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追蹤
7 篇作品
不明飞行兔

自閉症的一千零一夜

從今天起,我會寫一系列的短文,與Matters的朋友們交流一下自閉症這個話題。根據權威的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我是一個自閉症障礙譜系(ASD)人士(台灣似乎稱“自閉候群癥”)。近年來,這種“疾病”,或者更準確地講,這種障礙,越來越多地在公共空間中得到討論。

米高及小狗ThankYou

單單討論「亞斯」已經很好玩

我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在Matters這裡遇到不同性格的亞斯人,亞斯伯格(香港譯作亞氏保加)是被定性為自閉症的一種。很多人誤會了自閉症(大陸稱作孤獨症)是一種病,我太太有一位專門服務亞斯人的前輩,他分享道:「亞斯伯格只是有一些心理缺失,而這缺失可以是情緒或人際交往,因為是缺失,而不...

JinlyWong

老師,學生會應該由同學們投票產生——我的「亞斯」成長故事(2)

我的初中是一所村立學校,生源來自我們村和周邊一部分市民。開學後不久,學生會的指導老師和我談話。「你的成績和能力都很好,進學生會吧,接任學生會主席。」 「老師,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是由老師您指定的嗎?」 「哦,每個班的班主任推薦人選,我再大致考慮一下職位。

JinlyWong

從一個幼稚園小朋友每天抓蒼蠅說起——我的「亞斯」成長故事(1)

沒想到在matters上有許多亞斯小夥伴,大家發起了友善而充滿自嘲精神的交流。我接過接力棒,也來寫一篇自己的成長小故事。小故事不止這些,此為第一篇。故事一:那個小朋友為什麼不和別人玩,每天抓蒼蠅?大約五歲的我進了一所幼稚園,在大陸叫作「幼兒園」。

JinlyWong

肢體不協調的我,竟然愛上了舞蹈——我的「亞斯」成長故事(3)

一個月前,我用背帶抱著寶寶出門辦事,在一片平地上,突然摔跤,左膝觸地後,跌坐在地。臀部瘀傷,左膝更嚴重一些,流血、拉傷、瘀傷都有。但當時我鎮定地爬起來,查看有沒有傷及骨骼,確認只是皮肉傷,我就抱著寶寶繼續去把要事處理完,回來以後再上藥膏。膝蓋的傷口周圍,佈滿了已癒合的傷口——摔跤...

Sunline

記亞斯/06母親的包容

有很多很多人問過我:「你怎麼確定你有亞斯的特質?」但更多人的疑惑是:「真的知道自己有亞斯特質,到底能改變什麼?」前面那個問題,我沒有辦法回答,因為我沒有確診過,但不論是從書上的描述或是「確診亞斯的人」身上看到的那些行為特...

俞若玫

自閉小孩給我的課: 識別拒絕和冷漠

機緣巧合,自七月十六日開始,一連二周,每周三天當上由C&G Artpartment (http://www.candg-artpartment.com/ )主理的summer art cadets 2019創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