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少数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6 人追蹤
28 篇作品

第九期回顾:性少数骄傲月,拒绝遗忘,一同发声

好青年茶话会

这一期,我们听到了乐观的声音,也听到了悲观的声音。有人怀恋曾经的那个时代,怀恋自己的勇气;有人在身边的伙伴中,获得了许多的感动;也有人表达自己的支持与期待…… 那个时代过去,新的时代会是怎样的?无论我们抱有何种态度,都希望我们可以一同前行,在没有恐惧的时代相见。

2

第九期——六月,听听TA们的声音

好青年茶话会

六月,性少数群体骄傲月。最近,亚洲传来不少好消息。泰国国会一读通过4项同婚法案,让同志平权更进一步;上月,日本东京都也宣布,将在今年11月开始实施同志伴侣登记制度。国内,则显得一片“风平浪静”。前些天,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微博上转发了一则视频,内容是成都的洒水车在路上造出的彩虹效果,配文“成都移动彩虹”。

1

LGBT的原罪

人間觀察者

如果世界有顏色,那應該是彩色!而不是非黑即白的。

社会主义者面对性别和性少数问题时的立场:一次紧急回顾

兰德维希学社

将这些运动扭曲、异化的统治阶级固然是错误的,但是因为这些扭曲就全盘否定这些运动的进步性的某些自称为“左翼”的人貌似也不是他自称的那么正确。

6

武汉天街杀人案是针对跨性别女性的仇恨犯罪吗?

中华和平革命党CPRP

受害者在身体被凶手殴打和被用刀捅刺的剧痛之中、失血导致意识的逐渐昏迷之中、被凶手脱掉上衣和裤子的羞辱之中、以及听着凶手粗俗不堪的辱骂之中,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度过了年仅21岁生命的最后几分钟,然后死亡,留给世界的只是一张模糊的案发现场照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受害者依旧用双臂遮挡在胸前,努力保持着“跨性别女性”最后的尊严,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受害者的名字叫什么。

【06】在宗教多元的香港,采访同志教会的牧师

香港不是大商场

重新理解宗教信仰

社區活動|單集播客|情色片演員的「敬業精神」!?揭開台灣「OnlyFanser」的神秘面紗

陳伯軒

我推薦這一集Podcast最主要希望可以讓大家更開放地,看待「性」這一件事情,雖然不是鼓勵大家去從事相關產業,但是起碼可以不要用異類的眼光去看待這樣的工作,或是性少數的身分。

1

我和超小米,出格君聊了聊ta們的性別和生命的故事

李起帆

流動的性別/二元或多元理論/0,1的爭論/關於:呃...出櫃

1

我们,未命名 | 性别新闻简报09

陈椰子

时间就在这里,事情就在发生,请你们(我们)记录一切。

2

惨案的发生不需要流血,只需要一个按键

梓湉

7月6日的全网封禁,可以被视为是一场几近于种族灭绝的惨案。惨案的发生不再需要流血,不需要政治运动、大革命、集中营、毒气室、饥荒、屠杀、流放、苦役,只需要一个按键,便能迅速抹杀掉一整个群体的声音,否定掉他们的社会意义,让他们在数字时代被消灭。

性别|聚光灯外的校园性少数,这也是个阶层问题

多数派Masses

发生在中学和中职学校的案例提醒着大家:性少数学生的遭遇也是一个纵向问题。这些事件指向一个缺少公众关注的群体——聚光灯外的校园LGBT。

1

【時事】女同志出櫃是一種“勇氣”?從女性少數困境談到出櫃的意義

空心二胡已停更

前言就如同過去的“傳統”,我又把事發單位以及事發單位的一些習俗給搞錯了,所以我藉此機會再重發一次。為什麼我經常搞不清楚這個單位在做什麼,甚至連這個單位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在評論這則話題?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其實很小”,所以就這些事情本身,我壓根不想評論。

1

U=U中文宣传片详解+网络传播指南

阿Q公民對談

2019.7 摄于北京无国界爱心办公室 上文《不只科学事实,更是一场运动|庆祝U=U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中提到,U=U作为一种倡导运动, 能被正确地 传播是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这里特撰写本文,旨在以浅显易懂的语言详细阐述、漫谈这部官方宣传片的内容与意义,期待“U=U 不具传染力”...

对话慕残者: 我们从来都不是怪物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残疾人最吸引慕残群体的特征慕残是指一个人迷恋残疾人或热衷于变为残疾人。按照慕残行为一般分为慕残者(devotee),扮残者(pretender)和自残者(wannabe),慕残所“慕”的残疾类型有截肢者、小儿麻痹症患者、截瘫者、盲人、聋哑人等。

薩福|錯生在公元前的現代派詩人,女性權益的古典先驅

葛修塞漠

後世想象中的薩福古希臘世界里,「荷馬」是李杜一樣的存在。古希臘的小孩像我們背唐詩一樣背荷馬史詩長大。薩福是和荷馬齊名的偉大詩人。柏拉圖叫她「第十位繆斯」,亞里士多德尊敬她的才華。薩福最出名的是她的性取向:她可能是古希臘最負盛名的女同了。英文里的 "Lesbian",即來自薩福所居...

New Gods (上):酷儿自述,性别整合大作战

iago

这次准备写三篇,不会特别紧凑地围绕一个主题,但是是围绕一个当前的、我所经历的结构来写的。第一篇是关于我从小到大的性别认同斗争,最后怎样离开“男”“女”这样的二元关系。说真的如果没有泽做我的伴侣,我怕是没有幸运可以走出这样的斗争,虽然没有直说,但一个糟糕的亲密关系,对很多人的精神会...

「LR访谈」|“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

Terry

原文链接:“两个妈妈很爱宝宝,和其他家庭一样”引言​在成都生活的拉拉情侣原子和大白,从2018年相识、相爱,现在共同养育着一个女儿。和她们的线上聊天谈话中,明显地感觉到她们对彼此的珍惜和付出,也透露出对生活的满足和幸福。对于爱情,大白说“两个相爱的人永远不会像亲人,爱人永远是爱人...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k粒码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2

“我不会是同性恋吧?”|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

Terry

//原文链接:同性恋身份认同模型著名脱口秀主持人Ellen的妻子Portia De Rossi在分享她的心路历程时,曾经说过:​ “能明白自己是多么独特、生动的个体是件超级棒的事” Portia De Rossi很多人在认同自己同性恋身份的过程中,可能经历过从最初或惊恐或困惑地怀疑“我不会是同性恋吧?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k粒码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有这么一个人,我只见过她三次,但她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子。

【Matters社區活動】當我的朋友向我出櫃(Liker ID:abundance)

開掛人生

其實我一直以來對同性戀這件事都沒什麼特別感覺,大概是我總覺得每個人要喜歡誰不都是自己的事嗎,根本不須要大驚小怪,不過早期在比較保守的社會風氣下,有時看到一些同性戀人在街上牽手或親吻,我個人還是很欽佩他們的勇氣的,畢竟他們所對抗的是整個社會的體制,他們所經歷的辛苦是異性戀者很難體會的。

1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ZimLee

他是一个男性同性恋者,是一个稍微胖一些但是他还一直觉得自己是“壮”而不是胖的那种人。他是一个深柜同,身边的老师、同学都不知道他隐约的取向。他处处小心翼翼,很能够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但是他在他妈妈面前没有办法撒谎——所以,在他妈妈随口一问之下,就出柜 我认识他是两年之前,他并不像...

1

武汉同行(上篇)

hiwindmill

2019年年初,我住在武汉同行同志中心3103号室,无数次被人以各种借口从睡梦中吵醒,肖付旋给我加被子时吵醒过我,喵喵给我送饺子时吵醒过我,肖付旋将小辉煮的饺子半夜三更送来时也吵醒过我。他们还曾以各种暗示怂恿过我购置衣物、电脑、做饭用的菜,助长了消费主义。

中国大陆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

Gooh

我出生于成都,现居法留学,曾在香港大学求学。在20岁之前我一直在成都生活学习。成都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开放包容,我的男友先后在两家性少数群体NGO工作,这两家NGO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迫取缔。我讲试着以客观理性的态度描述中国大陆关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

玫瑰少年的心事🌹

阿Q公民對談

它們說 這在食物鏈中 根本就是 排不上號的角色 而妳依然選擇 納西索斯與湖水殉情式的 快樂 揪著公主的裙擺 自顧自在房間裏 旋轉 唱著歌 是妳唯一還堅守著 不被打擾的 剛正不阿 它們說 用單一的標準 黑與白來概述一切 就夠了 卻無法解釋 為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 還存在著灰色...

大陆95后生存报告:“生错了性别,还是爱错了人”

武晓慧

文武晓慧 认识可乐,是在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分会的年会上,“直女小姐姐你好,你是小A的朋友吧”,小A是我们的共同朋友,他转发给我活动的信息,并在一个群里说有一个异性恋女生会来帮忙拍照。“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来参加呢?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大多数,我第一次遇到了少数”,可乐眼睛睁得大大的。

反对两篇主流媒体关于“娘炮”的观点

重木

人民日报评论(ID:rmrbpl)与新华网(ID:newsxinhua)微信公众号不约而同于9月6号晚上推送两篇文章,讨论最近热议的“娘炮”问题。前者文章名为《什么是今天该有的“男性气质”?》[1],后者名为《“娘炮”之风当休矣!》[2]。人民日报评论的文章较为理性且温和,而新华网的文章则充斥着混乱的逻辑、义愤的笔触以及一股正义凛然的道德家之感。而这两篇文章中的主要观点都是我所反对的,这篇短...

我问一个上海的哥如果他的儿子是同性恋怎么办

安鱼

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和一个好朋友,也是事业上的合伙人一起打车去她的住处过夜。在出租车上,我们在讨论中西文化差异。朋友在英国念过一年硕士,我的背景在加拿大念过四年本科,还工作过一年。我发表意见说中国大陆的娱乐圈是宇宙最直的,没有一个有影响力的大陆艺人公开袒露自己的性取向,表达自己支持性少数人群的意向。我说反观欧美,对年轻人极具影响力的大牌明星和流行天王天后时时刻刻不在为性少数发声,在告诉年轻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