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運動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4 人追蹤
6 篇作品

二一年憶六四

お茶不二門

二一年再憶六四,已然是父母輩面臨其送死的大事時刻。但是在中國,有一群父母輩,除了面對他們自身送死的大事之外,還不得好好為其子女善後。於此在台灣的人們也正面臨武漢肺炎深重的疫情,每日的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成了各家新聞媒體報導的焦點。但願在這艱難的時刻,誰人可以用今日的一分鐘,追憶摯愛,若心有餘,也悼念六四亡魂。珍惜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

再看紀錄片《68火紅正蔓延》No Intenso Agora

葉彥

//巴西政變,1964;文革,1966;布拉格之春,1968;巴黎五月風暴,1968。導演沙利斯發現已故母親四十年前拍下的片段,她在文革爆發當年到過中國,親眼見證革命理想的幻象,與個人崇拜的瘋狂。那是個火紅年代,同一天空下,巴西的左傾總統因美國撐腰的軍事政變而流亡海外,捷克的民主...

周庭與日本女性抗爭者的偶像化

青崖白鹿

原文:Agnes Chow and the idolisation of female activists in Japan Throw Out Your Books伴隨著社會動盪和引渡條例的撤回,香港曠日持久的傳奇故事的最新篇章是一項新的國家安全法的通過。

反抗泰國軍政府

流傘Lausan

訪問泰國學運者、作家、朱拉隆功大學政治學系聯盟主席Netiwit Chotiphatphaisal曼谷民主紀念碑。2020年7月19日。圖:Netiwit Chotiphatphaisal英文原文見此。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譯者:Wai Ching7月18日,上千名泰國示威者聚集曼谷的民主紀念碑要求解散政府。

「回歸」左翼:工學聯盟中的階級政治與共產主義想象

懷火Reignite

引言我和我們我站在山崗之上遙視天外群山青翠紅日升起我立於大河之岸放眼水面波濤滾滾奔騰不息我鶴行於人群之中我沈默於郊野之外我失去親情、愛情、友情我失去一切我失去所有我將擁有親情、友情、愛情我將擁有一切擁有所有不在今天在不遠的將來我不是我我和我們 ...

六四 ,女兒和爸爸的對話。

Cactus

Photo Credit to Mohammad reza Fathian 筆者對「六四」運動,可算是一知半解。只知每年香港都會舉辦「六四」燭光晚會,紀念在天安門廣場被中國軍隊鎮壓的學生和人民;偶爾亦聽父親提起他如何在「六四」前夕騎單車逃離北京,對此我也只是一笑置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