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凱彤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 Followers
7 Articles

In loving memory of Ellen Loo

HeiLiH

(寫於八月五日) 打開社交媒體又都是Ellen的歌、相片和懷緬她的貼文。即使不看,我也會記起這個日子。兩年前的今天是實習間隙的休息日,我吃過午飯就懶懶地躺著。疏於聯繫的朋友在微信上問,你看到Ellen的新聞了嗎?我疑惑,什麼新聞?沒再收到回覆。

無家想歸

馬世芳

按:寫給《小日子》的專欄稿,雜誌鏈結見此。魏如萱和盧凱彤,2017年7月攝於魏如萱「末路狂花」演唱會。歌手魏如萱的兒子剛滿週歲。她說:自己並沒有母愛的記憶,沒有和父母生活的經驗,「這一塊整個是空掉的」──她父母很早離異,三歲之後就沒見過母親,小時候是奶奶帶大的。

1

白日夢的夏天

阿Q公民對談

《白日夢的夏天》 青春 一片關於綠色的 純淨原野 吞下禁果 我們讚美 沉醉 生命的甜 在天黑前 搭上逃離規訓的 欲望號列車 追逐日落前 最後一縷 塗滿自由的光線 守望懸崖邊 最後一片 無憂無慮的笑靨 純真的笑靨 播撒在 一望無際的田野 我們的田野 童年般栽種希望的田野 大雨將...

我們這一代 — 悼盧凱彤

阿果

(是日為盧凱彤逝世一周年,本文寫於 2018-08-11) Ellen離世,身邊人奔走相告,一片哀傷。事發後那夜,有朋友躲在房間,流乾眼淚,不想見人;有人無言無語,於社交平台憑歌寄意,抒發悲憂;打開家門,摯愛雙眼通紅,問「點解會咁」,我本想安慰她「the best is yet ...

Back to All

孤獨患者

陸明敏

在社會上需要正能量文時,我偏要寫憤世嫉俗的負能量文。不喜,碌過。.匆忙打了999,匆忙換好衣服,匆忙問了同屋借錢,匆忙跑下樓梯,隨便截了架的士就跳了上車。一秒間能做甚麼,一秒間太長了,一瞬間不過0.36秒,一念間不過0.018秒。一秒間太長了。匆匆忙忙,彷彿一秒都拿捏不穩。.邊淚眼婆紗地向警員訴說,他住在哪裏,他可能在哪裏。「MMW即是哪裏呀?中大?你肯定他在哪裏?他為甚麼在哪裏呀?你真的肯...

記住盧凱彤

阿果

周日中午,讀到盧凱彤離開的消息,思緒像一隻停頓了的手錶。身邊同代友人,一片哀傷。走到街上,有人在哼「永遠有一個吻未嚐」;流連網上,朋友無語,只得貼出一首又一首歌,代替說不出口的萬語千言。...

如果寫感受但不純粹宣洩

心橋

傷心的時候一向無語。近日社交媒體鋪天蓋地都是大家對一位音樂人自殺的感想。看多了令人特別不開心。很多人都在強調傷心和失望,更有些朋友說自己從前的抑鬱症好像又要翻發了。看著這些帖文,感到份外無助。我個人認為大家還未真正(其實有可能嗎?)了解他人自殺的決定,到底是因為生病,還是一時的念頭,還是別有原因?可是,不少社交媒體的好友好像都來不及在這件事上投射自己對生活的不滿或絕望。我認為我們永遠無法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