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公共討論如何可能?
Matty
主理
0 人追蹤
11 篇作品
C计划

疫情之下,我们太容易同仇敌忾|蓝方专栏

疫情之下,“隔离”成为最基本的安全措施。病毒如此狡猾,传染力强,潜伏期长。我们接触到的每个人都是潜在的病毒携带者。封闭小区村庄、封城、封路,早已成为防疫措施的标配。人们也很快习惯隔离的生活:尽可能封闭在家,必须外出时戴...

C计划

学会有效的网络对话|蓝方专栏

​注:本文首发于《财新周刊》2020年第12期。C计划的小学员们,最近在微信上建起了自己的聊天群。这群小学四五年级的孩子,很多是刚刚拥有自己的手机,不少人是为了提交网课作业才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微信账号。

沙丘研究所

即便拥有完美的公共领域,“讨论”依旧不可能存在吗?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引发了不少进一步的讨论。点击这里可以跳转该篇文章。1. 新的问题即便拥有一个完美的结构,完美的交互平台,完美的“数字化公共领域”,是否真正有效的讨论仍旧不可能存在?

沙丘研究所

中文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一次结构性反思0.引言最近一段特殊时期,很多人观察到这样的现象:一些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能畅通无阻地发表,发表之后也能基本完好地保留在互联网上,反而是在更小众也更有自由主义倾向的豆瓣上发表时,迅速遭到审查和删除。

米米亚娜

我们可以改变彼此 | 非暴力沟通实用指南

看了@fide 的文章《你可以改變我嗎?》,让我想起我曾经做过的一个非暴力沟通的小教程,我在线上线下都分享过好几次,反响不错。所以今天特地把文字版整理出来,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方可成

关于知乎模式和虚拟社区规则

刚看到@Isaac提到的“品葱”,看来是墙外版的知乎?没有审查当然是好事,但是我看了一下觉得,沿用知乎的结构或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知乎打着问答网站的旗号,前两年真的是交流知识的平台,近几年已经沦为垃圾遍地的网络社区。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比如中国网民的基本面。

EdgeworthBox

“超越式反对”:谈如何参与墙内公共讨论

一月以来,新冠肺炎的爆发引起了一阵墙内公众舆论的反思,李医生去世当晚,新浪微博的#我要言论自由#可以说是这场反思的顶峰。但是随着疫情在其他国家也逐渐扩散开来,一股新的民族主义逆流又出现了。人们调出其他国家政府“不当”的应对措施,与中国一个多月以来严厉的防疫政策为对比,赞扬举国体制...

思考

一個被「Like」主導的社會(兼談土地供應辯論)

圖文不符 之 西貢日落過去的相關文章:公民社會有感(日記兩則) 由土地供應辯論到「明日大嶼」,林鄭政府打開了一輪參與面頗廣的社會討論,讓我再次反思當下的公民社會狀態。筆者不相信這場扭曲的討論可以對我城的規劃有正面的影響,但是卻可以看到如果政府積極呼籲大眾參與討論會出現甚麼現象。

Needo

如果没有公共讨论,个体的日常生活会更加艰难

C·赖特·米尔斯在《社会学的想象力》开篇写到:“现在,人们经常觉得他们的私人生活充满了一系列陷阱。他们感到在日常世界中,战胜不了自己的困扰,而这种感觉往往是相当正确的:普通人所直接了解及努力完成之事总是由他个人生活的轨道界定;他们的视野和权力要受工作、家庭与邻里的具体...

C计划

公共说理是一件很重要,且人人可做的事情

编者按: 4月10日,主创蓝方参加恩派公益主办的2019年首次724Talk大会,本文根据现场演讲《公共说理是一件很重要,且人人可做的事情》整理。https://v.qq.com/x/page/r0864llm2q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