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
Bron
主理
21 人追蹤
71 篇作品
叫虱

从左右之争到忠奸之战:“政治”越来越感性,愚蠢成了商业资源

文章来源 公众号:老虱杂货铺(Sololouse) 有时候,我会陷入严重的困惑:究竟是我变得聪明了,还是网民平均智商下降了。我总感觉,这些年,尤其是自媒体火爆之后,身边的傻子越来越多。网络在中国开始普及的2000年前后,知识界普遍洋溢着一股乐观情绪。

15
叫虱

老师我没能耐给你洗脑:致一位偏执的小粉红大学生

文章来源 公众号:老虱杂货铺(Sololouse) 我说你偏执,请你不要生气。我当你面说过,在背后也真的一直这么形容你。刚刚给你这一届学生上课的时候,开学第一周,我布置的阅读任务是清华大学政治学教授刘瑜的《民主的细节》,一本一版再版的畅销书。

70
多数派Masses

网络民族主义藏在那个坑里

狂欢与烂醉——人们用这样的方式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到来。从苏格兰幽静的乡间到东鲁尔工业区,各行各业的人们宣布战争可以结束19世纪资产阶级生活的无聊和无产阶级生存的艰辛。可是,这枚硬币的反面,是无尽的死亡与虚无的静寂。国际关系学家用种种理论阐释国家间的冲突,但却没有人为国家本身作传。

71
vq0097

【個人隨筆】舉報翻牆小粉紅?

大約是前幾週,波特王的粉紅月報系列出了一個影片,教台灣人如果看到翻牆而來的小粉紅,可以不用費心爭辯,舉報他違法翻牆就好,影片說這是「幫他們找到回家的路」。這讓我想起一件事,之前香港的事情衝突越發激烈的時候,有一些人截圖微博上的發言,前幾天還在為祖國對香港的鐵腕手段叫好,但是隔沒幾...

31
1
xunger

精卫先生很冤么——个体的复杂性与被定义的必然性

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讲述自己被定义成为各种角色很冤,自己是复杂的,在不同事务上是多样的,为什么在每一个不同的事件中被定义成不同的符号呢?很简单,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人是复杂的动物,立场是微妙的是会改变的,毛泽东可以礼贤下士,也会对于同志善变而无情,更是一个诗人和游泳家,在某一个时刻...

17
楚天白

他们说我是小粉红、公知、极左、新纳粹,所以我是谁?

我认为,如果说武汉和中国要为全球疫情负责,只能说明这两者是美国抗疫不力、内部党争甩锅的受害者。他们说我是小粉红。我认为中国大陆的防火墙终究是要倒塌的,温室里养不出参天大树。他们说我是公知 我支持中大学姐岳昕在深圳为工人维权。他们说我是极左;还有人说我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境外势力蒙...

82
xunger

文化悲剧、文化自信与文化自卑——新时代的迟疑与轻信

文化悲剧是社会学家齐美尔提出的一个概念,当社会分工日益扩张,由人所创造的客观文化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人所拥有的掌握、控制自身创造物的能力即主观文化增长速度的现象,人们丧失了对于自己创造的文化的控制能力,而成为被其所控制。正如同瑞泽尔所举的例子,互联网对于经济施加了巨大影响,并将注定...

25
丹木

舆论的混战与孤独的记录者

(一)公共讨论的非理性趋势与政治话语的缺乏 我越来越不想打开知乎。2017年,我注册知乎的时候,怀着很美好的期望,想把它当成一个获取知识和分享知识的平台。然而遗憾的是,那时的知乎,已经盛极而衰。大约是2017年夏天,先是与性相关的话题受到诸多限制,然后是2018年3月,一些段子...

10
晨愿

假设小粉红也具有理性

人们关于方方日记的观点对立严重。在一个英国武汉微信群里,有小粉红说如今中国自由度越来越大,政府听取民间的声音越来越多(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感到非常amazed。我转眼看到豆瓣上友邻发日志说近些年ngo是如何被打压的。更别说课堂上老师都不敢说西方好话,批评中国的问题了。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