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者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21 Articles

谢韬: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

DrunkenDonkey

文章不代表我的立場. https://baike.baidu.com/item/谢韬/5769730 谢韬,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1944年毕业于金陵大学(现南京大学)社会学系,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重庆《新华日报》记者、延安新华总社编辑。

马克思主义者与乌克兰战争

中国劳工论坛

马克思主义分析始于对全球发展的分析,而不是表面“体恤”或在帝国主义战争中为某一方辩护。特别是在铺天盖地的战争宣传之中,坚决反对俄罗斯入侵、北约军国主义和泽连斯基资本主义政权,主张并建设国际主义和工人团结,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真正任务。

巴西:社会主义与自由党面临最大的历史考验

中国劳工论坛

下一个阶段可能是迄今为止社会主义与自由党最大的历史考验,挑战将在于抵抗日益增长的体制性压力以及要找到正确的方案和道路,使我们阶级能进行独立的斗争。挑战将在于建立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并以社会主义和革命的方案和战略武装起来,以完成即将到来的伟大战斗任务。

秋火:统治阶级这次抓方然不是针对其行动,而是针对其头脑和其在社群中已取得的斗争阵位

秋火

20210902秋火:统治阶级这次抓方然不是针对其行动,而是针对其头脑和其在社群中已取得的斗争阵位 秋火:(方然)是一个还在成长中的战斗的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其实方然最近两年多已不再介入现实斗争行动,而统治阶级这次抓他不是针对其行动,而更主要是针对其头脑、针对其在社群中已取得的斗争阵位。

Back to All

20210902青年雅各宾党人声援方然,若干左翼网友留言鼓劲

秋火

(以下两张图片为2021-9-2晚上22:01、22:02截图自微信公众号“青年雅各宾党人”)(以下图片为2021-9-2晚上22:32截图自公众号“青年雅各宾党人”9-1推文。文中所说的“写了篇一千多字的小东西”就是指这篇今天以长图形式发出的《“青年雅各宾党人”发文声援》)(下...

纪念革命者──安东尼奥·葛兰西诞辰130周年

中国劳工论坛

在拉丁美洲和其他许多国家,左翼和社会主义者正在重新发现另一个葛兰西,即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家的葛兰西。葛兰西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他和常人一样,也会犯错误,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社会主义理想。他的政治遗产属于所有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

性别|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会梦见LGBTQ吗?

多数派Masses

文|淋署 近来,民间舆论场域见证了一场“左转”:马克思主义话语的复兴。面对尖锐的社会矛盾、切身可感的资本重压,越来越多的青年认同于马克思主义,在网络上频频喊出“英特纳雄耐尔”、“万恶的资本家”、“你工人爷爷”等口号。然而,在批判资本主义的共识之外,这场令人鼓舞的“左转”浪潮中也存在着显著的观点分歧和论争。

岳昕同学的下落有人知道吗?

徐小

迫切了解岳同学的下落,这也是我加入matters的直接原因

左翼青年:声援佳士建会工人到底错在哪里?

翻身课题组

一他们说:你们为什么不能做个“乖”学生、“好”青年,安安静静地待着,非要关注和支持佳士工人的维权?我们说:“乖”是无视民间疾苦、没有独立思考的“乖”吗?“好”是满足富人贪欲、逢迎官僚妄想的“好”吗?即使抛开我们对马列毛主义的信仰不谈,仅仅因为我们希望成为胸怀家国、心存大爱的理想青年,我们也会关注佳士工人的维权。二他们说:你们在参与非法维权!我们说:没有侵权何来维权!维权才是真正的维稳!如果心...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北大学子张圣业自白书:我们这些坚决捍卫社会主义、接受马克思主义指导的年青人在近百年之后的今天、在社会主义中国,被官媒污蔑为“境外势力”蛊惑,被国家机器暴力镇压。

翻身课题组

距离黑势力猖狂的8.24暴力清场已经过去2天多了,作为现场声援团的一分子,我完整地经历了残暴而又荒唐可笑的清场和遣返过程。原本,我以为这次行动只是针对现场声援团的一次突袭,被遣返后,我才了解到,在8.24这个黑色星期五的早上,全中国各地几乎所有关注和支持深圳建会工人斗争的左翼人士都受到了各地警方和国宝部门不同程度的骚扰、强制传唤,甚至是直接刑事拘留。而这些坚决捍卫社会主义、坚定工人阶级立场的...

“7.27维权工人被捕事件”亲历者、无罪被捕工人兰志伟:我为什么要站出来

翻身课题组

我叫兰志伟,25岁,是燕子岭大工业区一名芯片生产工人。我出生在湖南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爷爷是毛泽东时代的一名矿工,干起活来任劳任怨。每当爷爷回忆起当年做工人的岁月时,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反复感慨那时家里的条件没有什么顾虑,自豪地念叨着自己被厂里评过劳模……改革开放后,企业高层腐败,工厂运营不下去了,爷爷被迫下岗种田——在当今这个逐利的冷酷的时代,他的子女无法理解他的怀念。在我一岁的时候,种田...

关于余浚聪等二十九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法律意见书

翻身课题组

2018年7月27日,深圳市土平★山★区燕★子★岭pai出锁涉嫌寻衅滋事罪将米★久★平、余★浚★聪等维权工人以及现场声援人士予以刑事拘留。通过对事发当天(2018年7月27日)情况以及前期整个过程的梳理和深入了解,我们认为余★浚★聪、米★久★平等29名工人学生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现依据事实、根据法律提出以下法律意见,以供关注此事的正义人士参考,同时督促深★圳★市和坪山区政法机关秉公执法!一、案...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人大学子陈可欣自白书:一个国保便衣审问我,我反问他是不是黑社会,便衣厚颜无耻地说“我就是啊,我就一直这样,直到把你气哭!”不穿制服就这样肆无忌惮,这些所谓的国家公职人员和流氓有何区别!

翻身课题组

我是陈可欣,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之一,中国人民大学2015级本科生,一名立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今天是2018年8月30日,我被软禁在父母的家中。气象预报:深圳,雨。狂躁肆虐的天气持续近一个月了,台风在今年显得异乎寻常,雨点不多、乌云却密布不散,暗无天日,不知何时见晴。六天过去了,我们曾经的住所已经空无一人;一个多月过去了,燕子岭派出所门口又恢复了日常的模样,人来人往,蒙在鼓里的群众还不知...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人大学子严梓豪自白书:没想到他们出动我们人数三四倍的警力,三四个对付我们一个人,可最后再怎样,只要还有一个人,我们都要继续战斗下去!

翻身课题组

如今,每当我闭上眼,脑海中总是会闪现过那次狂风骤雨般的袭击,叫喊声、撞击声、辱骂声在我耳畔久久不能消散。在那一刻,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暴力镇压的残酷,同时也更加认清地方黑恶势力以及背后的黑后台究竟有多么疯狂。即便我已回到家中,我仍然时刻处在黑恶势力的监视之中——三天前,我刚刚受到地方派出所长达数小时的“了解情况”的待遇,接连几天,都有专人了解我的动向,“提醒”我不要随意走动!我听到许多“适可而...

“9.9纪念毛主席事件”亲历者胡姣慧: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凭什么抓我们?他们拒绝回答

翻身课题组

我是北京语言大学2016级本科生胡姣慧。9月9日,开国领袖毛主席忌日那天,我来到韶山铜像广场,和其他几名同学、深圳工友一起缅怀他。在我们的纪念活动过程中,就有几个韶山冲派出所的便衣和國保在给我们拍视频照片,还不断打扰我们,不允许我们唱歌,甚至不允许我们讲话。我们当时唱的是《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还有其他红歌,很不理解为什么红歌都不能唱。上午的活动结束之后,他们一直跟踪我们,大概中午十二点左...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无罪被捕工人吴海宇:厂主欺人太甚,我们必须要找回公平,我们也要做人的尊严

翻身课题组

“侠者,铲奸除恶,救民于水火也。海宇,你记住了吗?”“师傅,我记住了!”“嗯……很好。”白眉大侠满意地点了点头。“弟子吴海宇,拜谢师傅了!”和白眉大侠修习武艺的第一百二十天,海宇终于要下山了,在下山以前,他还要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被黑恶势力绑架再战斗的胡平平:从211名校学生到流水线工人,马克思主义让人生不再平平无奇

翻身课题组

很多人都知道,胡平平是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也曾是广州艾帕克公司的一名普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他的本科学历十分耀眼,他毕业于211工程重点大学南昌大学。对于他的很多同学来说,足以用这样的背景为自己谋求一个安稳、平静的生活了。他在大学里的专业是“太阳能光伏”,一个冷门的学科,每次有人问他是学什么的,他懒得跟人家解释,就会说“我是修路的。”“因为哪里有不平,我就去铲哪里。”毕业那年,胡平平...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广州警方跨省掳走了我们的同志

翻身课题组

我是一名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的成员,亲历了8月24日在北京发生的清场事件。我要把这段同样残暴、同样令人愤怒的回忆公之于众,因为我们的左翼青年顾佳悦、杨少强,还有工人代表唐向伟、尚杨雪都是在这次清场被带走之后,就下落不明。在此之前,我和唐向伟、尚杨雪一同前往了全总和全国妇联反映深圳佳士建会工人被地方黑恶势力打压报复的情况,之后前往其他中央部门反映情况的行动还未实现,他们就被广州警方跨省抓捕。一、...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绝食斗士人大学生杨舒涵自白书:哪怕最后8.24暴力清场事件以从未想过的方式收场,也绝不让他们以为:信仰马列毛主义的左翼青年,只是一群见了困难就腿抖的懦夫、孬种!

翻身课题组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正在为工人阶级的权益而战,被资产阶级收买的暴力机关却挥刀向你;当你以为忍耐可以为家人带来些许安宁,丧了心的魔鬼却向你的亲人发起了进攻;当你面对无边黑暗陷入死一般的绝望,沉默还是发声的单选题让号称左翼青年的你左右为难。我是杨舒涵,“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中国人民大学2016级本科生,一名信仰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左翼青年。此刻我正经历着“8.24暴力清场事件...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北外一年级学生周锐自白书: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翻身课题组

作为“8.24暴力清场事件”的亲历者,它不仅带给我彼时被防爆盾死死压在墙上的疼痛感,更带给我刻骨铭心深入骨髓的阶级恨——我恨这些暴力对付工人学生的刽子手,我恨这些人模狗样掩盖真相的无耻小人,我恨这些压迫剥削广大人民的毒蛇猛兽我是周锐,北京外国语大学2017级本科生,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者,立志为劳动人民奉献终身的左翼青年。仇恨没有使我冲昏脑袋,愤怒反倒让我愈加清醒,在远离了“阶级”与...

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北大《校内后勤工人调研》发起人展振振自白书:我们来坪山就是为声援依法组建工会却被地方黑恶势力殴打刑拘的中国工人!

翻身课题组

我是深圳建会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广东警方“8.24暴力清场事件”亲历者,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北京大学2015级本科生,2018北京大学校内后勤工人调研发起人之一,展振振。张圣业、陈可欣、严梓豪、杨舒涵、周锐同志都已发出继续战斗的声音,我也要紧随脚步,在此讲述自8月24日暴力清场起的我的遭遇。8月24日这个黑色星期五的凌晨,我至今回想起来都难以抑制满腔怒火。虽然,同志们早已作好被清场的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