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念頭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74 篇作品

報攤

十方一念

凌晨回家的報攤

回到過去

直樹的流浪之歌

生活再如何反覆,也無法預測下一秒,自己又會流經什麼樣的念頭。而某個僅僅一瞬的念頭,卻逐漸成了想法,被日常化為習慣,納入了生活。待熬過了好幾個年頭,才終究明白堅持下來的理由。

今天報告分享一個開源免費的資料視覺化工具

twcctz500

今天報告分享一個開源免費的資料視覺化工具,也就是可在網頁繪製圖表的套件"Chart.js",這是一款彈性很高的圖表 JavaScript library,它可以將各圖表混合在一起使用,支援動畫效果,圖表設計具有質感,也可結合資料庫,將資料繪製成圖表,非常實用。https://www.chartjs.org/https://ithelp.ithome.com.tw/articles/10188031

白菊

十方一念

新年快樂,於ig時於新年前發,但忘了更新matters

噤聲

十方一念

劇場參演小體驗 (2)

謝幕

十方一念

劇場參演小體驗 (1)

私語

十方一念

農曆六月末,季夏時節天氣變幻無常。早上外出培訓到中央圖書館聽課時尚烈日當空,午飯時間卻雨粉綿綿。因為不著急回公司,便與同事逛遠點再吃飯。來到勿地臣街的十字路口,望見對岸的時代廣場,燈柱下有名送貨員正蹲下來撿一地的零散盒子。他一邊撿,一邊跟名鴨仔坐著掩面哭泣的女生悄悄話。

竄匿

十方一念

雨季下地鐵站的小經歷

石壆

十方一念

晚課回家小經歷

守崗

十方一念

屋苑位於炮台山與北角之間,除了兩極是一進一出的行車出入口,三分一處也各有一道階梯往平台位置。示意:(街 目 海) 個人偏好由炮台山那邊走回家,因為一來人較少,二來那邊樓下7-11有帥哥。五月末,週一晚課後,到屋苑樓下7-11轉個圈,帥哥又不在,懷疑已離職,很可惜。

禮儀

十方一念

最近看電影小經歷

躡腳

十方一念

悶熱長假期的週五晚上,飯後跟朋友到尖東海濱聊到快凌晨兩點。原地解散後,要獨自走去理工大學那頭乘通宵巴士過海。手機沒電的嚴重路痴,好組合。嗯,短目標先去那個有7-11及有噴水池的大廣場。於是下了摩地道公園行人天橋後,就按摩地道就轉了右,穿過兩旁因疫情都靜寂無人、燈光昏暗的酒店,一路...

呼吸

十方一念

悶熱長假期的週五傍晚,跟朋友在蘇豪區飯聚。吃完一家新派西日菜的餐廳後,轉場吃下一家前,有朋友想要呼吸一下。於是在餐廳門前,四個人聊起了煙跟香水的味道。說是聊,其實我也只是放空點頭,畢竟又不吸煙,鼻子也不靈,沒有噴香水的習慣。不過久違見快要離開香港的朋友,當個安靜的掛件好嗅一嗅他香水味。

白橋

十方一念

兩則關於白橋的記憶。(一) 有時候會乘船到港島,再沿著軒尼詩、高士威、英皇道等鬧市主道走回家。視乎心情,間中也轉換步伐,走海傍路線。說是海傍,只是由怡和炮台走到消防局那不到九百米的路,看著有點發臭的銅鑼灣避風塘。從石屎窄道走出相對開闊的紅磚地段,經常有人慢跑、放狗、釣魚或情侶你儂我儂等。

挑選

十方一念

相信不少人洗澡前也會像我一樣,會在手機裡挑好歌才去洗。從已讚好的歌單裡,不斷按隨機播放,按到出現符合當下心情的曲目作開首,然後按下一首,再下一首,看過程中起碼三至四首歌都要切合,情緒轉折不能太突兀。要是太突兀,又回到第一首,解除隨機播放,再隨機播放,令到後續的歌曲又轉了組合。

古著

十方一念

在香港,要說到價格相對親民的古著店,都會知道油尖旺區有好幾間分店的服飾批發舖。雖說是古著,可當中不少只是衣服批發裡的樣板單件,肯耐心一點淘一下那密麻麻迴轉衣架,當中也有些品質良好的牌子貨,也不算全都是二手舊衣。各家分店的間隔也差不多,窄長的舖面,中段有頗為陡峭的鐵皮樓梯至矮天花的一樓。

駐足

十方一念

很多時候看到的靈體都只會待在原地,很少動作,恍惚本來就處在於你的視界當中。除非是很突兀地閃現,不然你都會很普通的走過,像不會為意印花牆紙的某角落有壁花印刷錯誤,或者是根本沒人在找的where’s wally。酒店(一) 兩年多前,泰國旅行的某個晚上,行程是自由時間,所以跟朋友分開...

跟機

十方一念

長洲山上有好幾個營地,從水月宮轉左行,山腰就有營地算是較便宜又較近的。沿著紅磚梯級,拾階而上,經過三間獨立樓房便會抵達平台,有籃球場、水庫,以及半棄置般鎖上的游泳池。營舍主體從地圖上看就是一個灰色火柴盒,不算高的兩層建築,一側是高天花的運動場及兩間房間及洗浴間,另一側需上到一樓就是六間房間的住宿區。

按鍵

十方一念

半夜從派對房間離開,與一位朋友先行一步趕尾班列車。乘貨用升降機,見到在按G鍵(地面)後,鍵邊發出的紅光後,發現了一件事,問: 「唉,你們剛才上來時,按了樓層鍵,關門鍵也會自動亮起嗎?」 「不會呀。怎麼了?」 再按下關門鍵,看著繞指的那抹紅環,機門徐徐閉上。

獻寶

十方一念

2020年五月末,到朋友家一起看完線上演唱會,吃吃喝喝打打鬧鬧一番後,察覺夜深便匆匆告別,幸好趕上了尾班車。久違的乘鐵路,不然不太懂怎樣由屯門回北角。從往柴灣方向的列車出來,要走上兩層才會到票閘口。來到中間一層,在三條並排往大堂的電梯對出的位置,其中兩面廣告燈牌剛好在維修,整面牆貼著白色牆紙。

碑廟

十方一念

迎新好幾次都預訂了位於長洲的芝麻坑附近的營地。沿著長洲的東堤沙灘一直往東南方走,越過直昇機坪,就會到達觀音灣。再往裡走,觀音灣的盡頭會有往山上的石階。在梯階旁有大石刻著南無阿彌陀佛的紅色碑文。經過碑文,也許是林蔭處處,隔開了外面的熱浪,也遠離了鬧市。

十方一念

這次是壓床系列暫時最後一個經歷,自己也覺得有點中二病,可現實有時比故事更離奇。大一大二時一個平凡無事的晚上,十一點多就上床去睡覺。入睡不久,就忽然醒來了。怎麼說,有種是別人進來房間看你的感覺,以為是家裡人,所以醒來看看是誰。沒有人,也不是以往的鬼壓床,會有人影在房間或床上。

山界

十方一念

《菲林》兩年後的九月,幫專上學院的朋友當工作人員,再來到同一處營地。夜行環節本想留在房間休息,可光待在房間也沒什麼意思,所以就跟著去看看。來過這裡的,也會知道設施大概分佈,從大門沿著行車路走到迴旋處,左方是球場和射箭場,前方是宿房區,右前方是體育館及活動中心。

奇遇

十方一念

以下兩個不算是靈異小故事,只是印象很深。一 某天掛三號風,幼稚園要中途停課,雖然我那區陽光燦爛,沒風很靜焗的天氣。以前唸的幼稚園就在屋苑旁邊,可是我總是最遲被接走的小孩。例如見同學十一點都走光,我就等到下午一點多,終於被接走。從幼稚園回家,屋苑的兩個正門入口處都要走樓梯。

常客

十方一念

讀書時期,曾在家附近的咖啡店兼職了四五年。算是第一代本地特色咖啡店,所以初幾年也是坐無虛席,我也是從客人變店員的。不過各地區的特色咖啡廳愈開愈多,後來都只做些街坊熟客的生意。咖啡店整體來說是個大長方形,由內而外的佈置就是自制蛋糕的廚房、洗手間、外場開放式料理台、蛋糕櫃、收銀台及約三十個座位。

失魂

十方一念

這篇與《泥》同樣的時地。是附屬學院的戲劇學會會員營,主題是召喚天使。由於學生經費不多,不會為一兩流程額外去訂活動室,因此不少探偵遊戲的據點都是用住宿的房間。應是做戲劇的關係,扮演角色都十分投入,編劇也相對用心周密一點。如資料搜集及佈置,也參考了存在的儀式或符號,不過沒有特別為意符號的本意及場地因素。

墨綠

十方一念

2015年9月初某個午後,大學已開學了,正跟新朋友在附近商場翻著餐廳門外的餐牌,想著未來幾年有哪幾家好吃時,收到一則來電。「喂,是A君嗎,怎麼突然打電話找我了?」 「我應該被鬼上身了?該怎麼辦?」 「呀?怎麼了?」 他娓娓道來這幾天身體的變化,由前幾天開始不舒服,現在繼續又燒又嘔...

單車

十方一念

事情發生在中二三,因為基督教中學,所以有些同學是有信仰的。朋友的團契也不會很強迫你入教,都是一群年輕人在玩,所以有時有空也會陪他們去。某個週末,團奏活動不是約在港島的教會,而是去沙田區踩單車。因為體能也不是太好,比不上那一群精力旺盛的男生,踩著踩著,不懂踩單車的女生也跨越過我了。

招呼

十方一念

以前住九龍區時,每週總有幾天上學時會在地鐵站遇到一個同校服的男生。因為小學及當時剛升初中時,校園經歷不太美好,有點抑鬱,碰到一兩個月才敢跟他打招呼。然後發現也是同級,又住在相鄰屋苑,很快就成為一起上下學的朋友。有天回家途中醒起家裡沒人,可沒帶鑰匙,就上了他家等。

綠眼

十方一念

小時候身體比較差,當然現在也好不了多少。之前收拾家裡時,找到幼稚園手冊,就看到每個月起碼有一至兩星期我都請病假在家,也許是嬰兒時高燒幾天入院留下的虛弱體質。家中最早感應到的,不是《衣櫥》小孩、《通道》伯伯、或《四足》提及的兩隻狗雕塑,而是在主人房的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