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查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6 篇作品
御薬袋托托

分級與邊境漩渦

村上春樹的英文譯者 Jay Rubin 講日本戰後審查的表徵是「權力喪失恐懼症」,它「恰恰證明瞭當權者承認自己的權力有可能單憑語言和思想就能被顛覆」。然而當審查成為基準與慣例,這種恐懼就轉嫁給陰影下的創作者與希望跳脫審查去體驗各色奇狀物的人士——以國家認同感對他們進行絞殺,卻混淆為優勝劣汰。

20
陳牛

《隱密的角落》:審查制度下的中國推理劇

改編自推理小說《壞小孩》的中國推理劇集《隱密的角落》,最近在大陸非常火爆,以8.9分位居豆瓣華語劇集榜榜首,而且評分一度達到9分以上,後來因為結局「過於正面」,才使評分有所回落。由於劇集表現了了中國社會、家庭、人性的黑暗...

Fishear

帶上我的第一本書,逃離審查絞肉機

Photo by Nonsap Visuals on Unsplash從作一個觀察者到下決心在這裡寫作,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這一年,我處在個人寫作史上十分壓抑的階段,所謂壓抑,除了因為四年前一場大病導致經常體力虛弱,...

朱泥可

日常生活中的恐怖

恐怖在日常生活中是真实存在的,区别于受到直接威胁和暴力所引起的恐惧,人们在充满不确定和不安定的社会生活状态下的主观感受,和造成这种生活的客观因素,也可以算作一种恐怖。但人们对其的感受通常不太明显,或者难以辨认出它,这是因为日常生活中的恐怖总是以一副精心伪装过的姿态呈现在人们眼前。

林常知

思想审查对作者的伤害,不止于自我封闭

其实我们在选题、写作时已经经过了很多的自我审查了,但这些显然还不够。为了适应现有的审查体系,必须要主动放弃深刻的议题,深刻的表达,然后再适应于这样一种心理暗示——我之所以写的不好,不怪我,都怪审查。我们比以往更加容易接受写作糟糕这样一个事实,对于放弃深度写作这件事的愧疚越来越少。

卡密

三八節「女權之聲」微博帳號被刪,十八萬粉絲「失聯」

三月八日國際婦女節,刪除一個微博帳號,如「女權之聲」,有她的十八萬粉絲群、對話內容和社會關係,造成原本連結的人被割裂、相互不能夠再看見、不再能夠對話。一個人如果不能在社會上顯現自己,就是死了。一個帳號連結的社群不能夠走出來公開地展現自己,就是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