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文學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4 人追蹤
34 篇作品

斑馬為何要走人行道?

お茶不二門

水逆的時節與潮溼的設施/生鏽的骨頭要如何伸展──

但聞砲聲起

お茶不二門

湖畔旁還有三只白天鵝睜著眼休憩。楓葉夾綠漸黃地紛落,此中或許也帶有「物哀(もののあはれをしる)」的情感罷!

Summer Of Love

お茶不二門

新莊運動公園 by Jannes H. 「這個 Summer Of Love 火火燙 感覺彷彿這刻 愛火的中央 你跟我也發光 熱浪浪再接浪 你心中 我心中 探訪」 ──周禮茂,〈Summer Of Love〉。「『喜歡』會讓人變得幼稚。

奧克托貝爾

お茶不二門

一時心裏出現盛夏中壁龕上的掛物(かけもの):「瀧 直下三千丈(たき ちょっかさんぜんじょう)」頓時心中豁然開朗,宛若有一道清流大瀑傾倒而來。

所以我說,不是,我們不是情侶。

千逸

我們都曾為了換取一些方便,說出一些無關痛癢的謊言。從很早之前就想搬家了,現在的家對於兩個人同時WFH空間實在太小,如果兩個人同時在concall,一個人就得把桌椅搬進廁所裡為防干擾彼此。某天上班空檔滑591租屋的時候不經意發現一個在喜歡的商圈附近的樓中樓套房在出租,發給她後他看起來也甚是滿意。

那些花兒 《三》

風月同天

步出辦公大樓時天色尚未全暗,亮晶晶的燈光從各大樓的窗格內散放出來,週五夜晚的氣氛確實不同,街上的紅男綠女步履輕快,笑語宣譁,天經地義般的歡快。我一路來到了中央公園附近,自忖著也許去趕場電影.. 『John!是你嗎?』身後傳來了高吭的男音。『天啊!

那些花兒 《二》

風月同天

風急火趕的進了公司的門,前台的Cindy即刻叫住了我,壓低了聲音說『Robert剛走,之前一直瘋狂的在找你!』 回到自己的工作室,繪圖桌上一張便利貼寫道: 『撐不住了,先走了!下午幫我去見一下那古董布花掮客,選些下一季度的面料花色,還有..剛開完會,有些需要修改的圖稿,星期一得用。

那些花兒 《一》

風月同天

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的紐約 那是沒有手機與網路的時代 那也是個危機四起的年代 那日的的雲層很低,帝國大廈的頂端在雲霧裡乎隱乎現,是個悶熱的秋老虎天。中午用餐時間的交通混亂,計乘車是叫不到的,我一路過三關闖五將,殺過十幾條街,好不容易在一處人聲嘈雜的喝啡店坐定下來。

譯步亦趨|若是純屬愛:同志文學的翻譯與重構

人二譯社

近日某建制派議員斥港版《大叔的愛》是「糖衣大麻」,認為同性愛的劇情設定推動無孩家庭,違背了中國傳統價值,有違國安法。看完報導「得啖笑」後,或許也該想想這種無稽指責從何而來?一直以來,主流媒體究竟是怎樣建構同性戀者的形象?男主角Edan曾在直播中分享,他認為《大叔的愛》令大眾對同性戀的接受程度更高。

《鬼地方》/那個家鄉,那個鬼地方!

Sunline

讀《鬼地方》的時候,一直感覺好悲傷,卻又好想知道這個故事怎麼開始的,跟著故事裡的人不斷地回想,是從生不出兒子的那一刻?是從陳天宏手裡握著那個硬挺?是從跳入泳池的那一刻?是從小王進不去五姊的陰道?還是從吊死在竹林的那個女人開始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