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30 篇作品
慕雲

「總要做點甚麼」是迷思嗎?

日前,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呼籲各界寄送心意卡給十二位被捕港人的帖文。朋友便回覆我一段新聞:政治犯梁天琦疑因收到涉及劫獄、越獄等不當內容的聖誕卡,遭調至最高設防監倉服刑。擔心弊大於利,會危害被捕者的安全,亦諷刺我曾說不再提倡各種和你寫活動,是出爾反爾之舉。

30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三十七] 反修例運動、左翼失語與公民社會初探

再讀了一遍許寶強在台灣發表的一篇論文(註)。他嘗試回應反送中(反修例)運動「左翼失語」的疑問。他的結語,點出了左翼運動的危與機: //「失語」的說法,只是反映了「左翼」過於固守其過去的語言,一種於特定的歷史和社會脈絡下所建立的語言,因而無法或不願發展出既能符合「左翼」的終極關懷、...

Zuowang

未来,不用国安法也能治你的N种办法

作者:洛河 (前NGO工作者) 自6月31日通过了港版国安法,FB上一片黯淡、哀嚎。我能理解这种情绪——曾经拥有的引以为傲的,深爱的、珍视的东西,被人硬生生夺走了;那种心痛、懊恼、愤怒、恐惧、甚至绝望,奔涌而出。当然除了情绪之外,也看见大家在积极商讨应对之策。

9樓C室

自由社會的危機是怎樣形成的?——讀《The Free Society in Crisis: A History of Our Times》

Caption from Amazon書名︰The Free Society in Crisis: A History of Our Times作者︰David Selbourne出版︰Prometheus Books ...

費頓

堅果兄弟:用具體的藝術行動瓦解體制具體的惡

(一)我的紙包著我的火坚果兄弟在小壕兔乡发起无声的演唱会摘要: 集體主義盛行的強權中國,千人一面,犬儒、無助、迷茫。以堅果兄弟為代表的藝術行動者卻實踐著豐盈的人生和難得有趣不那麼悲情的抗爭,在越發局促的公共空間中,以藝術...

清議

【清議時事】#ChinaLiedPeopleDied? 《刺針》期刊的三篇社論這麼說

3996 個字 |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ChinaLiedPeopleDied 這個hashtag近來在Twitter上非常熱門,用以指責中國隱瞞疫情,導致新冠病毒蔓延至全球,令數以二十萬人病死。

黎恩灝

[法治的政治之五]拯救憲政民主,端賴公民社會

兩位憲法與政治學者Tom Ginsburg和Aziz Z. Huq在2018年末出版新著《如何拯救憲政民主》(How to save a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兩位開首以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帶來的人權、民主倒退作引子,追問今時今日,憲政民主是否受到威脅?

刻舟

反芻野味說,應該面對的真相

註:文章裏國家和政府兩詞是互用的。香港大學袁國勇教授 四月五日,袁國勇教授接受商台訪問,勸世人不要食野味,謂此乃做成病毒交叉感染,並引致今次武漢肺炎(俗稱,正稱COVID-19 / 新冠肺炎)疫情之主因。

FoxCabin

港人抗疫靠自救 政府強行介入裝有為

《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F章)別有用心,但不是路人皆見,而且不少人為此叫好,我甚至聽到有人感嘆:「政府終於做嘢囉!」所謂終於,就是雖然不滿之前無作為,但幸見今日有所作為。它到底做了甚麼?無錯,疫情下人群聚餐,的確高風險。

蹲點

【疫情專題】疫情下中國的公民社會再「崛起」?

(圖片:Getty Image)編者按:在中國亦稱爆發初期,我們見到武漢竟然有社區冒險舉辦「萬家宴」。另外,中國各地雖然有大量捐贈物資湧入武漢,但隨之而來的是政府單位調配失靈,物資到不了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