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暴力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2 Followers
17 Articles

【言語傷害比武器更尖利】

八哥小栗

溫柔的言語可以是安慰心靈的良藥,犀利的言語同時也可以演變成尖利的武器,殺人不償命的武器。說話『直接』通常都是說話不經大腦的人給予自己最大的借口。

寻找儿子跳楼原因的八个月

沙田油条

中华文化代代相传,几千年一脉相承,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中华文化的跪族血统!你要反对你就不是中国人!中国人非常擅长文字游戏,他们可以想出一百种方法辱骂政府,但是如果叫他们像台湾人香港人一样上街抗议,他们宁可把自己的两条腿打断也不敢这样做。

朋友被家暴怎麼辦?我們可以怎麼真正的幫助到他?

真愛不麻煩

除了上述種類造成的心理狀態之外,也有許多外部因素、也就是所謂的現實考量而無法離開的原因,在眾多原因裡面,最常見的就是這四個:離婚孩子該怎麼辦?這不一定是受到對方情緒勒索,有時當事人可能難以獨自養活孩子,擔心無法得到監護權,不能每天起床看到小孩,並擔心對方對孩子施暴。對方有我的把柄:可能是在交往或婚姻時,有做過一些法律邊緣的事,或是夫妻間有拍過一些性愛影片、或因為其他原因,遭到對方威脅說趕離開的話就

被家暴卻隱忍的原因有哪些?家暴要如何反擊?

真愛不麻煩

家暴無法離開難以反擊,有許多外部因素,也就是所謂的現實考量,在眾多原因裡面最常見的就是這四個:1.離婚孩子該怎麼辦?2.對方有我的把柄!3.精神家暴沒有證據4.沒有經濟謀生能力。瞭解無法反擊的原因,先將所有原因逐一條列出來,有助於我們...

Back to All

陕西“网络监督我先行”征文活动优秀文章选登

沙田油条

分享:  2022-05-18 来源:陕西省网络举报中心 编者按 陕西省网络举报中心于 2022 年 4 月 12 日开展了面向陕西省网络监督员的征文活动,活动主题是——“用情、用心、用力”做好新时代网络监督工作,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未爽 03 | 1124 PTSD

裸子

「不能哭的話,要我去死嗎?」我知道作為子女拋出這句話,對母親而言有多麼沉重。我知道。阿母轉身離開了我,悲傷在她的每一個步伐底下凝結、碎裂。

2

家暴可以原諒嗎?施暴者是有可能改變的嗎?

真愛不麻煩

目前主流認為,家庭暴力受到原生家庭影響較大,但也可能是在成長過程中受到影響,很難有一定的答案,但成年之後要改變一個人並不容易。少數人換了女友或老婆就會改變,但真的只屬於少數案例,畢竟能夠制衡一個這樣的人,真的願意為了他定下來本身就是少數,這不代表誰比較好。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是化學反應,停止家暴的原因也沒有一定的答案,甚至有可能單純他打不贏對方也說不定。

憂鬱的時候會分成兩層

憤世蛋糕日誌

你有感受過自我解離的情況嗎?

婷駐妳心人生相談室

【威爾史密斯打巴掌事件】最令我感到不悅的發言其實是⋯⋯

射手媽咪婷婷

詳見本文。

1

為什麼沒有人批評"開玩笑"的 Chris Rock 呢?

一隻儀仔

今年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中發生了一件「打人事件」,很多人都批評 Will Smith 的打人行動,但為什麼沒有人批評"開玩笑"的 Chris Rock 呢?〔案發經過〕Chris Rock 在台上擔任頒獎嘉賓時,"開玩笑"地說 Will Smith 的妻子 Jada Pinke...

[純粹聊時事] 到底是維護家人?還是肢體暴力?

Moonlight

在各社群又是鋪天蓋地的新聞跟小編們迅速地搭車文,想說...言語的暴力真的不比肢體要不具殺傷力...

隨筆-今夜 (四)

lala 談心

言語可以鼓舞人心 也會傷人

夢:vol7

憤世蛋糕日誌

要是你遇上奇怪的正義魔人你怎麼辦?

MAID觀後感:看完我想調查一下中國反家暴法的執行情況......

億萬

这部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大概讲的就是一位收到家庭暴力的女性带着女儿寻找新生活的故事。本来以为只是沉闷的平铺直叙,但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Alex找她的父亲作见证人时,他父亲不理解的眼神。那种躲避,完全演绎了他在内心当中是怎样“异化”了女儿想法。

苗栗照南國小師遭控精神虐待小一生 人本批體制包庇

公庫

小孩上學只能靠運氣?人本教育基金會揭露苗栗縣照南國小一年級某班的楊姓導師,長年以體罰及精神暴力虐待學生聞名,包括言語羞辱、用濕抹布甩臉、扯頭髮擰耳朵等,儘管家長卑微懇求並提供錄音證據,但校方與縣府主管機關卻坐視不管,還將本為避免校長吃案的「校事會議」制度,變成護航不適任教師的管道。

清明不清明1

Kasy_Jaelei

“渡过某些无望的沼泽之后会留下终生的残疾。”——曾妍

家庭暴力中的精神、言詞暴力— —來自一位26歲才赫然搞懂心中那揮之不去陰影來自母親從小對自己精神虐待的告白

Edsonism

多年來其實自己心中總有個疑問,我知道自己心中有一道巨大的傷口,它一直都在,自己卻說不清楚,也搞不明白。唸研究所時,第一個想到的題目是「童年心理創傷」,我知道自己的童年有創傷所以選了這道題,當所上學姊問我研究動機時,我卻仍不明白自己的痛是什麼,只能空泛的找實例來當成我的研究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