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文章檔案館

此處是由Matters用戶記錄的被刪作品以及微博、微信公號的文章集合。 每個作者都可以通過添加標籤「404文章檔案館」將你的記錄納入進來。 此文集將持續更新。

守望者

“发哨人”引发的中国网络奇观

大陆的《人物》杂志在3月10日刊发了一篇题为“发哨子的人”文章。采访了武汉一位女医生,她去年底最早把武汉肺炎病毒报告发到医生群体里,后来被其他人(包括李文亮医生)拿去公开或半公开提醒别人注意安全。所以她不认为自己是“吹哨人”,只能算“发哨子的人”。

退役的駕校教練

全国2亿师生已被网课逼疯

注:原文本发在公众号上,但已遭到全网删除,公众号也因此封停一个月,特此发在matters。大家好。疫情肆虐至今已有70多天,相信大家在家已经快憋疯了吧?在家百无聊赖之际,最近我就被 上网课 这事儿给逗乐了。

立云

(轉載404文)删帖员的工作实录

來自 微信號《戏谈》 夢中醒來後,刪帖員帶著設備上班去了。到單位,來不及上廁所就進入工作狀態。很快發現心靈純潔的網民在網上散步。該死,他又轉了哨子的文章!趕緊去邀請其他刪帖員一起享用。

2020Era

发哨子的人

注:原文2020年03月10日发表在微信公众号人物(renwumag1980)及微博,后立即被全网删除。本次转载自notion*,截图来自豆瓣**。如有侵权请联系本账号。*https://www.notion.so/00...

小玛格

我没有封城日记,但我有封号日记

(2020.02.02-2020.02.16,没有微信日子的纪念) 微信因“传播恶毒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被封号两周,就在传出消息我们伟大的国家准备全面控制疫情报道,封锁撤除所有负面内容的同一天(后得知那两天大批帐号被封或部分禁言,无数聊天群被解散)。

Alien

中国游泳队兴奋剂简史

(本文发表于我的公众号「古老湿」但很快被删) 中国竞技体育史上,曾有一块巨大的污点,其历史包袱甚至影响到30多年后的今天。这个污点,就是中国游泳队自80年代末始的集体滥用兴奋剂事件。

2020Era

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注:原文2020年01月27日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大家·腾讯新闻”(微信号:ipress),作者未知,后被删除。如有侵权请联系本账号。在我动手写这篇文章之初,一团沉重的阴霾正向我和家人头上压来。

方可成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按:我的微信公号“新闻实验室”于2020年2月29日晚上8点多被永久封禁,以下是被封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不过,公号被封的直接原因并不是这篇文章(但和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事情可能有关),也不是之前的任何一篇文章,很可能是因为被人恶意举报。

周保松

自由誠可貴 ──我的微博炸號紀事

【作者按】:本文收在拙著《我們的黃金時代》(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9),並首發於《端傳媒》。《端傳媒》上的版本略有修訂。謹將此文獻給所有被炸的微博靈魂。您們曾經如此自由燦爛,並照亮無數人的生命。1微博是中國為數不多容許網民發表和轉發文章、圖片和視頻,以及自由評論的公共社交平台,目前每月活躍用戶逾四億。

江雪

个人微信号被封记 -------信息难民何去何从? 兼问各位

必须承认,发现自己的个人微信号被封时,我有点发懵。2月27日清早起来,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想浏览一下微信,却发现自动退出了。没想那么多,我输入密码重新登陆时,页面上却跳出一句 : “该微信账号因涉嫌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被永久限制登陆,由于你的账号存有财产,可轻触‘确定’进行财产提取或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