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39 篇作品
StephenYeong

東北大地上最後的雙層列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前高铁时代里,客运列车和货运列车同驶在中国大陆的普速铁路线上,在东北西北地域广阔、城市稀少的地方尚可以接受。但到了客流密集的长三角珠三角,铁路的运力便远无法满足汹涌的客流。同一时期,随着高速公路的建设,公路大巴更逐渐抢占了短途城际客流的市场。

81
1
StephenYeong

東北最早開埠的城市裡,上世紀的動物園依舊活在神社遺址上

中东铁路巡礼:营口

76
StephenYeong

东方红到太阳升:东北柴油朋克铁道巡礼(下)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 东方红到太阳升:东北柴油朋克铁道巡礼(上) 十二月初的哈尔滨,晚上的温度已经降到零下十五度。我穿着直到膝盖的长羽绒服,走进哈尔滨东站——这座曾经叫作三棵树的车站往日的辉煌不再,每天几十列的普通列车开往省内或东或北的城市。

33
马特

这座东北重工业城市中,我的童年在皇陵后山老林子里

酒尽灯残夜二更,打窗风雪映空明,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声。回到东北故乡的第一晚,我独自在楼下河边散步,就为了踏踏雪地,雪是我与故乡的连接,也是精神力量的来源,冬天回到故乡踏了雪,才有心气再过一年。沈阳今年春节很暖和,过了除夕河面都有点要开化了,不能再滑冰了,我最喜欢的冬天就...

16
StephenYeong

東方紅到太陽升:東北柴油龐克鐵道巡禮(上)

「 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到达太阳升和东方红的车票 百年前的那十年中,随着沙俄工程师和中国工人的一丈丈前进,满洲地图上渐渐浮现出一条呈“T”形的钢铁巨龙,他们通过满洲连接太平洋边的符拉迪沃斯托克。随着日本人的到来,兴安岭的木材、抚顺的煤矿沿着铁道运往朝鲜清津或...

56
小富婆

烤冷面 糖葫芦 锅包肉们 我想回家啦~

东北这两天下雪了,爸妈每天早晚两个电话,满满的关心,即便我告诉他们北京没有下雪,他们也坚持我应该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想想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来自爸爸妈妈的爱了,我始终觉得爸妈还没有老去,就像爸妈觉得我永远都不会长大,但成年人的世界一边漂泊,一边是坦途,关于选择的对错只能自己去...

110
无隅

父权制之下,何来东北“重女轻男”?——兼谈个案列举逻辑的脆弱性

作者:鸢娓 利益申报:本文作者来自东北。2020年的9月,当人们刚刚从西外和秋天第一杯奶茶的热度中缓过劲来时,一篇两年前的文章(如果这东西能算作文章的话)又莫名其妙地火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起因是有人在知乎上问“为什么东北很少有闹伴娘新娘的,都是伴郎新郎呢”(在此,我们且不论这个题...

15
StephenYeong

在瑷珲的十二小时

向北行驶的列车 夜行的列车由哈尔滨开往更北的黑龙江边瑷珲城。初秋的东北夜晚已寒意逼人,没有空调的25B硬座车里的乘客裹紧身上的衣服,试图熬过漫长寒夜。东风11机车牵引的列车在北安交路,换为黑河地方铁路的东风4“西瓜”。机车鸣笛非常奇怪,有如大象伸长鼻子鸣笛一般。

20
PoppelYang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三)

前言:《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些人的命运……《1998年的暑假》这是《灰色千禧》系列的第二部,以小说的形式登场。

35
PoppelYang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二)

前言:《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些人的命运……《1998年的暑假》这是《灰色千禧》系列的第二部,以小说的形式登场。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