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士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17 篇作品

香港也曾經是東道主?亞洲青少年殘疾人運動會小歷史

全球使者部落Sam

香港殘奧代表團在2020東京殘奧會及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後,分別參與不同海外賽事,今年12月將會出戰另一項亞洲級別賽事 – 亞洲青少年殘疾人運動會。大家好,我係阿Sam。2003年,香港主辦第一屆遠東及南太平洋青少年殘疾人運動會,這個也是亞洲青少年殘疾人運動會的前身,當年吸引超過15...

我在特殊學校工作的日子

喬喬

雖然任職只有短短一年時間(一年後喬喬因為不認同學校的行政理念而辭職了),但這365天喬喬一直極度投入和認真做事,因為在我看來學生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可能就是在特校讀書的時光,而我能給予的便是濃濃的愛。

【下班後的腦袋】8|Paralympic Games,譯作「殘奧」,真的不算歧視嗎?

云漪軒

「殘奧」譯名是否妥當,最近在香港有不少的討論。部分人認為,Paralympic一詞本無身心障礙的含義,僅被詮釋為它是一個平行於奧運的運動會,故香港以「殘奧」作譯名具歧視成分,建議改名。

【咖啡師成長日記】#8 disABILITY

一隻儀仔

人的能力,往往是大於不足的!

【我的聾孩兒2】 黃金時間盡用小孩聽力 母辭職陪子練發

樂婷

坊間有一種說法──聾不是啞,聾人都可以像正常人般說話。「這裡重視純口語說話,在我們中心畢業的小朋友都不懂手語。」宣美語言及聽覺訓練中心總幹事龐劉湘文女士說。聽不到,如何學說話?「就用他最困難的方法,用聽覺開始。」龐校長認為聽力可以靠不斷鍛鍊而改善,聾人並不需要學手語。到底,奪走行動不便人士的拐杖,他是否就能學會走路?聾童學懂說話後,就代表成功融入健聽的世界嗎?

【我的聾孩兒1】四歲開腦 聾校拒收被逼聽書 媽媽論盡育兒荒謬事

樂婷

生為聾人,童年的光陰註定比一般人少:接受聽力檢查、配帶助聽器、一次又一次的開腦手術、言語治療……幸運的,可以恢復部分聽力,過著普通小朋友的童年;否則,你註定要拼命學讀唇和「聽書」,在融合教育下掙扎求存。「是否聾人就要低學歷?是否聾人就不可以得到平等的待遇?究竟我們這班家長可以做甚麼?」三位聾人媽媽問。

【佢都係藝術家3】狂迷ViuTV 女畫家將節目變油畫

樂婷

「夜曲13、糕下立見,96台ViuTV呀!」敏敏(陳詩敏)一邊說,一邊用藍、黃、紅色顏料繪畫電視節目標題。敏敏今年34歲,患有輕度智障和自閉症。教她畫畫的王Sir (王建衡) 提起她的作品,也暗自讚嘆:「我冇諗過一個藝術家嘅主題可以係ViuTV,而且出嚟又真係幾吸引。」

对话慕残者: 我们从来都不是怪物 | 围炉 · CityU

围炉weiluflame

残疾人最吸引慕残群体的特征慕残是指一个人迷恋残疾人或热衷于变为残疾人。按照慕残行为一般分为慕残者(devotee),扮残者(pretender)和自残者(wannabe),慕残所“慕”的残疾类型有截肢者、小儿麻痹症患者、截瘫者、盲人、聋哑人等。

我在用廁期間被開門 - 港鐵公司的回應

Jessie

上星期三,我在港鐵某站使用傷殘人士洗手間時,遇上一件不愉快事件(事件詳情: https://www.jessie.hk/?p=147 )。一位有份參與運輸署無障礙小組會議的病友組織代表得悉事件後,經我同意下將事件交到運輸署無障礙小組討論。該小組剛好在29/6(今天)下午舉行會議,...

我在用廁期間被開門

Jessie

昨晚在港鐵站使用傷殘人士洗手間期間,車站外判清潔工在未有敲門之下打開已上鎖的廁門。幸好我只不過剛放下隨身物品,未有解開/脫下衣物,亦並非如廁中。於是我立即拉緊廁門並重新上鎖。事發後我仍在用廁所,清潔工依然不斷chok門把。即使我大叫廁所有人,對方依然繼續,情況持續近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