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愛情
浩川
主理
2 人追蹤
75 篇作品

《1314》#59 反擊

浩川

過去三個月,本市的投資市場可以說得上是經歷著水深火熱的苦難時期了,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只會是一個開始,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苦況來說,這數月只恰好是一個序幕而已,可是大熊市前的微量調整或反彈,已足以助我們反擊有餘。由於上年撤離投機市場的行動,我們保留了足夠應付狙擊甚至乎對方所發動收購戰的能力,這是我們最大的憑藉……

《1314》#58 很會拼

浩川

屠沁果然比我們所想都要堅強,又或者她對在橋的信心早已超出了所有擔心和害怕也說不定。望著她悠然自得的喝著甜飲,感受著初春和暖而清涼的微風,我腦內閃過了她跟在橋重逢的畫面…那裡很多人,我坐在屠沁的身旁,跟她還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歡呼吶喊,看來是正在看什麼比賽吧。然後在橋在我身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打了個眼色,跟我交換了位置。在屠沁發現他,喜極而泣的同時,他動了動嘴說了些話…

《1314》#57 詐

浩川

我倒進到大靠背椅子上,環看了這千呎辦公室一眼。辦公書桌幾乎是我在『宏圖投資』那裡的三倍,左首放了一套真皮沙化,還有音響電視和小酒吧;右面才是工作的空間,不同市場的報價屏幕,有關各國報關時間和情況的資料用電腦,還有地產業務上我們『宏圖基業』第一所酒店的模型。公司發展酒店的日子不是太久,是十來年前跟『達見』以換股形式進行更上一層樓的合作關係後,才正式開始發展……

《1314》#56 全部

浩川

接下來的日子,連伯伯和杜錦生也沒有任何動靜。就是在橋也再度失去聯絡了。屠沁沒有追問我當日究竟跟在橋說了什麼,也沒有怪責我,還笑盈盈的告訴我她絕對信任在橋,知道他一定平安無事。在橋離開,不在身邊的這段日子,屠沁變得愈來愈堅強了,工作上更是無懈可擊,帶著很濃厚的「在橋」影子。把玩著手提電話,一再聽著遊子的留言,我這幾天煩亂的心情暫時平伏了下來。她久違的聲音好像變成了特效的鎮定劑,止除了我所有擔憂煩惱…

返回全部

《1314》#55 加油!

浩川

「怎麼老爸一直不告訴我?」鳴林知道姚伯伯竟把在橋的事告訴我,反沒對他說起過時,便一直呢喃呢喃的埋怨著,「到底我和老爸是不是跟在橋和連伯伯一樣?根本就不是親生父子…」「發神經。」我笑罵著。從姚伯伯那裡聽到有關在橋的事,使我整個人輕鬆暢快起來。因為當日連伯伯逼使他行動,出賣我並對『宏圖基業』下手時,在橋首先做的事並不是行動,也不是為求自保而考慮該否聽從他義父的話,而是第一時間秘密去信姚伯伯…

《1314》#54 計謀者

浩川

『購物天堂』這計劃,由投標開始,到初步發展藍圖的面世,再因連伯伯透過在橋引起的危機而變成跟『達見企劃』攜手合作,一直都是我跟在橋和屠沁的心血,還有鳴林後期加入的努力,到今天工程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整個新都市計劃,是上海當地規劃的一部份,由商廈建築群為中心,然後是酒店旅館分佈四方,到最外圍的大型購物商場…雖然有關建築和設計方面,我能夠參與的只是很少的部份,可是今天動工卻仍像看見自己兒子出生一樣……

《1314》#53 會再見的

浩川

【宏圖投資一星期股價下跌至2000年後新低點。行內人仕稱該公司因為全球性的經濟不景,市內投資氣氛慘淡而導致投資所得收入大跌,因而影響投資者信心。預計在2001年首季中,將會有更明顯的跌幅…】看著這篇經濟評論,我真的不知好氣還是好笑。幸好沒有任何數據可以提供佐證,否則那些所謂業內人仕的預計必定成真。「也差不多了。」坐在身旁凝神貫注看著螢幕上價位的屠沁,喜上眉梢的說:「是時候反擊了。Cola!」

《1314》#52 一份子

浩川

我托了托眼鏡,看了看辛苦地忍著笑的鳴林,又往若有所思的屠沁望去,視覺上異常的清晰,但頭卻有點暈呢。「你近視沒關係,但為什麼選這款式的眼鏡?」鳴林終於哈哈大笑起來,「黑黑厚厚的,笨笨拙拙像足了笨蛋。」我沒好氣地埋頭吃著快給放涼了的菜餚。「Jaron是想學遊子吧。」屠沁終於說話了。「你知道遊子為什麼由小到大都戴著那黑厚的鏡框?她曾經告訴過我,那是因為她害怕有人會因為她的樣子而自以為喜歡了她。」

《1314》#51 那年那天

浩川

1994年12月的某一天是一個奇妙的日子,一名遊姓法國華僑在一次絕對可算是恐怖的經歷後表示,他的生命屢次因油畫而獲救。遊先生是一名藝術鑑賞名家,從前是有名的藝術品買手。在這次死裡逃生後,遊先生帶著猶有餘悸的心情接受本刊訪問,談及了他的愛情故事。當在場傳媒均以為遊先生是因受驚過度,所以思想說話出現混亂時,他才表示這個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女人就是他屢次能從危難中脫險的幕後功臣……

《1314》#50 撒網

浩川

「你以前是哪間證券行的?」屠沁隨口問。他說了個名字,那可是敵對的其中一間公司呢。我向屠沁打了個眼色,她卻堅持的搖了搖頭。然後收市鐘聲響了起來,平安夜的半日市終於平安的渡過了。跟Cola說了聲抱歉後,在他滿面不好意思的表情下,我和屠沁把所有交易的記錄全部從印表機上拿下來,摺疊起來放進公事包內,然後跟經紀們說了聲聖誕快樂後,便離開這昔日戰場,現在卻風光不再的交易場……

1

《1314》#49 狠

浩川

我幾乎歡呼起來,在橋重新跟屠沁聯絡,也就是他已準備好了。他既然在台灣,一定計劃著如何拖垮連伯伯那幾間金融公司,那看來現在我們被大規模收集股份,也未必是壞事吧。「今天只有半日市,他們要在兩個半小時內收集到任何一間公司在市場上公開買賣的30%可說是絕無可能。」我跟屠沁一起邊走邊說:「妳拿電腦,我們去交易所。」跟秘書小姐海晴交代一聲之後,我和屠沁便起程,往這兩個月來因為風平浪靜而沒有到過的交易所大樓去…

1

《1314》#48 魔力

浩川

我看了看正跟鳴林互相笑罵起來的希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跟屠沁有一樣的問題?這個晚上,除了已經出現的茵和念晴外,還有暫時不知那裡去了的在橋和雪靈,其他一切就像回到十二歲時的光景。只是大家都長大了,小雨更是不會再喝兩杯便醉倒的小丫頭了呢。我知道茵也在這裡,好好感受著我們相聚的歡樂。可能念晴也是一樣也說不定呢……

《1314》#47 聚

浩川

【台灣變天後多次打擊黑金犯罪,現在已到白熱化階段…】看著電郵中附帶的這段報導大標題,我很自然的繼續看下去。是次的行動中牽涉到不同的層面,令人認識到當地新政權在掃除根深柢固的黑金文化一事上,的而且確是不遺餘力志在必得。身在台灣的在橋寄給我這個是什麼原因?類似的報導,他已給了我好幾遍…

《1314》#46 守護

浩川

畫上的小女孩,有著一對寶藍色的深邃眼睛,雖然還沒有多大,但胖胖的小手中卻看到修長的曲線。那是遊子依照著自己孩童時的印象來繪的吧。而那個男孩,淺淺棕色的頭髮,淡淡啡色的眼眸,根本就是我。還有我媽媽,她說話的嗓子很大,但語氣卻對比地十分溫柔,她的笑聲特別明亮悅耳,這些印象我從來沒有忘記,雖然媽媽離開時我才三歲多。雖然知道遊子跟我一樣是中法混血兒,但我怎也沒可能想像得到,二十多年前她已曾經在我面前出現…

《1314》#42 籌謀

浩川

終於報告完畢,看著還是不知所措的文奇,又看了看跟大家一起用力拍著手掌的屠沁,我卻不自禁的嘆了口氣。如果在橋仍留在『宏圖投資』,宣佈這些的應該是他吧。他會升任部門總經理一職,而我則履行對祖父的承諾,接手杜副主席兼任的原職——『宏圖基業』的營運總監吧。然而,畢竟在橋已不知哪裡去了……

1

《1314》#41 沒力氣離開

浩川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遊子五年來第一封真真正正的信,雖然她仍是什麼也不肯告訴我,但我卻哭了。什麼沒力氣離開我的?不離開不就好了嗎?雖然我知道了當初她為什麼一走便不回來,可是近兩次我去找她,我一直也以為只差一點點便可以跟她重聚了。然而她卻像一早知道,彷彿就是她故意安排著,讓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似的…

《1314》#39 掛念

浩川

在橋中槍的事,翌日便出現在報紙的頭版,還有新聞報導中。報導的內容聽聞牽涉了很多連我和鳴林都不知道的內情,雖然在這個時候我倆也笑不出來,可是那些引人入勝的小道消息仍是令我們眾人都啼笑皆非。『宏圖基業』的內部變得有點兒緊張,尤其是我們『宏圖投資』旗下的分析及企劃部。剛風聞在橋離職的傳言,還沒得到證實的時候,當事人卻被槍擊了…

《1314》#37 在眼內

浩川

「在橋呢?」在董事會沒有就『連城零售』事件追究責任的情況下,我樂得不用想籍口為在橋開脫。知道在橋根本不是出自本意的進行那些,同時事件中並沒有導致公司嚴重的損失,我真不希望在事情還沒完全清楚之前定在橋的罪。有人要責怪我公私不分,我也理不得那麼多了……

5

《1314》#34 只差一點

浩川

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的?這一夜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過去。茵沒有再現,大家也早就寢了,然而我卻仍像聽到吵鬧的聲音。我張開了眼,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雖然我看不見他的容貌,卻就是知道他在我心中舉足輕重。會是誰呢?四周都是人,是醫護人員。那人全無反應的躺在擔架上,這是醫院的通道。他們不停報著他身體狀況的讀數,情況緊急…

3

《1314》#33 重聚

浩川

對於從來沒遲到過,一直守時的在橋來說,約在機場準備一起上機的今天卻足足遲了十五分鐘還沒出現。這可算是一則奇聞了。我望著有點坐不安吃不樂的屠沁,想起了希嵐那天告訴過我的一些事。那一年,在橋曾經有幾個月失去了蹤影,學校內見不到她,希嵐找上他家時,家中的傭人卻說在橋那時不在美國。總之1994年的上半年,希嵐便一直以為自己給拋棄了……

1

《1314》#31 1994年

浩川

我重新面向電腦,心血來潮的寫了封電郵,收件人是遊子。上次由巴黎到美國,最終也跟她緣慳一面,好像都在她意料之內似的。她回到巴黎去後仍然如過去幾年一樣,隔一段時間便會給我一幅作品。就像我們都沒曾錯過跟對方重遇似的,她清澈地在作品中告訴我:仍然期待著我們的重逢。透過屠沁讓我可以知道,遊子現在正為那邊慶典的圖像埋首努力中。我把寫好的電郵寄出,幾乎是同一時間我收到了另一封電郵,還讓我嚇了一跳…

1

《1314》#27 重過一生

浩川

跟雪靈和雪瑤不一樣,韆鞦的哥哥韋天空和姐姐韋海楓是韋爺爺三子的子女,而且自少便喪母。韆鞦的媽媽是在天空海楓八歲時改嫁給他們爸爸的。然後一家五口一起愜意的生活了四年,之後那三個小孩的父母一起在一次車禍中不幸意外身亡。那是他們第二次痛失至親。那樣的過去,想想也叫人可憐,說出來更是令人懷疑這麼的幾個孩子,那些日子究竟是如何熬過來的。

《1314》#26 期待與祝福

浩川

希嵐正在以她自己的方式去放眼世界,去走她自己的道路。我想在橋也是一樣吧,我認識的在橋不是一個為了失去所愛便隨便找個代替品的人。輕鬆下來的屠沁沒再說她跟在橋的事,反而問起我找到遊子沒有。我倆相隔兩地自在輕鬆的聊了差不多兩小時,然後她也要回公司了。掛斷線後,我重新坐到電腦屏幕前,看著剛才打開了的來函……

《1314》#25 韆鞦

浩川

來到了紐約,根據希嵐告訴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當地一間華人開辦的雜誌社。希嵐的說法是「他們是我以前公司在美國的其中一個情報供應商。」希嵐說時更扮作神神秘秘的,令我聯想起特務片中的情節。我沒有想過我來這裡究竟是為了找尋遊子?抑或只是想一到她待過的地方?只是想到她來了這裡,我便很自然的決定要來這一趟了。在巴黎逗留的那幾天,我嘗試過跟小雨和子杰聯絡。但得出的答覆是,他們跟遊子一樣出國了…

《1314》#24 最好的禮物

浩川

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微動輕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起來。那是從背後拍下的一幀照片,是曾經在我心頭掠過的一個畫面。我把相片一直拿在手中,像跟手心已連成了一體似的,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她總是說自己醜,怎樣也不願給我拍下她的樣貌。」希嵐在她的工作袋中掏出了手提電腦,按了幾個鍵,把它放到我面前…

《咫尺之間的牽掛》#24 曾經(刪減片段+後記)

浩川

細看場刊,她才知道這齣音樂劇,由本地某一傳奇樂團演出。她看過有關這樂團的報導,知道女主音與團長兼鍵琴手之間的愛情故事;兩人分隔兩地多年,各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直到前陣子,才再於本市重遇,然後重新戀上。作為音樂劇的編劇,他是否也知道這故事?想起了他,也想起十數分鐘前,跟他互通的一則一則簡訊,她沒有察覺,自己笑起來了。放下場刊,與好友閒聊數句,然後靜待音樂劇開演。

2

《1314》#23 仰起頭便找到

浩川

腦內一片空白,我跟遊子是沒緣分吧。屠沁這一次沒通知她我會來,我也想不出她還有逃避我的理由。來這裡前的一天,屠沁告訴過我遊子會留在巴黎的,可是現在…除了天意之外,我想不出可以解釋這失諸交臂的其他理由了。我無目的地跟希嵐結伴而行,到過協和廣場,也去了凱旋門,上過艾菲爾鐵塔,也走到香榭麗舍大街去。希嵐拍了很多照片,又在途中跟我解說那些地方名勝的故事典故,成為了我一個絕對稱職的導遊…

4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魔音樂土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