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6 篇作品
溪细无声

微博伯曼儿事件的思考

2020年4月23日,朋友对我说:“你知道吗?那个叫伯曼儿的女孩的抖音里面的信息全都没有了,都删干净了。之前发过的视频,互动都没了。并且,连查看她的关注人的列表都不能查看了。

林小谷

谈谈女性亚文化圈内的网络暴力

(这篇文章是几个月前写的,没写完,今天翻笔记时看到,改了改就发了,希望不是太糟糕) 昨天看Lofter的时候,翻到一篇叫《匿名》的小说。它讲是一群女生在匿名聊天群里嘲讽她们认为能力很差的画手和写手,谓之“文明观猴”,最后导致一个被嘲讽的女孩自杀的故事。

Alfred1871

抵制肖战的合理性

抵制这个手段,古往今来,从左到右,不说屡试不爽,但例子不胜枚举。几十年前世界各国抵制南非种族隔离,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过几年就要发动一次抵制日货, 几年前LGBT选手发声抵制索契冬奥会, 去年国际人权组织希望BTS不要在沙特开演唱会,作为一种抵制,作为国际社会抗议沙特侵犯人权的一部...

7
Alfred1871

肖战粉是如何被推上风口浪尖的?

现在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说是天下苦饭圈久矣。华夏五千年历史上,要说残酷统治,秦朝不排第一也排第二。大家这么评论饭圈,难道不说明民心向背吗。饭圈众人奉偶像如神明,把偶像捧到天上,一点批评都接受不了,当真觉得自己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追星追到这个份上叫cult.

C计划

如何避免下一个具荷拉悲剧?这些关于网络暴力的影视剧告诉你|周末推荐

11月29日,韩国歌手协会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称,为避免更多崔雪莉、具荷拉式的悲剧,呼吁韩国各大网站关闭娱乐新闻的评论板块,还呼吁政府尽快出台法案,对诱导恶评的煽动性新闻报道进行处罚。

卡扎克

一篇关于热依扎、网络暴力和新疆的旧文

这是写于2018年的一篇旧文,一开始发在知乎上,后来我自己清空了知乎(虽然注销程序操作到一半知乎把我封号了),前段时间热依扎在微博上又一次成为话题时,“不过春节”这个事情又一次被人提出来过。

魚香

【读影志】“你去死吧,为了好玩”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黑镜》第三季,前些日子整理视频App时找到一集存了好久没看的《黑镜》——SE3EP6《Hated in the Nation(全网公敌)》,一个关于网络暴力的故事。

米米亚娜

让丧家之犬再跑一会儿

七月下旬到八月底的时候,我回国了一个月,先后去了上海、西安、成都、深圳、张家界和北京。我和朋友两人一起,沿途在各个城市做公共活动,顺带考察一些当地的社会组织或是涉足社会创新领域的公司。原本,这一个月只是为我后续的回国做预热的,我希望多了解一下国内相关产业的情况,顺利的话对接好之后...

C计划

公共说理是一件很重要,且人人可做的事情

编者按: 4月10日,主创蓝方参加恩派公益主办的2019年首次724Talk大会,本文根据现场演讲《公共说理是一件很重要,且人人可做的事情》整理。https://v.qq.com/x/page/r0864llm2qg....

C计划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仇恨一个陌生人|蓝方专栏

注:本文首发于《财新周刊》2019年第29期。网络让一切都变得便捷起来。包括仇恨。当人们隐匿在屏幕后方,没有社会身份、基本礼节与同理心的羁绊,任何的不满与愤怒的情绪都可以口无遮拦地肆意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