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体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8 篇作品

一场关于写作的对话

Shawn

突然想起里尔克致一位青年诗人的信,二十年前,我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里尔克散文选》,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写给青年诗人的信—为他的诗歌创作指明方向。

2

谈话构思:艺术馆关闭的理由

凌渊

这是受现实中某类事件启发而作,兼具调侃和吐槽意味的文章。不过没有影射某一特定事件,也不算是非常有趣,没准还会让人感觉很无趣,随意看看就好。夜晚,格雷特在调整虚拟壁炉的影像,门外传来急促的鼓声。格雷特处理完壁炉,才将屋外的伊达迎进来。伊达随意扔下雨披和靴子,径直走到壁炉旁的沙发靠下,格雷特随后坐到伊达对面的沙发上。

4

致内在小孩/Dear Richer(3)

sweeeetie小王与海

刚刚喝了一点淘宝买的热红酒,只花了59块钱就得到了一整个晚上的快乐,Richer,我们必须认真而又严肃的聊一聊了,你和我都知道最近的状态实在很糟糕,虽然我刚刚想了一下,相比去年同期,2019年同期,目前这个状况实际上不能算太差,毕竟那个时候离死掉也没差两三步而已,但目前看来还好,...

【膜乎备份】杂言杂语(1)

白脸角鸮

这里是我在膜乎文章评论区内比较有价值的部分讨论内容的备份的第一期,这期内容主要关于自由软件和GMU/Linux,以对话体的方式展开,因此其中包含了部分膜乎用户的发言(已经标明用户名称以及每一层的讨论地址,文中的“我”指的就是这篇文章的笔者),在这里做一下整理和备份,充当学习笔记使...

返回全部

蓝花楹生鱼

Chloe

A:明日我即将死亡。B:向您鞠躬。A:我闭目之前,回想起人生。我的人生,或阳光璀璨,或月华清冷。阴晴不定,日夜令我惊慌。B:请您安心。如云朵一样,您将从阳台的垃圾箱旁升起。A:恐是我对这世上人与事之迷惑,令我沉重如铁,将把我狠狠地再拽回这地上来。

世说|方方日记为什么不可以在国外出版?

1号床

Edward Hopper, Nighthawks, 1942这是自疫情以来,我头一次见到王五。秉着支持国家复产复工刺激消费的原则,我们决定在路边的一家餐馆吃午饭。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开始聊起了最近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方方。I.外国防疫措施做得更烂「方方这个人啊,生在福中不知福。

假如吹哨人错了|如果我们惩罚「吹哨人」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

1号床

Hubert Robert, The Finding of The Laocoon, 1773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黑羊公社」三天以后,我又在小区花园里遇到了放风的张三。他戴着粉红色的3M口罩,和李四坐在花坛边说话。我知道,他要是见到我,肯定会追着我提刁难的问题。

评论|「吹哨人」要是错了,我们该惩罚他们吗?

1号床

Caravaggio, The Cardsharps, 1594注:这里的「吹哨人」用法同近期中文互联网世界中该词的用法,与英文中的「Whistleblower」意思有出入。本文同时发于公众号黑羊公社。我走下去小区花园,前往菜市场买菜。疫情期间菜市场的景况,尤其是价格,在我看来,是从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