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6 人追蹤
14 篇作品

125 | 南韓體壇的逆權女孩:從教練虐待、體制漠視、厭女霸凌中生還,她們結伴同行

世界走走 seh seh

「媽媽,我愛你。請把他們的罪行都揭穿。」

2

看JK羅琳被SJW圍剿有感

momoge

如果不清楚JK羅琳這幾年被圍剿的事情,請點連結參照一下。觀點會演進,不會憑空出現歷史發展很有意思,我們看到不同思想的興起,如果去追蹤這些價值觀的演變,基本上都有著清楚脈絡,這一點不管我們要反推回去看,還是順著歷史看,都同樣有趣,畢竟這些想的出現,都是因為社會變遷帶來新的衝擊與反省。

周韻:“貓頭鷹”隊出品——振聾發聵的沉默,人人都能打破一點

大家備份

2017-12-15*希望我們這一代的父母老師,不只會訓誡女孩如何“注意安全”,也會告訴她,她的身體、她的情慾、她的空間,都只是屬於她的——不欠任何人,也不服務於任何人。

自欺欺人,莫此為甚

蘇查哈爾燦

用最低級的手段掩飾不堪入目的醜事,逼得國際群起而攻又裝弱者被欺凌,繼而洗腦民眾鼓動民粹,是共產黨慣用的伎倆,壞事做盡,中共永遠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彭帥一事為不一樣?

李峻嶸

希望彭帥平安、認為她的指控要受到公允調查,也就跟西方的「雙標」完全無關了。

中共前副总理张高丽受性侵指控

中国劳工论坛

无论案件是否牵涉中共权斗,性侵受害人站出来举报是完全正义的。女权和反专制斗争要将矛头指向造成这一切问题的核心:中共的专制与父权资本主义,以实现社会变革,建立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

每一件不堪忍受的事

王立秋

Tishani Doshi, "Every unbearable thing", a poet's response to MeToo.

1

政治抑郁后的一缕阳光

希奥并不在乎时间

最近学到了一个新词“政治抑郁”。通常指某些人不满社会现状,又无力改变,最终导致的抑郁。当然,这种“富贵病”只会发生在资本主义国家,可如今世界是一个整体,病毒全球传播,政治抑郁也在蔓延。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第二次庭审:一场“证据不足”的判决,一场被重兵把守的声援

NGOCN

黄思敏律师强调:“之所以’证据不足’,是因为法院不调取足够的证据。如果证据都调取了,即使判定证据没有达到证明标准,起码是在现有制度下做出的裁判。(现在的这个结果)体现了我国司法实践中普遍缺少性别意识,也体现了性侵受害者保护制度的缺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