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繁簡轉換、繁簡寫作的討論

這個討論起源於兩篇文章: 胡又天:我們來做一個真正堪用的簡繁轉換系統吧! JinlyWong:简体字写作综合症,何时能治愈呢

JinlyWong

简体字写作综合症,何时能治愈呢

一个月前,我决定写一写新冠瘟疫到来后的东京生活,给国内的某公众号投稿。在咖啡馆里画了思维导图,大概有了轮廓,便和一同喝咖啡的先生讨论。先生看了我的提纲,突然指着我其中一条内容说:“这一点最好不要写。” 我感到全身立即发热,头顶像被一记闷拳打出洞。

胡又天

我們來做一個真正堪用的簡繁轉換系統吧!

「后里」是一個地名,在低能的簡繁轉換之下就會轉錯。此類錯誤,不勝枚舉。《都不錯歌》 作者:沙予  澳洲華文報刊上同音字混用的現象,人們都已司空見慣,但稱名家郁風為静風,余光中為餘光中,則堪稱為與時俱進之創舉。恰如用問號代替找不到的某些鉛字之不乏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