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0 篇作品
等你開竅

征文:“学会拒绝才是成熟的标志?”

刚才我拒绝了一个要好不好的朋友的婚礼,自从学会了“拒绝”这个技能以后,好消息是我生活的更加称心如意了,坏消息就是我几乎没朋友了。“拒绝”这个技能总是会越用越上瘾,起初我使用这个技能的时候还比较生疏,比如我想拒绝一场饭局,会经过很长时间的心里挣扎。

等你開竅

征文:不能穿睡衣下楼买早餐的城市不配叫城市

作为一个至今没有在Matters上参与创作(一直观望大家的观点)的萌新,当看到 @Matty 赞助社区活动且大家提出这么多丰富有趣的活动,我的第一篇文字终于找到冲动的理由。一场关于“用眼睛记录下的城市片段”分享活动 ...

FoxCabin

〈悼金庸先生〉

現在想起來,小時候很多有趣而美好的回憶,都因為沉迷金庸先生的小說而起,至今對是非善惡的執著與不執著,他的小說也有份啟發我的。小學三年級首次接觸他的小說,是《笑傲江湖》,沒人推薦,沒影視作品激發好奇心,就只是因為已看完學校圖書館最近入口的書架上那些名人傳記,便向下一個書架進發。

水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人们看待江湖的方式可以改变

昨日晨起,从社交媒体惊悉金庸先生溘然长逝。仔细回味,惊的与其说是此事本身,不如说是刷屏文背后隐然存在的一种格格不入。我总感觉,金庸的文字的语境、所承载的含义还有写作的方式,距离我们这个时代已经相去太远,以至于难以想象有这许多人都曾经是他的读者。

30
晏叔的小园

相识于少年,告别于中年,一个读者眼里的金庸

与我而言金庸所有作品里,念念不忘的作品有两部。一部是《书剑恩仇录》,少女时期冲着恩恩爱爱的剧情找来原著,看完后心底冰凉。这是什么?直男陈家洛多么的冷酷自私,心里只有复明大业,侠女霍青桐也好,付出生命的绝代佳人香香公主也罢,都不过是男主政治生涯中的花边而已。

29
无远

发在微信朋友圈中的以及写在matters中的

第一部分是今日发在微信朋友圈中的,粘贴如下: 最近有朋友评价我说“搞学术的中二期总是更长一些”,我想这其中一定免不了金庸先生的功劳。小学时看电视剧,初中时在一寸大的mp3屏和三四寸大的电子辞典屏上看小说,现在的想法在那时已经被渲染出底色。一直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搞社会科学的人容易...

32
越越

金庸封笔后,都做了些什么?

应邀来歪个楼…… 金庸去世。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以创作者的生命而言,金庸对于武侠迷来说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听到消息无悲无喜,像迎来一场推迟多年的仪式。” 可能有朋友觉得我不厚道。人故去了,一丝伤感都没有的么?但是人们究竟在为谁而伤感呢?1972年,《明报》连载完《鹿鼎记》以后,金庸...

周保松

閱讀的月色

今天下午上完課,離開課室,便得悉金庸先生走了。心裡有說不出的惆悵,不自禁想起年少時讀金庸小說的許多片段。我算是大陸第一代讀金庸小說的人,說他是我的人生啟蒙者也不為過。曾經寫過這樣一篇文字,現貼上來(節選),紀念查先生,也紀念那段美好的讀書時光。

莎莎

金庸的好和他告诉我最重要的事情

来写一段人生感触吧,我知道很多人喜欢金庸,但是不知道为何喜欢。当然,金庸的文笔好,情节悬疑性高,塑造人物多元化,正邪难辨,容易引起观众共鸣讨论,这些都是他的优势。但是我觉得他和武侠历代小说的不同是,他的作品触及到人性的核心冲突,却也直面冲突,他的每个角色,都在努力和自己以及外在的...

纪小城

【征文】金庸陪你度过了怎样的童年和青春?

2018年10月30日下午,金庸先生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了,终年94岁。作为明报等系列报刊的创始人,金庸在香港报业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不过他更为人所知的还是“武侠小说泰斗”的身份。熟悉金庸的朋友都知道“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幅对联,每一个字都是金庸一部书名的首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