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

离岸台风

还有布鲁斯口琴和羊毫小楷

买了把布鲁斯口琴,2020让我对魏晋之事又多了几分体会。决定以后工作底线是拥有夕阳下的口琴《喀秋莎》和夜幕中的软笔小楷《心经》。这是一份,旁人眼中稳定体面的好工作,或者是会让人变得古板而有控制欲的工作。其实我没有多大概念,招聘公告上明白写着“专业技术岗”,我只是将其看作是一份专业工种。

我不是貓

霸凌電影 4:只能以暴易暴嗎?

英國導演 Lindsay Anderson《假如....》(If....)的結局或許會令人想起吉士雲遜的《大象》(The Elephant),受欺凌的學生在校園內持槍掃射,正顯示了Lindsay Anderson的前瞻性。

我不是貓

霸凌電影 2:《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要麼被欺,要麼欺人?

導演九把刀說《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不是「怪物」電影,而是「有怪物的電影」。現實世界沒有怪物,而他是透過怪物去批判社會問題。很多創作者都會這樣做,但手法各異。有些導演會分析現場為主,探索問題的前因後果;九把刀拍《報》片卻主要是情緒發洩。

我不是貓

霸凌電影 1:《共犯》:在自己地方的異鄉人

為甚麼有關校園欺凌的電影這麼喜歡以女學生遭遇不測開場?台灣導演張榮吉這次想玩殘酷青春,猩紅撞草綠,不太成功,不及前作《逆光飛翔》中勵志兼求務實的試驗。這類題材在日本影視作品中有所涉獵的不少,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珠玉在前,《共犯》難有突破。

雲五

死志

你读过少年的遗书吗?那是满怀悲痛的文字。什么样的人会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写下如此决绝、愤怒、凄厉、却又充满天真和理想的文字。再悲痛的文学都比不上那一纸的绝望。什么样的社会,不得不让年轻人用如此激进和疯狂的方式去面对自己的未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拍着十几岁少年的肩膀,哭着说:对不起,我们没能守护你们的未来。

XP酱

心灵的楔子

Matters的兴起和这半年来HK的运动密不可分。这场运动是一颗试金石,试出了我党对广大人民多年来敌我斗争精神教育的成果;试出了我党在宣传阵地上运用大数据和互联网牢牢掌握墙内宣传主动权的强大能力;也试出了墙内外在HK问题上由于立场的差异所导致彼此的傲慢与偏见。

MarketSocialsm

(修正版)当代大陆年轻人的意识形态光谱

只代表个人看法,不代表客观事实,我总不能把所有大陆13-24岁的人代表了吧(笑) 作为一个大陆人,一个年轻的学生,看到的意识形态,在互联网山,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青年人当中,意识形态光谱也并不那么单一。

李借之

李妖然

一篇没有什么深度的随笔小说。——写在前面图片来自大卫霍克尼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小说中的主角”,何仁也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了一副欠打的表情,“你想当一名小说的作者,我想当主角,那你看我们合作一下怎么样?

三藏川

致青年:没有任何大义值得牺牲生命

没有任何大义值得牺牲生命,因为大义乃是为了成全人的,而不是相反。中国传统上喜欢说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其实就是将人的生命贬低到所谓的“大义”之下。这个“大义”可以戴上各式各样的面具,在古代是忠孝,在今天是爱国,在西方是民主,在中国是主权,然而无论其叫什么名字,都无法改变一点:当所谓...

lans

当代东亚文化下的青年

于近日事件中,许多人把“香港青年”同“废青”画上等号,加以蔑视。私以为当废除“废青”这个说法,理由有二,一是它混淆了“没有生计没有入学的青年”和“参加游行集会的青年”的概念,二是这个称谓充分表现了东亚文化圈很严重的一种社会问题:年龄歧视。本文将会探讨中日东亚两国文化下的青年处境,受到的年龄歧视及其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