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5 人追蹤
12 篇作品

因为只有忘记初心,背弃信念,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才能在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纵容下,通过利益输送或利益交换侵犯其他成员的权益,并最终接受用金钱和权力去衡量世间万物的价值和意义。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天天围着上级机构和保护伞的权力打转,并用尽各种方法操弄和包装赤裸裸的关系博弈:谁拥有或能撬动权力关系,以及谁支付的价码更具有竞争力。此外,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利诱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激活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公平正义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王岚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你为什么支持弦子?”、女权主义者日常情感劳动与朋友圈管理

陈椰子

依照他们的逻辑,在公正的中国司法使他重获清白之前,朱军由于身处国家体制而不得发声、忍辱负重、失去工作。换言之,在“朱军胜诉”的这块,他们相信中国司法,而在朱军“忍辱负重”的那块,他们似乎不认为中国是法制国家,朱军——体制内人士——可以在没有(他们认为的)证据的情况下被撤职,丧失接受采访、为己发声的基本人权。如同女权博主@voiceyaya感慨,“这才是对国家的严重指控吧?”

皇权与家长制——谈“儒法”下的国家观与家庭观(三)

北落师门xx

我写这篇文章的直接目的是在留学美国之前将过去一年所阅读与学习的观点加以分析综合,形成论文,以免忘却。我着重强调了儒法观念下中国问题的特殊性与其中的一贯性。我尝试说明,中国现代各种问题之结症来源于传统的儒法观念;中国之未来在于民主,而建立民主在于走出帝制,也就是对儒法传统进行深刻的反思。这不是学术写作,所以我也不一一注明引用。如果能激起先辈同仁的思考,那便更加幸运。本文会定期更新,还请留意。

中国:习近平的多重危机

中国劳工论坛

习近平的统治已经进入了一个多重危机叠加的阶段。事实上,他的政权在采取行动“解决”现有危机的同时也引发了新的危机——从香港和台湾,到人口危机,再到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进行了近6年的经济“去杠杆化”,但债务仍然像病毒一样在经济中蔓延。当监管机构对债务问题的注意力从一个经济部门转移到另一个部门时,任何原本暂时下降的债务水平都会反弹。

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

pekjack

而对于国务院推广的“三明医改”,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既可以配合表演做足表面文章,也可以联合其它超级大型三甲医院开展互保运动(犹如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运动),甚至借新冠病毒疫情之名削弱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力。中国医疗改革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投入,而当权者也许根本就不愿意拿出这些资源,加上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等的滥权和腐败,医疗改革的成功几乎没有可能!

「哆啦A梦」伴我同行:少子化时代的父权复辟尝试

陆泓旭

我们能想象一种人口不那么急速增长的世界吗? ——傅适野

「哆啦A梦」与日本现代性反思:工具理性与天皇制

陆泓旭

正是因为那些没有希望的事,我们才会得到希望。——本雅明

医疗改革的无出路指的不是某个政党的权力危机,而是国家和民族不能与体制彻底决裂、无法重建光明未来实现医疗改革的危机。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袁英红等人在上级机构及保护伞的支持下,以全面牺牲医院公平正义为代价,医院的发展机会大部分为权势集团所垄断,让丁祥武等人一部分人富起来变成只让一部份权势集团的成员暴富;同时医院“市场化”又成了当权者放弃维系医疗公正的责任、甩社会福利支出的“包袱”,增加看病难和看病贵。

宁扬游—壮志未酬身先死,化身图腾受尊崇

微醺时刻

跟着不多的游客排成一队,踏过最后几级台阶,我走进中山陵祭堂。祭堂正中是一尊石雕孙中山全身坐像,用意大利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坐像总造价高达150万法郎,是法籍波兰雕刻家保罗·郎特斯基精工雕琢的作品,于1930年雕成后从法国巴黎运到中山陵。坐像的孙中山穿着长袍,膝上放着一本展开的文卷,双目凝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