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philia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21 篇作品

蒂尔达·斯文顿专访韦斯·安德森: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两人访谈

Cinephilia迷影

韦斯·安德森期待已久的第十部电影《法兰西特派》是对巴黎、法国电影,还有最重要的杂志的颂歌。导演的长期合作者蒂尔达·斯文顿在影片中扮演一位作家,她接受了《视与听》杂志的委托,对他进行了采访。

1

我们想念戛纳|23位电影人重温难忘瞬间

Cinephilia迷影

1974年的戛纳,盛装出席的让-保罗·贝尔蒙多(Jean-Paul Belmondo)和劳拉·安托内利(Laura Antonelli)到达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导演的《史塔维斯基》(Stavisky…,1974)的首映式现场|©️Keystone/Hulton...

亲如慈父:日本演员笠智众回忆小津安二郎

Cinephilia迷影

小津在《东京物语》中指导笠智众|©️1953/2017 松竹株式会社在发表于《视与听》(Sight & Sound)杂志1964年春季刊的这篇短文中,日本演员笠智众(Chishû Ryû)回忆了他伟大的导师小津安二郎(Yasujirô Ozu),后者于1963年12月逝世。

对话《真心半解》导演伍思薇:一曲对柏拉图式灵魂伴侣的颂歌

Cinephilia迷影

导演伍思薇|©️The New York Times2004年,伍思薇导演的女同性恋爱情剧《面子》(Saving Face)获得了好评,这部电影的灵感部分来自于她自己的出柜经历,之后她离开了这个行业去照顾母亲,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涉足好莱坞了。

返回全部

《列夫·朗道》:斯大林时代的真人秀,“我拥有绝对的自由,直到克格勃逮捕了我”

Cinephilia迷影

前苏联物理学家列夫·朗道或者简称为“道”(Dau,由希腊裔指挥家提奥多·库伦奇思扮演,图右)在“1938年”拍摄现场 ©️Phenomen IP, 2019第一次听说“DAU”(列夫·朗道)是在五年前,从那以后一直好奇地打听,却没有任何消息。

贾樟柯的戛纳瞬间:目光与体温

Cinephilia迷影

贾樟柯在戛纳,2018年|© Yann Rabanier2013年,我带着自己的作品《天注定》参加第66届戛纳电影节。电影节每年会在电影宫外面用帐篷搭出一个巨大的“餐厅”,每天中午请一些来宾共进午餐。我英文水平欠佳,尤其听力不足,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都觉得累。

Wise Guys: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对话

Cinephilia迷影

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都是天生的故事讲述者,这不仅体现在他们的电影中(他们各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标识),还有对电影这种媒介了然于胸的理解。尽管他们来自于不同的世代,斯科塞斯是60年代中期电影学院的第一波毕...

悼大林宣彦:核爆,幽灵,尾道的青春

Cinephilia迷影

大林宣彦大林宣彦,1938.01.09 – 2020.04.10“我还想多活3000年,用来拍电影。”在去年11月的东京国际电影上,大林宣彦如是说。可谁又能想得到,这番“中二”十足的话,竟出自一位八旬老人之口。事实也正如此,大林宣彦真真正正地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电影,从影六十年似乎从未停下过创作的脚步。

塔可夫斯基和《索拉里斯》(作者:黑泽明,1977年)

Cinephilia迷影

黑泽明和塔可夫斯基在我首次去苏联访问时在莫斯科电影制片厂(Mosfilm)的欢迎午宴上,我第一次遇见了塔可夫斯基。他身材瘦小,看起来有些虚弱,同时又异常的聪慧,异常的精明和敏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特别像武满彻(Tôru Takemitsu)。

东京之旅:小津安二郎的艺术与记忆

Cinephilia迷影

导演小津安二郎小津安二郎(1903—1963)的浮世人生,同其他艺术家一般,充满了浮世漂泊的感觉。对于电影艺术家尤其如此,没人能够始终处在佛学中的禅境之中。但也没有人能像小津这样(多为后期作品)从生活的繁琐当中提炼出那样的的“纯粹”。小津1923年作为助手进入电影行业,当时只有20岁,被派为轻喜剧导演的助手。

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访谈:一切关乎信任

Cinephilia迷影

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Chris Rubey克里斯托弗·道尔(Christopher Doyle)出生于战后的悉尼,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云游四方。十八岁的他在挪威商船队当过水手;之后去泰国做过赤脚中医;在以色利的基布兹做过牛仔;甚至还在印度的沙漠里挖过井……他几乎无所不能。

《闪灵》(The Shining)上映四十周年:Here’s Johnny!

Cinephilia迷影

至少你没有被禁闭在全景酒店(Overlook Hotel)!Here’s Johnny!在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恐怖经典作品《闪灵》(The Shining,1980)中,杰克·托伦斯(Jack Torrance, 由杰克·尼科尔森[Jack Nic...

娄烨访谈:用电影抵抗空间记忆的消失

Cinephilia迷影

工作中的娄烨|编者言 2007年春季号,《今天》杂志编发了一期“中国独立电影专辑”,彼时,中国电影刚刚开始商业化,电影市场正在形成中,国产大片还是新鲜事物,同时,“第六代导演”正在努力摆脱地下状态,以独立电影的名义,为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发声。

重复与区别:洪尚秀自评《这时对那时错》

Cinephilia迷影

“我的电影不是与现实生活平行的存在,我要做的是跟随离弦之箭射向现实生活,并在最后一刻阻止它。”导演洪尚秀|译者前言| 洪尚秀作品具有极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并不只是在一味重复自己,而是已经成为将重复变为电影和人类学结构的专家。他的作品已经连续三年入围《电影手册》十佳名单,今年的新作...

破处、人鱼与阳具,从《美国派》谈起

Cinephilia迷影

“As American As Apple Pie” —— by 嚴藝家《苹果派》剧照《美国派》(American Pie,1999)的故事非常清晰,简而言之就是美国高中里的一群男生们是如何在毕业前夕用尽各种办法终结自己的处子之身的。之所以选择“苹果派”这种美国传统食物作为片名,...

女性的欲望:电影中的女性凝视

Cinephilia迷影

《美国舞男》(American Gigolo,1980)的理查·基尔(Richard Gere)|©️Rex Features2012年,《纽约时报》评论家Manohla Dargis在针对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的作品《魔力麦克》(Magic Mi...

王羽:演而优则导的超级巨星!(作者:Quentin Tarantino)

Cinephilia迷影

《独臂刀》中的王羽在李小龙崛起之前,香港电影界的头号武打明星是王羽,在美国被称为“吉米·王羽(Jimmy Wang Yu)”(不得不说,这个称呼更为有趣)。当时在日本电影界,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正统的动作男明星。但在五、六十年代,香港电影界还没有一个像三船敏郎(Toshiro Mif...

佩德罗·阿莫多瓦新冠隔离日记第四部分:悲伤万岁!

Cinephilia迷影

Pedro Almodóvar |©️El Deseo D.A. S.L.U., photos by Nico Bustos在这位西班牙导演新冠隔离日记的第四部分里,阿莫多瓦对忧伤、性和西班牙文化部门的资金支持若有所思。又是一个悲伤的日子;直到晚上六点我才勉强起身。

佩德罗·阿莫多瓦新冠隔离日记第三部分:阅读和观影的推荐清单

Cinephilia迷影

Pedro Almodóvar |©️BFI在这位西班牙导演新冠隔离日记的第三部分里,阿莫多瓦透露了自我禁闭期间所有的阅读和观影,这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他难以释怀的忧郁和悲伤的情绪。这几天我醒来的时候都瘫软无力,看起来这种禁闭生活还得持续几周。

佩德罗·阿莫多瓦新冠隔离日记第二部分: 沃伦·比蒂,麦当娜和我

Cinephilia迷影

在这位西班牙导演新冠隔离日记的第二部分里,他提及了在自我禁闭十七天之后他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公寓——开始了对麦当娜,沃伦·比蒂和奥斯卡奖的一些回忆。Pedro Almodóvar and Madonna in Los Angeles in 1989周一晚上,随着新的隔离措施的公布,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幽闭恐惧症的症状。

佩德罗·阿莫多瓦新冠隔离日记第一部分:去往黑夜的漫长旅程

Cinephilia迷影

Pedro Almodóvar |©️ El Deseo D.A. S.L.U., photos by Nico Bustos我一直拒绝写作,直到现在。我不想让自己隔离前几天那心神不宁的情绪留下文字证据。也许是因为我在这样的境况下发现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它和我之前的日常生活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