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波普尔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 Followers
14 Articles

RN. PoH 14. EMD | 历史像一条条埋在地下的管道

OakBlack

人的认识正在变得超载而极易耗散。当你不知道、或因为有所不知而遭受痛苦的时候,“知识”会马上冲向你:它们会热衷于详细介绍它们自己,拔高它们自己的重要性,好像你可以从此靠着这它们解决一切问题似的——这当然是有问题的。那么,对这些错综复杂的“知识”,到底该怎么来介绍?

RN.PoH | 训练你的想象力

OakBlack

本文对应书本28.回归法,因果解释,预测和预言;29.方法的统一性 说到想象力,我总是能想起我小学的那段时期总是能在网络上看到各种对于“中国的教育在扼杀孩子们的想象力”之类的论述,那时他们说的“想象力”大概指的是一种和创造力高度相关的能力,而他们所谓的“创造力”,好像就是在说“在...

RN.PoH 12| 他们为什么告诉你:“人类的历史会越来越xxxx”?

OakBlack

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经常混合进我们自己的、或是我们看到的理论过程的“规律”,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些规律,才不至于出错?而当我们看到我们已经犯下的这些错误,我们也要问:这些错误是怎么产生的?本章对应书本27:有进化规律吗?

RN.PoH 11| 想玩什么样的游戏?

OakBlack

反自然主义的历史主义者的这种观点难道不是从一个事实的出来的吗?在实际中,我们对“全面理论”的要求是什么样的?我们做出总结的背景有多重要?“刨根问底”和“拓展情境”作为两种游戏,我们该怎么选?我们应该如何达成互相理解?对于反自然主义的历史主义的第二个主要想法:任何社会科学的概括都一定受到其时代的限制。

Back to All

RN.PoH 10| 我们这个时代的致幻剂

OakBlack

历史主义的“不可能重复实验”的理论背后,其实蕴藏着“人不可能改变理解”这个终极的想法。而这个想法的存在,其实导致了非常多的问题,例如我们从此就能接受“必要之恶”、“以恶制恶”,而它对我们更大的伤害来自于:一旦它与我们对“改变情境”的恐惧结合,就能导致人的彻底停滞,因而,它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的致幻剂。

RN.PoH 09|没有人能让你无事可做

OakBlack

回到我们要讲的历史决定论上,我们已经看到历史决定论的几个关键的想法是怎么把它所有的信徒导向“无事可做”的结论的——但波普尔会告诉我们:这是错误的,而且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这种说法自身就有着矛盾,而之所以有人受到其蒙骗,很有可能就是有一套渴望掩盖在这矛盾之上的胡扯。

RN.PoH 08| 谁再胡扯,我们就把他揪出来

OakBlack

本节对应书本的第23节:对整体主义的批评 在上一节我们看到,波普尔总结出了乌托邦工程和历史主义的一个共同的特征:整体主义;也就是说,作为方法论的乌托邦工程和历史主义,它们都有的共同点就是:希望研究一种整体的、宏观的、大范围的社会结构,并通过剧烈的改革改变其“前进的方向”。

RN.PoH 07| 大会师!

OakBlack

一、历史主义为什么必定会和乌托邦工程走到一起?本节对应书本第22节:与乌托邦主义结成的非神圣联盟 虽然我在笔记的第21节里已经几乎是把“历史主义”和“乌托邦工程”混起来谈了,但是在书本里波普尔在21节里并没有这么谈——到了这一章,波普尔才开始详细论述这两者是怎么必然地结合起来的。

RN.PoH 06| 我们的**真的是平衡的吗?

OakBlack

从这一章开始,波普尔才实际上开始对两种历史主义进行批判——但是虽然我自己都觉得我在前面的笔记里把历史主义批判得差不多了,但我们还是应该对波普尔的批判方式有着好奇——至少论起学术经验、理论水平,我只会比他低。所以接下来还是让我们看看波普尔是如何一步步地开始对历史主义的批判的吧。

RN.PoH 05| 一场声势浩大的阉割是如何进行的?

OakBlack

这可能是这个读书笔记的系列开始以来最长的一篇。当然我本可以把它拆分成几段发出来,但是这样就少了一种连贯性——所以我最终把整个第二章的内容,即介绍泛自然主义的历史决定论者的理论的这一章的笔记全部放到一起发表出来,还冠以“一场声势浩大的阉割是如何进行的?

RN.PoH 04| 那么,到底什么在决定着我们的社会、以及其中的每一个人?

OakBlack

本文同时发表于我的微信公众号中,欢迎订阅。上一篇的笔记里 ,我很着重地提了“想象力“这个东西,然后说在实在的经验之外,我们所构建的一切东西其实都是想象力的产物。不过我必须要说我在上一篇里说的有点超前了,因为至少在目前,阐述两种历史决定论者的观点时,这两派其实都认为他们构建出来的东...

RN.PoH 03| “外国势力”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OakBlack

本文创作于notion,前往notion阅读可以获得最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同时发表于我的微信公众号中,欢迎订阅。在之前的章节里,波普尔分别介绍了反自然主义的历史决定论者对“为什么不可能有对历史的预测”,和“我们的历史研究的对象应该是什么”两个问题的解答,而为了建立一个反自然主义的...

RN.PoH 02| 对那群还想着研究社会的”物理学家“们,我们该怎么研究他们?

OakBlack

本文创作于notion,前往notion阅读可以获得最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同时发表于我的微信公众号中,欢迎订阅。一、为什么根本没有可能“做预测”?本节内容对应书本的Ⅰ.5:预测的不精确性。泛自然主义的历史决定论者 ,也就是希望用物理方法研究社会历史规律的那群人,他们最想要做的事情...

RN.PoH | 为什么不能让物理学家揭示人类的历史?

OakBlack

本文创作于notion,前往notion阅读可以获得最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同时发表于我的微信公众号中,欢迎订阅。一、你到底想写什么?我相信最近的这段时间,大家绝对没有少经历过那种可以被称为“毁三观”的一些事,不管是你亲历的,还是你耳闻的,不论让你感受到“三观毁灭”的是整件事的发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