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認同

Lausan流傘

人民自決,無需民族主義

迸發於香港的自決鬥爭也許能開闢出民族主義之外的另一條新路。圖:paperbridgeee/流傘譯按:本文原刊於美國左翼期刊 《幽靈》。流傘獲授權自行發布。作者特別鳴謝JN Chien和David Brophy對本文的評論。

有誰共鳴

《我的千禧歷史》在香港活了十數年,現正在臺唸書的政治系學生所寫下的「歷史」

我出生於2000年,21世紀第一批誕生的人類。我的出生地是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那年我6歲,學校開始有普通話,我沒有認真學,反而我比較喜歡英文,而且教英文的老師都比較友善。

Terry

中性打扮的女孩子一定是t吗?|影响性少数身份认同的因素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前一段时间,在热播的综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中,刘雨昕以最高支持率c位出道。​网友们除了表示刘老师“实至名归”“断层出道”,但同时因为她的中性打扮,出现了大量“铁t团”“青春有t”等关于t的评论。

Storm

我与“中国”

我的第一个中国”祖国的花朵“假如要我讲讲“我的”中国,那我必须先得说说,我是如何长大的,因为我对“中国”的感情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深深嵌到我的身心里的。我从小是在父亲眼皮下长大的,这决定了我如何度过我的童年。

7
ragingflower

Day 9—我的價值觀

今天對於價值觀的反思要追回到大學時期叛逆的自己如何被大學後的生活所遺棄。大學畢業之後,我在溫哥華生活,再另壹所大學繼續學習。當時計劃學壹個職業專業,將來可以做壹份像模像樣的工作,壹份能贏得他人尊重的工作。

6
谢孟

“我不爱中国小姐,我爱台妹万万岁”:《我爱台妹》的复调叙述

早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十年,热狗就在大陆因为这首歌火了前两年借着《中国有嘻哈》的东风,台湾rapper热狗以导师的身份在大陆00后之中又火了一把。他和张震岳也奉献了《阿岳真的很严格》、《差不多先生》、《离开》等经典老歌,唯独少了那首传唱度最高的《我爱台妹》。

ragingflower

Day 3--我的出生

我生於1995年11月30日下午4:00左右在四川成都的一所醫院。我是媽媽的第一個孩子。我爸爸當時出國留學,所以沒有在我媽媽的身邊照看我的出生。嬰兒時期的照相簿里,我媽媽在裡面寫了很多點點滴滴的留言。很難想象我媽媽生我的時候,與我現在的年齡一樣,才24歲。

12
Meixianghaojiaosha

【观点】为什么台湾人、香港人、中共国人都不是中国人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的背景,我是大陆的在海外流亡的民国派反贼,三民主义者,中国主义者,左翼汉民族主义者,所以我对于中国以及中国人的解读比较深刻与独特,这使得我可以以一个比较特殊的角度来审视港台人,与大陆人的界限,并且在去全球化的当下,在大中华经历了一系列社会热点事件后:香港返送中...

诚恬

地球日,种艾草

说句实话,我是感觉戴维斯这里在疫情开始以后,生活才有了一点生态村的样子,或者真正生活的味道。具体来说,就是时间变多且变慢了。恰好,三月末的时候,我写完了第一篇资格考试论文,花了不少心力。

MaryVentura

LikeCoin 狂想曲|細分社會中的分分合合

「細分社會」這四個字是大概八、九年前從一位「位高權重」的女士那裡聽到的,雖是半戲謔的話,卻從此便似鑽進了腦海,揮之不去。之後的幾年想想,很多概念,不僅僅是食品業、工業、製造業,整個世界在科學界及社會層面也在向這個詞過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