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23 篇作品
吕摸鱼

我来说说我炸过的微博账号吧。

我来说说我炸过的微博账号吧。反正今晚有烟,我不会那么快睡着。我第一次炸号是在2016年,雷洋案,我写了一首在现在看来有些过度戏剧化、很有煽动性的小诗,那时的愤怒是不可被轻易缓解的,我被喝了茶,被房东请出了住的地方,家人接到了警察的电话。那个号叫什么我忘了,我在推特上联系到了艾未未,我说我很害怕,他说他很担心我。

吕摸鱼

第十二个微博账号炸号以后。

我是啥也没说。我已经很久不用那个号发原创微博了。我要复吸了。绝佳的借口。我自己下楼买烟了。通常我会跟微博上认识的一个女孩一起视频下楼买,她那边这个时间是下午。不过之前会晚一点,大概在零点以后,她这个时间在给别人上课。所以今天我一个人下楼买烟,只好跟你说话了。

野兽爱智慧

562 140字的中国:2011微博十大事件|财经文摘

野兽按:今早写文推介郭玉闪时,发现了只存在了十七期的传知行学术通讯,在2011年第七期,也是最后一期上看到编者手记提到:本期我们特别制作了特稿一栏,以对在 7•23 动车追尾事故中不幸遇难的人们再次致以哀思。

lishuhang

社交网络“去中心化”消亡史

如果互联网被重新发明一次,它绝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微博:@航通社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2020年 第31期文 / 书航 2020.10.12 现代的社交网站面对巨大压力,需要及时响应管控平台出现的不良内容。

hardmetal

亡人类

微博上一个拥有超过三百万粉丝的大V赵盛烨发了一篇“亡人类”文章,标题是《必要时毁灭世界》。文章中说只要美国铁了心的与中国对抗,中国大不了就带着全人类一起走向毁灭。赵盛烨还列举了几条毁灭全人类的方法:1、在太平洋引爆装满核...

多数派Masses

新媒体幻想破灭后——媒体人如何回应新时代?

“新媒体”是依托互联网技术而生的媒体形态,对传统主流媒体失望的人们曾对它憧憬:互联网技术可以打破信息传递的结构,诞生更民主、更双向互动的媒体形态,最终改变社会。在有些国家地区,社交媒体甚至是公民抗争的动员工具,华尔街运动、阿拉伯之春大家都略略听过。

1
丰南

我为什么离开了微博

昨天同学聚会,有个同学说,她想转专业到新闻学。她说,她现在获取信息的渠道只能依靠微博。如果没有微博,她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在我看来,仅仅通过微博来获取信息,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Desmos

Desmos 區塊鏈 - Desmos 的前世今生及最新動態 ( 2020 年 3 月 )

原文作者:Laura Nori / 編譯者:@Shilin@Terence 的前言: 在 2017 年進入區塊鏈之前,我與合夥人已在互聯網領域創業了合共 20 年,尤其專注於網絡營銷及社交媒體營銷方面的技術及設計...

胡革革

牺牲品 | 被历史洪流裹挟的沙子

高中某日,在新闻上看到一则教育改革政策的消息,脑子里突然冒出“牺牲品”三个字,因为无论未来那个庞大大物走向哪里,我们这代人只不过是实验品、牺牲品。在我们眼前被不断描述美化的那句「现在你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以前……(多么不好)」。我在局域网的历史里追问「以前到底多么不好?

削肩企鹅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