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討論

706青年空间

「空间、记忆和语境」系列线上客厅 | 沙丘×706

话题目录 & 嘉宾01 互联网中“讨论”的消亡 活动时间: 5月15日 星期五 20:00(加州时间) 5月16日 星期六 11:00(北京时间)今天人类社会正被互联网重塑,聊天组正成为比邻里更重要的社会概念。

9樓C室

失語的公民教育——讀《為什麼我們要懂公眾語言:公民教育的核心,從思辨、論述到說服的藝術》

擷自博客來網路書店書名︰為什麼我們要懂公眾語言:公民教育的核心,從思辨、論述到說服的藝術 (Enough Said: What's Gone Wrong with the Language of Politics?

凌于深渊

讨论活动(1):学科分化是否让交流的距离更远?

我不擅长写活动文案,所以就让我们少谈情怀做动员,简单直接地进入主题吧。活动灵感和规则讨论可以看这篇文章:活动意见征询|尝试发起一次平和理智的讨论 活动目的:尝试了解,在大部分参与者都努力保持冷静,充分运用理智的情况下,会呈现出怎样的讨论氛围,能诞生什么有价值的成果。

Kynthia

Matters 的公共讨论空间去哪了?

Matters 具有的资源十分的吸引人:永存,理性的读者,有价值的创作者……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话题广场,更不是公共讨论的空间。现在倒是存在着各种个人空间,私有空间。也许 Matters 应该把你们的标题改一下:一個自主、永續、有價的社交創作互動空間如果 Matters 没有关于...

明空

《談當下進行公共討論的常見問題》

要達成任何有意義和效果嘅公共討論,討論者一定要先了解彼此的定義。而討論者要明白大家言語上的分岐,就必先對談話者的思維和社會背景有一定了解。我發現,香港抗爭者當中,大家即使同為「反政府陣營」,不同政見之間,仍存有矛盾。這多是出於他們本身不同的語言選詞取向,而非認知上差天共地。

Syrianus

討論向:Matters應該以怎樣的態度來對待親中國大陸官方的用戶?

標題我寫的是討論向,因爲我希望這是一個可以不用顧忌某些見鬼的政治正確來認真思考的問題。先介紹一下我本人,普通文字工作者,日常不關心政治。我先説我的觀點,很多人可能要駡我或者開始冷嘲熱諷了,請便,如果你覺得那些對掩蓋你空空如也沒有思考功能的大腦有用的話。

Vanessa

以言論自由為盾牌的辱罵言論

Matters 是很好的內容社區觀察地,儘管很多不完善之處,但值得耐心參與。不過無論 Matters 立意多美好,我們畢竟要認知到任何網路社群始終都不會是獨立自主的。不僅線下的社會事件、議題會被借題發揮進來,在其他社群(如臉書、PTT 鄉民)二元極化的言論也可能被帶進來,以互開戰場插旗的方式吸引群眾圍觀。

CYTO

關於大陸原罪化的一些疑問

不知從幾何時,只要被認定是牆內翻牆的人,在討論時就大部分時候總被先行安上一頂五毛或者粉紅的帽子,認為你已經完全被洗腦了。(大致表現是在觀點相同時還好,稍微不同,帽子便來了。)。首先必須承認,牆內的網民在外表現確實有小部分是符合所謂粉紅的分類的,但大部分我看到的多少是可以相對理性的進行討論的,故這種預設是否有失偏頗?

Winoter

公共礼仪与制度

传教士鲁不鲁乞(Rubruquis,约1220年-约1293年)在《鲁不鲁乞东游记》里描述当时的中国:一种出乎意料的情形是礼貌、文雅和恭敬中的亲热,这是他们在社交上的特征。在欧洲常见的争闹、打斗和流血的事,这里却不会发生,即使在酩酊大醉中也一样。

C计划

2019年朋友圈撕裂报告

注:本文为C计划的「年终盘点」系列,回顾2017年与2018年的朋友圈撕裂报告,请点击关联文章。祝大家新年快乐。写在前面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C计划如约为你呈上这一年的朋友圈撕裂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