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PhilipWu

《人民日报》的这个标题宣布简体中文退化到了「弃其精华,取其糟粕」的新阶段

有一位朋友在地方台工作,回复说:「标题是给网友看的,他们的判断是这群网友只配看这样的标题,部分佐证了冯导的“垃圾观众”论。」 这种高高在上的观点就在制造无法弥合的撕裂。大牌媒体有责任去让人知道更美的东西。

小范看台湾

谈谈台湾网友对大陆常见的错误认识

虽然两岸交流十分密切,但绝大多数台湾人对大陆的了解还是通过媒体、网络。这不意外,即使是大陆人对大陆的了解,也未必不是如此。比如我家乡是A省,在B省念书、工作,那么我的亲身体会就是只限于A省和B省。其余的对大陆的了解也是网上了解的。那么网络上的了解就一定有偏差和导向性。

王杠杠

未命名

斗胆和胡锡进总编抬一下杠 今天看到胡编在微博上发了个推文,对昨天的“发S人”事件做了下点评。本杠读后,不敢苟同。既然叫“杠杠”,就斗胆和胡编抬一下杠。我总结了一下胡编推文的四个主要观点(可能有遗漏,但我们挑主要的说): “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各种语言和文字、符号版的帖子。

2
双面人

批评外国防疫的时候他们在批评什么?

手机上国内的新闻APP每天坚持不懈的推送着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新闻,确切的说,不仅仅是新闻APP,我手机里装的几乎每一个APP都加入了这场也许是互联网思维中“流量”最大的活动中。除了社交软件、旅游软件、或支付类的支付宝,连足球软件每天都推送不止一条有关消息。

方可成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按:我的微信公号“新闻实验室”于2020年2月29日晚上8点多被永久封禁,以下是被封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不过,公号被封的直接原因并不是这篇文章(但和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事情可能有关),也不是之前的任何一篇文章,很可能是因为被人恶意举报。

叫貓的狗

一党制国家有无权利在国外设立媒体部门?

据NYT,FOX等多家西方媒体报道,美国东部时间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将五家境外的中国媒体定性为携带“国家使命(foreign missions)”的媒体。根据Foreign Missions Act 22 U.S.C. 4301-4316 的解释,这本质上是将这些媒体等同于共产党国家洗脑机器了。

唐酉芃

江山娇,你来月经么,要被"自愿"剃光头么

今天微博上看到标题这句话,真的是今日最佳,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江山娇是某个主打低龄智障偶像化的官媒筹划已久的、今天新开的「新人虚拟偶像」。刚公布出来,就被喷到悄悄删帖了。再补条背景—— 今天的某报道,采访武汉金银潭医...

Ivanmapleleaf

官媒定调之后,反驳将不再可能

我本来只是想发条朋友圈,抒发一下对这一“新常态”的感慨。结果长图九宫格发不出去,只好来发布一篇文章。下图都非我原创,只是记录了被删除的长文,所以无需打赏。多家官方媒体曾转发北美留学生日报《我给叙利亚的朋友看除夕中国放鞭炮...

削肩企鹅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

Yeefun

用區塊鏈溯源能否打擊假照片?紐約時報架了一個社群網站來驗證這件事

向假新聞宣戰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了。獨立檢證、協力查核、智能辨識⋯⋯無論手段新穎或傳統,在假訊息竄增的速度面前,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一不小心還會惹禍上身。這不禁讓人想問:還有什麼辦法?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