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58 篇作品

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

pekjack

无论是国务院办公厅文件还是国家8部门联合印发的方案都严禁直接或变相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任务,但多招一个病人就多一份收入,全中国几乎所有医院都是这么运营的,手术室里全是钱也是医院绩效管理的核心逻辑。数十年来当权者宣传是一套,实际执行情况却是另外一套,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如出一辙,这促使医患双方必须不断地自我反省,深刻理解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的真正成因。

如果怀疑它们(奴才)不忠,那么可以指控它们腐败,一下子就把它们反腐收拾了,可想而知反腐零容忍要容忍多少滥权和腐败。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都不可能通过更换“某个皇帝”来解决。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它没有办法。

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王岚等人以为讳莫如深的犬儒逻辑和有组织有预见性的污名化就能够有恃无恐和恣意妄为,并没有吸取薄周徐郭令孙苏等人的教训,还在追求所谓的政治光环和炫目的GDP,从而实现帮派利益的最大化。

pekjack

一个人(姜齐宏李文亮艾芬等)不见容于体制,并不需要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或独特的影响力,多一些同理心与表达欲,机缘巧合多踏出一步,甚至只是多遭遇一些不公不义而已。有被训诫骚扰者,有被强迫劳动者,有被故意侮辱者,有被不正当考核者,有被付出生命者,作恶者众,付出代价者寡。如何监督制衡减少当权者和医疗系统权贵对医患权利的侵犯,期待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法律学等各界学者能提供帮助,做一点制度机制方面的思考。

大量由既得利益者把持的状况让武汉市第四医院在改革议题上不但受到意识形态的钳制,自身也因其固有利益而束手束脚,甚至缺乏改革的主观意愿。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还处于丛林社会弱肉强食的愚昧状态,越到底层越残酷。道德崩溃是可怕的,人心险恶到无以复加,如果当谋财害命成为一种工作方式,整个医院都成为斗兽场,你死我活的现实剧不断上演,把医患底层人士的那点人性消弭于无形,留下的只有贪婪,无耻和愤恨。

比死人更重要的,是追问为什么会死人,比判处有期徒刑甚至死刑更重要的,是如何让人可以有合理的权利去做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和患者可能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的滥权和腐败产生了抗体,当同样的作恶事件持续和反复发生时,当权者的压制和欺骗导致使民众的容忍度会变得越来越富有弹性。是否医务人员和患者已经丧失了对医疗空间的净化和监督能力?

对于医务人员和患者来说,政治参与的意义不只在于能维护个人合法权利,也不只在于能促进公共利益,政治参与也是个人自主(人权)的一种表现。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极权管理的滥权方式并没有改变,塌方式腐败的生态环境也没有改变。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仍然不断地向医务人员灌输极其简单又极其粗糙的不需思考的信条,换着花样让不断增多的患者成为医院的财源,让医患矛盾和医医矛盾不断激化,以达到升官发...

无视制度对人性侵蚀的做法很难使医疗改革成功,又或者说,它如果成功了,那一定就是灾难。

pekjack

在上级机构,保护伞及某些医院领导的滥权之下,武汉市第四医院偏离了公共服务的本职而成为了市场的逐利者。而当权者侵占公权力以及掠夺经济资源使医院的知识分子难以摆脱权力依附的命运,导致一些人随波逐流跟着当权者一起作恶,却没想到践踏他人合理权益之后自己也将被他人践踏。

吴一庆:《从正义的血统到反抗的权利:北京「红卫兵」运动中的阶级政治与公民政治》(2014)

文化批评与研究

「血统论」试图在社会主义的幌子下创造一个新的特权阶级,同时在人民中间创造反动的种姓制度和新的压迫制度。尽管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已经废除了基于私有制的剥削,但经济财产和政治权力仍然集中在官僚特权拥有人手中,他们在理论上是被控制的社会财产的受托人。

2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

pekjack

单位行贿罪仅涉及“窝案”的经济基础之一,但掩盖和忽视了“窝案”的权力基础,并且后者才是中国百年变局中的关键问题!9月30日,据中国检察网发布的起诉书了解,被告人邱某甲为多家医疗器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使其公司代理的介入耗材顺利进入医院,分别向襄阳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

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支持下进行技术和设备上的模仿式赶超其它医院,但“不惜一切代价”的后果必然是采用血腥的手段剥夺医患的合理权利。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虚假繁荣的背后,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医院领导掩藏的是深刻的、不可克服的危机,而暂时闪光的所谓经济发展数据,是以牺牲医院公平与正义、损害医院生态环境安全、透支医院未来的发展与福利换来的。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支持下进行技术和设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