愤怒——另一个大陆学生的困惑

从用微博开始,我看着关注列表里的人一个个被迫沉默、消失,发现自己渐渐在每一个新闻事件上都站在了官方立场的反面。从大部分新闻的评论区就可以预见到自己的观点会是少数人的异见,我是个怯懦的人,从未尝试与谁争执;可是有很多次,在看到长辈、同学甚至好友发出应和propaganda的声音时,我感受到的失望、无力与孤独是加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