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6 人追蹤
35 篇作品

老家组诗

喬來

身体 我老家的手 灶火一样热 每到雨季 流着黄色的血 玉米粑粑做成的伤疤 渗出,粒粒水滴 滋润曾经存在过的土地 河沟夹着的小山 跨过半个小时的酣睡 来到眼前 历历在目的眼泪 似西米酿造的白色液体 我老家的手 丝绒一样漫长 稻田静默在水里 无处不在的十指 无可分辨的肉体 千千...

拆迁户的幸福生活下,隐藏的危机

pengson

无论选择哪一样,这注定不会是安定幸福的一生啊

小城市的发展之路(一)

pengson

至少,他们现在不缺鸡蛋吃。这是好事。不是吗?

1

劳资信了你的邪

苔米

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哪怕我不变,世界也会变,武汉也会变。更何况一路走来,我也是变了的。在超市里偶然听到武汉话的时候,也许就是我可以离故乡最近的时候了。

水乡回忆

sparrow_123

摄于2018年夏,2021年初,这里已被填埋听到村上小伙伴和我说,老家要拆迁了,我微微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早就明白,这一天终将会到来,但是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那种失落的情绪在心头萦绕了很久。“这家乡,我亲眼可见地变了,变陌生了。”表哥站在河边的叹息声,这几年一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这座东北重工业城市中,我的童年在皇陵后山老林子里

马特

酒尽灯残夜二更,打窗风雪映空明,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声。回到东北故乡的第一晚,我独自在楼下河边散步,就为了踏踏雪地,雪是我与故乡的连接,也是精神力量的来源,冬天回到故乡踏了雪,才有心气再过一年。沈阳今年春节很暖和,过了除夕河面都有点要开化了,不能再滑冰了,我最喜欢的冬天就...

1

Raymond

“一个人扎根的能力太强未必是好事,但太弱的话会更痛苦。” 上周我与旅居欧洲近十年的导师聊天时分享了《云游》里关于“根”的描述,他如是说。“我的根总是很浅;最轻微的一阵小风都能把我连根吹跑。我不知道该如何生根发芽,天生不具备那种植物般的能力。

掀桌子|沦陷的故乡与分裂的微信群

Shawn

有一次我在高中同学的微信群发言,像往常一样,我咬牙切齿、喋喋不休地抱怨这个社会如何不公不义,人们的物质生活看上去不断提高,可精神世界却空前贫乏……一位同学看不下去了,他直言不讳地批评我,“你是因为自己面前的东西太少,就要掀桌子,让大家都玩不成”。

短诗三首

Shawn

故乡是永恒的创作主题,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写作者的文字里。他走不出一个坍塌的世界,一个破碎的梦,继续活着,只是为了重建一个新的世界—纸上的王国,或编织一个梦。老屋祖传的老屋拆了 从世上彻底消失 青砖灰瓦不知去向 可能已被掩埋 做了新房子的地基 或被重新利用 砌进临时搭建的小瓦房 老屋...

食之療癒 | 离家千里,胃最想家

Xinyi

昨晚做夢夢到了家鄉的菜市場。爸爸开车去了菜市场,大包小包得提了好些食物,提溜上车开回家,回家放下袋子就开始在厨房忙活。我在客厅兴奋地等菜,就差敲锣打鼓庆祝。但是做梦做到一半,恍然醒悟自己是在做梦呢,一激灵醒过来了,只能咽了咽口水,继续睡。得意于爸妈做菜手艺好,我从小吃的住家菜就是饭店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