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3 人追蹤
34 篇作品
无隅

父权制之下,何来东北“重女轻男”?——兼谈个案列举逻辑的脆弱性

作者:鸢娓 利益申报:本文作者来自东北。2020年的9月,当人们刚刚从西外和秋天第一杯奶茶的热度中缓过劲来时,一篇两年前的文章(如果这东西能算作文章的话)又莫名其妙地火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StephenYeong

在瑷珲的十二小时

向北行驶的列车 夜行的列车由哈尔滨开往更北的黑龙江边瑷珲城。初秋的东北夜晚已寒意逼人,没有空调的25B硬座车里的乘客裹紧身上的衣服,试图熬过漫长寒夜。东风11机车牵引的列车在北安交路,换为黑河地方铁路的东风4“西瓜”。

19
PoppelYang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三)

前言:《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

PoppelYang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二)

前言:《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有这...

JosefLi

中国东北为什么不行了?

在讲东北之前,我们先来说另外两个地方:拉美和外蒙古。大家知道,拉美的经济也不发达,但是拉美的物产却很丰富。为什么那么丰富的物产,国家依旧还不富裕呢?道理其实很简单:利润都被外国公司收割了,当地群众除了得点劳务之外啥都没有...

PoppelYang

通向素质教育之路上的一颗绊脚石

小姜躺在讲台上用三把椅子拼成的“龙榻”上,面色死灰,眼神无光。他在两个男侍女的搀扶下半坐起来,一只手探出去,缓缓抓挠着虚空,嘴唇微微颤动,磕磕绊绊地吐出一句来自几百年后的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但悲……不见九州同...

PoppelYang

颓城之冬的黑白碎片

同系列的文章见此:颓城之冬的巴洛克废墟、颓城之冬的职工宿舍我在2017年立冬返乡时除了拍摄上文描述的地方,还在街头随便拍了一些照片。这几天将它们整理了出来,在此凑成一篇“颓城之冬的黑白碎片”。

PoppelYang

《灰色千禧》系列之:《1998年的暑假》

前言: 《灰色千禧》是一个小说、杂文系列,讲述的是一个没被改革春风吹透的东北城市在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间发生的奇怪、诡异和恐怖的事件。每部小说将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千禧年前后科技日新月异发展背后那种冥冥之中的不安将串联起所...

PoppelYang

颓城之冬的职工宿舍

这是以前我放学回家等公交车时总能看见的一栋居民楼,上次返乡时路过,随拍了几张。以前放学回家的时候可以选择坐两条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回家:如果交通不是太堵的话,第一条线路从学校开到我家附近的站只需要15分钟左右;另一条线路因为...

PoppelYang

颓城之冬的巴洛克废墟

2017年立冬,我暂时返回了家乡。我时常抱怨现居地海洋性气候潮湿、多雨的冬天,总是跟别人念叨我的家乡那晴朗、干燥并有雪花点缀的温带大陆性冬天。可当亲身回来体验时,却被西伯利亚的寒流冻得瑟瑟发抖,心中暗暗骂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