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華多羅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30 篇作品

蝙蝠俠:俠之大者所謂何事

古華多羅

昨日的傷痕若沒有成為折磨人恐懼,就要成為轉化人心的標誌。

以馬忤斯路上的改變(路加福音24音13至35節)

古華多羅

復活節其中一個最常宣講的經文,就是路加福音24 章以馬忤斯路上的的經文(路加福音24音13至35節)。除了那兩個門徒是耶穌復活的首批見證外,到底還有沒有談論的意義呢?

格拉森的「社會面清零」與共存(可5:1-20)

古華多羅

早有人講過,所謂「社會面清零」並不是新鮮事。古時把傳染病人,如麻瘋,放逐離開主流社會。想不到到了廿一世紀還有人對此津津樂道領先世界。

《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復活為何?

古華多羅

《22世紀殺人網絡復活次元》劇照不如看倌回想一下二十年前的生活是怎樣?與今日有甚麼分別?或許是電話功能強大了,收入多少而樓價也貴了之類。恍惚今日只是昨日的重覆,日光之下並無新事。科技和物質上進步了,但人心卻沉迷過去,比以前更萎枯。就在這背景下,Matrix開拍了第四集。

21年尾的小小回顧和思考

古華多羅

21年12月尾,過了颱風天氣才漸冷。殘年急境,和儕友圍爐,不分立場前中後傾心而談。倒有一些內容值得一再思考,權作小小回顧和思考。

由反脆弱到不對稱 — 讀《不對稱陷阱》(skin in the game)(二)

古華多羅

《不對稱陷阱》在Taleb整個 Incerto(不確定)系列中為非技術性附注,而同系《反脆弱》擁有核心的地位。Incerto 系列中眾多概念,包括有名的黑天鵝事件,也圍繞著反脆弱而生。故要更好理解skin in the game 概念,看倌應先了解它與反脆弱性的關係。

人生在世(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13至18節)

古華多羅

「永生咁好,點解基督徒都唔去死呢?」撇除基督徒的詰難,這句話倒是談到怎樣做基督徒、甚至做人的切入點。

<沙丘>:人的偉大和悲哀

古華多羅

究竟是「英雄做時勢」還是「時勢做英雄」?這是歷史哲學其中一條核心問題。筆者中學讀歷史時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印象十分深刻。圍繞著人的偉大和悲哀,也是 整個系列的主題。

等差(羅馬書 6章,哥林多前書7章)

古華多羅

最近和一些朋友和網友交流對香港現況的看法,都不太樂觀。筆者比較樂觀的觀點是我不認為香港會有如東西柏林進行封鎖的情況,但我悲觀的是封鎖不是外在,而是在香港實行等差政治。奇怪是這觀點很少人提及。

一隻貓救了的狗

古華多羅

我有一位朋友,有一隻曾經由貓所救的狗,姑且叫它做O仔。

記餞別一位前輩

古華多羅

飯後送別前輩,回辦公室的途中我沉默許久。我心忤,有一天黎明來到,後人會如何評價前輩的一代?就是說他們耽於逸樂揾錢,若三十年前就抗爭就沒有今日之事嗎?否則歴史就會改寫嗎?又會如何評價我這一代呢?

再思復和神學(二):三十年來的發展和評價

古華多羅

總有一日抗爭會終結,人們會重回和平、靜好、公義的日子,但面對這一天臨到之前的黑暗,香港人就只能以哀歌的勇氣撐下去。究竟這天何時降臨?哀歌徘徊在香港到幾時?吾人不能代替公義的主回答,只能繼續轉化社會的工作以身盼待。

再思復和神學(一):作為處境神學的復和神學

古華多羅

據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但實情是那裡就有人受傷的群眾,他們往往都不是受歌頌的對象。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 — 受苦節默想彼得(約13:36–38;21:15–23)

古華多羅

耶穌的受難敘事中,彼得是個不討喜的角色。

「至叻星」人類學

古華多羅

貼一張睇完唔嘔又知講邊個的圖吧,雖然變左和篇文冇乜關係。圖片來源:https://cdn2.ettoday.net/images/2160/d2160897.jpg「啊叻」陳百祥,一個娛樂圈中的散人,最近獲政府授勳。正如已故才子林振強所言,他一人之力便能使整個表演變得業餘,已經是「啊叻」未蓋棺的定論。

闔城不安過聖誕(馬太福音2章1至12節)

古華多羅

其實冇話有三個智者吧,網上圖片不久之前網上有一句潮語,問一個地盤工人在暴雨中工作是因為愛還是責任,回答卻是「係窮啊,(下刪四字)」。這答案的反差初時聽著只道是個爛笑話,今日回想卻令我想起聖誕節智者們見希律的故事,其實是生命教育的一課。馬太福音2章1至12節記載了這個聖誕故事。

愛國「夜來香」

古華多羅

劇照。今天問香港人,會有乜野結果?既然近來潮流講愛國,筆者就介紹一套香港人的愛國電影。情節包括德美中日四國諜戰、核彈絕密設計、大戰外敵,及大唱愛國歌曲。看倌們能猜到是那一套嗎?如果你估是今年上映的<八佰>就錯了,而是1983年上映的<我愛夜來香>。

靈魂守護者:<新聞守護者> x 財主與拉撤路 (路加福音16:14–31)

古華多羅

劇照,看過歴史圖片令我想起財主與拉撤路在難得的假期終於去戲院欣賞<新聞守護者>,看後心有戚戚焉。慨嘆借古諷今只緣於人類愚昧地重覆相同的錯。在心情放輕一下之後卻心生一個念頭,怎麼這故事有點熟稔?或因近來聽了差不多的故事?令我想起一個聖經故事。

今天應該很高興

古華多羅

對,應該是。來自潘源良的訪問:https://hk.appledaily.com/culture/20160626/4Z3XQVLHE5HLMY27EE7QTFXX4A/80年代的尖東,仲未8964 未移民潮高峰,為了更好的生活,今天應該很高興。

如果命運能選擇? 《天能》觀後感

古華多羅

劇照,圖片來自網上警告:下文大量劇透,勿謂言之不預 《天能》(Tenet) 為大導諾蘭(Christopher Nolan)新作,被譽為疫情中的戲院救星。貫徹其作風,把弄過魔術、蝙蝠俠、心靈空間、黑洞和二戰後,今次的題材是時間和空間,而今次「扭橋」的程度超越前作。

救世主鬥內循環:《廿二世紀殺人網絡》今讀

古華多羅

配圖:https://www.cinezen.hk/wp-content/uploads/2018/03/20180317-%E6%96%B9%E5%B7%9D%E6%98%8E-The-Matrix-Reloaded_p1-620x330.jpg《廿二世紀殺人網絡》可謂千禧年代的科幻經典。

憤怒新一代:《忿怒的一代》三十年後的書評

古華多羅

配圖:https://pbs.twimg.com/media/D9pmhGIU8AA91HE?format=jpg&amp;name=medium《忿怒的一代》寫於九十年代初,建道神學院榮休院長梁家麟博士問香港人能否免於恐懼。三十年後,香港人能否真正做到?

生於亂世不如生仔 (出埃及記1章22至2 章10節)

古華多羅

http://img.stheadline.com/headline/blog/album_photos/21/33/127777/3/201604271548202981_600w.jpg黃子華講過:「香港人一齊唔生仔暴政必亡」。黃子華講過:「香港人一齊唔生仔暴政必亡」。

記一段五月二十二日與友人的對話

古華多羅

再出殯陣容,https://gia.info.gov.hk/general/202005/22/P2020052200858_photo_1175982.jpg五月二十二日,就是一國兩制死掉的日子,之前廿四小時發生了甚麼事筆者不需要重覆吧。

權力轉授、矛盾複合與影子政府

古華多羅

Street Art in Berlin (2018), https://www.erwin-ritzer.de/s/cc_images/cache_2478334975.JPG究竟 state (姑且譯做國家) 能否等如和包攬政治呢?這個施米特在《政治的概念》一開首的問題,今日卻仍縈繞著人們。

救主情結 (路加福音7:18–35,馬太福音11:2–19)

古華多羅

St. John the Baptist Preaching. 1665. painting by Mattia Preti (Il Cavaliere Calabrese)最近有朋友說,2019 年難捱,估唔到20年頭一季可以更難捱。偶然還聽到有人懷念19 年初的生活,明明同一個人應該當時還在埋怨生活迫人吧。

當許冠傑唱起<錫安之歌>(詩篇137)

古華多羅

圖片來自wikipedia下筆之日(4月12日)歌神許冠傑為失業的音響工程人員出山義唱籌款。本來整件事都十分有情義,直到特首也出來收割這件美事,卻令我深感悲傷和諷刺。令我想起著名的詛咒詩篇137 篇。詩中希伯來人被擄時,施暴的巴比倫人卻要他們唱<錫安之歌>(137:1–3)。

廿三條,其實就係包龍星的尚方寶劍

古華多羅

尚方寶劍第二形態北方帝國及其走卒念茲在茲的廿三條,一向都被視為對付不愛國的人的最終武器。其實,那只是包龍星的尚方寶劍 — 一條咸魚。用當年的標準,不是舉證門檻高,就係難證明意圖。根本實用性甚低。試問誰要廿三條?那就成就尚方寶劍第二形態: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

使人自由的律法

古華多羅

(2020年按:舊作重溫。年多前的作品,也是一個幸災樂禍的場景,各方的對白也相當類似。不同的是,累積的仇恨比以前多,糾纏也只會更耐。我不喜歡幸災樂禍,更表揚雪中送炭(有的話),但我不會指責人幸災樂禍。因為,縱然我不相信因果律,但世事是與非是累積而成,有幾多人能夠一下就能斷然了斷前因?

指揮者的道德

古華多羅

配圖來自facebook 專頁最近醫護罷工引來爭議,聽到最多人非議的是「救人是醫護天職」,就是道德勒索罷工醫護。有一天友儕間討論時我不其然問:「那麼指揮者的道德去了那裡呢」?如果問軍人的天職是甚麼,看倌可能會回答是服從和為國犧牲,但對歴史稍有認識都知道戰爭並非如此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