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3 人追蹤
49 篇作品

影評:《藍色大門》中的身體與曖昧的親密感

藍玉雍

只在當我們完全來到一個陌生的情境中,才會倏然發現,情感本身中常常充滿了脆弱和不安。這種脆弱和不安,可能會讓人懷疑關係的意義以及他們的穩固性,但卻是必須得加以重視的事物,因為正是這種存在於情感中的曖昧性,讓原本的關係有產生鬆動的可能,並讓我們能夠直接面對眼前的這個人本身。

死場不死 皇都戲院商場

鄒頌華

這是我其中一部胎死腹中的作品。早在香港的傳媒廣泛報導死場(門庭冷落的商場)之前,其實我和幾位朋友在2020年底時已寫好一部關於北角區死場的書,並取得某個撥款,準備赴印於2021年3月出版。可惜因為一些很荒謬的原因最後難產而死。制度的崩潰不只是影響政治經濟民生,連文化歷史的紀錄也無一倖免。大概,他們就是不想你留有任何紀錄。實在不想自己的心血就這樣淹沒在一埋檔案中,現分批上載,立此存照。

香港各大學消失的自由空間:策展報告存檔

梁景鴻

原來的「空間」,現在只剩下「地方」。

2㎡ 的快樂星球

太窄飛

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擺弄書桌?因為他既是工作,他又不在工作。慢慢的變成了自己的快樂星球。常常問自己:在上海的市中心租屋族,可以做到這樣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嗎?

返回全部

探索廢墟 尋找都市的靈魂

鄒頌華

這篇是把早前在Matters上寫有關廢墟的文章,以「心理地理學」(psychogeography)的角度再寫一篇給《信報月刊》。探廢不只是「物理」活動,「心理」也有很多活動和變化。那種緊張、刺激、好奇、徬徨、興奮、成就解鎖、或是感懷憂傷,包含了對一個城市、一個地方的愛恨情仇。我沒有誇張,探廢時,總有個感覺,就是恨這麼好的地方被糟蹋,但也暗裡慶幸它雖「死掉」了,但還沒有拆掉。

2

[城市]曾經古都車站前的老榕風景

偏門研究員 KUN

日本時代的臺南車站前,座落著一棵極大的榕樹,見證著車站的設立、修建與新建,不僅是許多外地人搭乘火車來到府城的第一印象,也是南國豔陽下往來旅客歇腳乘涼的好所在。然而,過去這棵扮演古都地標的榕樹,多數人對於它的消失都不太清楚緣由。

1

四、己身經歷──性靈,能量,身體,循環,動態均衡(7)

五更木

飛行視頻解構 引用自 tabletopwhale.com,創作者 ELEANOR LUTZhttps://tabletopwhale.com/2014/09/29/flight-videos-deconstructed.html 古語:「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貴人十養生十一擇偶。

我在廢墟的窗戶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鄒頌華

探索廢墟是一件很禪的事。看到這道真正從「破窗」而入的光,再加上廢墟的寧靜環境本身就有種近乎「神聖靜默」的狀態,令人有遠離江湖的出世感覺。這所教堂雖已荒廢,但它曾安撫過許多難民的身心靈,也證實了在危難的時候,真正的基督徒對最弱勢的人不離不棄,直到他們離開險地。

在書寫的實驗中,「空間」是個疑問 — — 讀《空間物種》中各種不在場的時空

藍玉雍

這並不是一本有著明確情節敘事的小說,而是一本關於空間、「地方」的思想筆記,或者更像與「空間」有關的各種聯想所集合的隨筆、素描。這裡面的「空間」,並非我們一般理解的,具有明確地理位置、確定尺寸的實體空間,而是沒有實體,卻彷彿像空間一般的東西,比如:記憶、「自我」或所謂的「內在空間」。

探索廢墟時,我看到隱藏的都市吶喊聲

鄒頌華

這上半年間,每到城中廢墟探索,也能看到一個城市的躁動和暗湧。這些呼叫聲,在強調「由亂入治」的主旋律下不會被聽到或被看到,卻在自生自滅的廢墟中光明正大地呈現出來。

2

[建築]老建築的活化轉用——葬儀空間(二)

偏門研究員 KUN

臺灣很多老屋再生的空間都十分吸引現代人造訪,但如果是葬儀空間的活化,你/妳會敢去嗎?在清明節的今天,除了慎終追遠外,還可以看看國外一些有趣的殯儀館再利用案例,期待能逐漸翻轉大眾對於葬儀文化的刻板印象,逐漸認知到田町齋場、佐倉火葬場以及一些古墓保存的重要性!

1

沒事找事幹,探索香港的都市廢墟

鄒頌華

這兩年被困在香港這座愁城太久,發展出「探廢」的興趣。我對Urban Ruins(都市中的廢墟)一直情有獨鍾,但真正密集地去探廢卻是最近的事。我個人認為,探廢是釋放內在野性能量的方式,人太被馴化、生活在太舒適的環境,會慚慚失去生存和面對邪惡的能力。而闖進充滿未知的場域,甚至爬過重門深鎖的大閘,也是我對極權中的香港的一點點反抗。

2

[建築]老建築的活化轉用——葬儀空間

偏門研究員 KUN

全臺僅存的日本時代葬儀堂「田町齋場」好不容易成為文化資產,卻遭到高雄市議員與部分民眾視為嫌惡設施,殊不知這棟建築在他們還沒出生時,作為葬儀空間僅有十年,後來還歷經學校、市場的使用,大家熟知的「岩仔市場」在此經營了一甲子,承載許多中鼓山發展記憶。然而,這樣的葬儀空間後續可以如何被轉用呢?從田町齋場的背景開始,再從國外的案例取經,期待這個特別場域未來的活化方案。

6

【區塊鏈人話 #5】共識機制區塊幫網絡中的幫規

Mr.Light|觀察室

「區塊鏈」舉例來說就像「幫派組織」大大小小,誰的拳頭大誰說話,而「共識機制」就像每個幫派都有不同的核心精神或幫規以及利益分配機制,比方像「山口組」。

[史話]七十五年前,哈瑪星一顆殞落的新星

偏門研究員 KUN

七十五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從臺北延燒至高雄,3月3日起開始有較大規模的衝突,為解決軍民對立的緊張狀態,由市府、市參議員與地方官紳組成事件處理委員會協商事宜,3月6日上午談判破裂,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派遣軍隊下山,開始了全臺最早的軍事鎮壓,使高雄被形容為事件中最悲情的城市,許多地方領袖與知識精英也因此罹難。

2

[史話]二二八事件的關鍵紀錄者——美國領事館

偏門研究員 KUN

美國駐臺北領事館不僅是二二八事件的歷史現場,同時也扮演著國民政府以外的重要紀錄者,許多留下來的檔案文獻,提供我們對於事件前因的理解,以及過程所見的另一方觀點,協助後人探討歷史的爭論議題,可說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1

[城市]去駁二卻不知其名?——駁二藝術特區開拓二十週年

偏門研究員 KUN

身為南臺灣重要文創基地的駁二藝術特區,幾乎成為高雄必去的觀光景點,不過多數民眾都搞不太懂命名的由來,也常會和不遠處的「棧貳庫」搞混,甚至網路上可以看到官方諸多「倉庫位於高雄港第二號接駁碼頭」的錯誤說法,究竟「駁二」到底代表什麼意思呢?

2

【虛擬世界】中篇

文明之眼

虛擬世界有多大?月亮是不是只有在看它的時候存在?

[建築]即將消失的高雄文化大樓

偏門研究員 KUN

在人車雜沓的中正四路上,兩側林立的大樓中,有一棟建築造型奇特,卻十分低調,需得仔細觀察才能發現其有趣之處。不過屹立於街頭半世紀後,因多次整建「變臉」,而幾乎不受大眾關注,隨著橘線捷運聯開案拍板,也將消失在前金這個曾經的港都政治文教中心。

6

Granada Buildings 格拉納達藝術村

牙縫求生

畫廊是空間還是程序?一場藝術空間的剪裁

關於墨丹設計

modan墨丹設計

關於墨丹設計

【問題簡答】創世篇

文明之眼

宇宙的起源?宇宙如何誕生?宇宙如何從無到有?宇宙最後的命運?

【問題簡答】宇宙篇

文明之眼

什麼叫宇宙?宇宙到底有多大?宇宙的年齡問題?宇宙的主要成份?

【宇宙時空】上篇

文明之眼

世間萬物如何存在又如何感知? 既然一切如夢幻,佛教何苦求解脫? 天人能永生存在嗎?

收納好書- 家事斷捨離

whyfish

推薦大家影響我的第一本書:是山下英子的《家事斷捨離》:在《家事斷捨離》書中學會5個重點:1.在閲讀《家事斷捨離》之前,都誤會了斷捨離是極簡主義,原來兩者的定義是不一樣。

紀錄片《戲棚》— 神聖與世俗如何共存

鄒頌華

我還記得,在2019年夏天,香港政治和社會環境正燒得烈火熊熊的時候,我和卓翔、茹國烈在咖啡店Brewnote見面,就是在談當時卓翔最新的紀錄片《戲棚》。一直都很喜歡卓翔的紀錄片,他很會記下不同空間內一些快要無聲消逝的痕跡。孟蘭習俗雖然近年在香港「復活」,但與神功戲關係密切的戲棚卻快要絕跡香江。這篇文章本來刊於2019年12月4日的《立場新聞》,但原文已經404了,那在此留個記錄吧。

1

[生活細語] 個人的空間

晴天小姐

先生當兵時的好友來訪,我們一同去吃了頓豐富美味的壽喜燒,期間聽他們聊當兵的事,對我而言,當然是新鮮有趣。隔天先生想帶友人到一些景點逛逛,本來我也想去,畢竟也有假期,但後來想想,還是留在家做講義及準備後天的課程,可能比較保險一點。此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原因,是我覺得,夫妻之間,需要一點空間。

[網賺]TimeStope使時間變為區塊鏈,早期加入獲取更多遺失的時間。永不浪費/手機挖礦

jamey777

有想過把睡覺時間轉變為真實貨幣嗎?  在未來可能會實現。 今天來介紹TIMESTOPE這是由韓國團隊在前年10月所開發的手機應用程式。 在眾多手機加密貨幣應用中,Timestope 在其中也是佼佼者

從平面圖閱讀公共空間

melodyyiu

關於文化空間的建築討論,通常圍繞著型態美學或者象徵意義,較少談及真實被體驗的公共空間。本文以閱讀建築平面圖形的方式,針對空間結構的社會意義去理解文化公共空間。首先介紹兩個關於建築空間圖形的關鍵概念,分別是17世紀羅馬諾利地圖(Nolli Map)和1980年代出版的 The Social Logic of Space,並以此為基礎嘗試一種不同的空間閱讀方式。

2
湄公河圍爐

複製模式的發展:老撾磨丁基礎設施的復興(下)

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編按:自從毗連中國雲南邊境的老撾經濟特區—磨丁,2011年因賭博及其相關的犯罪活動被老撾政府關閉後,一直處於荒廢的狀態。直到近年,中國雲南海誠集團進入當地,重新進行房地產投資活動,又再重燃起這個邊境小城對發展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