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李劼

論八十年代改革悲劇

有關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慘案的當事人回憶不少,甚至還有《六四真相》面世,但有關整個八九年“六四”學運整體圖景的描述,依然空白。如今,這個空白由北京學者陳小雅的《八九民運史》的問世而獲填補。

25
楊建利

再回頭審視,再舉目展望

——紀念“六四”三十周年(2019年5月科隆中國民運大會資料之十)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六四”是中國的禁忌話題,年輕一代甚至因無法接觸信息而對此感到陌生,除了香港維園奇跡般始終如一的六四燭火,即使在海外,如今的紀念活動也完...

TanTan

中国失忆症

前几天在纽约书评上看到这篇写于1990年的文章,对其中谈到的中国失忆很有感触,因此把它翻译成中文。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方励之,他是用中文写的,但是太多年过去,在网上找不到他写的中文原版,只有90年的英文翻译版,如果想看的话也可以阅读英文版。作者:方励之 翻译:Perry Link 英...

文宣中国VoiceofCN

【5月28日线上直播】反送中與六四:王丹、周鋒鎖對談香港支聯會

三十年前,坦克車輾過長安街,政權的槍桿對準學生,千里之外,百万香港市民三次上街游行示威,百名歌星举办演唱会筹集百万资金送往天安门,还救出数百名六四后被清算的民运人士.......

2
xunger

如果六四成功,今天会怎样

@北海 在之前提出的一个问题,看到了下面很多答案,但是感觉不是很满意,勉强作答一下,毕竟对于六四和后社会主义国家转型阅读的不是很多,当然恐怕还是比@楚天白 那样靠听说的也许多一点的,毕竟拿俄罗斯当做中国的模版实在是异想天开。稍微熟悉一点那段历史的,西方的敌视固然是一种阻碍...

勘誤表

中國,時效已過

膠州灣的夕陽國小一年級,所謂的國語課,跟著蔣介石逃難來台灣的國語老師已經快退休了,她總是把「如果有一天統一大陸了,你們就可以回去看祖國雄偉壯麗的山河」掛在嘴上。那時的台灣還處處回望它的祖國,要用「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大...

AirportBlue

接龙 — 关于六四的问答

Q0: 你是怎么知道六四事件的?中学时(21世纪)一个长辈和我提起过一次,他见我不了解也不感兴趣,感叹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再提。后来我看了那个著名的纪录片,开始初步了解六四事件。Q1:你认为六四事件发生过吗?发生过。连中国共产党公开出版的史料都承认,所以当然发生过。

我不是貓

《尋找坦克人》(Chimerica):被輾碎的自由夢

如果中國要有一個可跟Iron Man匹敵的超級英雄,那不應該是「中國隊長」,而是「坦克俠」(Tank Man)。誰是「坦克俠」?他就是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屠殺翌日,挺身而出,在大街上以肉身擋住解放軍坦克的那個神袐男子。

Kellyintravel

”六四“后遗症-不要谈论政治 | 我是出生在1989年的中国人01【我的N个中国】

在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我只知道我的国家在1989年曾经对学生做了惨绝人寰的事,这件事是个“禁忌”,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学生为什么上街和去天安门,政府为什么要如此无情镇压。直到我看了六四的纪录片… 我出生在一个北方城市的普通医生家庭。

林三土

后六四时代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注:转眼六四又快到了。今天应该不会有时间写纪念文章,贴一下去年三十周年时给端传媒写的稿子(发表时题为“六四后,中美关系、地缘政治与进退失据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这篇写得其实并不满意,因为是六四当天凌晨仓促赶出来的,构思中最重要的部分(“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民主赤字与威权大国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