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民族主义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8 篇作品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中产“日常生活”的法西斯性

多数派Masses

但每天上班又见不得一点鲜血的中产阶级们不会想到,第一世界的日常生活从来都不是能够独立存在的。

2021东京奥运期间的中国与民族主义

中国劳工论坛

国际体育赛事在资本主义底下必然充斥民族主义,而只有经过社会主义变革,完全的公平竞争与真正的体育精神才能实现。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乌合麒麟们的真理:科学性没有、政治性极强

多数派Masses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不应该因为政治原因去绞杀噤声拥有不同意见的人?政治应不应该凌驾于文学、艺术的表达和科学的争论之上?应不应该有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在爱国主义的名义之下,有权力用暴力的方式去阻止其它声音的发出?

从新冠肺炎到春晚黑脸秀,中国种族歧视其来有自

人权观察・HRW

网上种族仇恨持续存在,中国政府本身难辞其咎。正是因为所有促进种族与族群平等和人权的讨论或行动数十年来不断遭受严厉打压,加上中国政府日益大肆宣传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才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文:王亚秋,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 大张旗鼓上演黑脸秀的丑事,通常会造成公开出糗、道歉并承诺反省——但祸首若是中国政府就另当别论了。

中国‘防火长城’正在改变一个世代

人权观察・HRW

互联网曾经许诺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现在却成了年轻民族主义者的摇篮。© 2013 AP Photo/Ng Han Guan文:王亚秋,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 今年5月,中国作家方方记述新冠病毒疫情初期见闻的《武汉日记》由哈泼柯林斯出版社英译发行。

网络民族主义藏在那个坑里

多数派Masses

狂欢与烂醉——人们用这样的方式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到来。从苏格兰幽静的乡间到东鲁尔工业区,各行各业的人们宣布战争可以结束19世纪资产阶级生活的无聊和无产阶级生存的艰辛。可是,这枚硬币的反面,是无尽的死亡与虚无的静寂。国际关系学家用种种理论阐释国家间的冲突,但却没有人为国家本身作传。

新媒体幻想破灭后——媒体人如何回应新时代?

多数派Masses

“新媒体”是依托互联网技术而生的媒体形态,对传统主流媒体失望的人们曾对它憧憬:互联网技术可以打破信息传递的结构,诞生更民主、更双向互动的媒体形态,最终改变社会。在有些国家地区,社交媒体甚至是公民抗争的动员工具,华尔街运动、阿拉伯之春大家都略略听过。

227事件背后的粉丝文化与网络民族主义

midorikoikoi

终于找到时间来聊聊我对227事件的看法了。具体的来龙去脉可以参见《肖战粉丝偷袭AO3始末》(https://mp.weixin.qq.com/s/XnOn5zAvqkZfxyguTuOktw),但就这件事来说,我的态度基本和下图一致。要补充的一点是,作为坚定的反集体主义者,我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