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訟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0 Followers
14 Articles

區塊D週報 - 儲蓄型樂透PoolTogether遭提告?第一起直指DeFi核心原則的訴訟獲大咖與社群相挺

D大叔

2021年底,在DeFi領域頗有名氣的「儲蓄型樂透」項目PoolTogether被告了。提告人Joseph Kent 是明確表明反對加密貨幣的美國議員Elizabeth Warren 的前任技術負責人,因此掀起加密貨幣圈一陣譁然。PoolTogether 被宣傳為是一種「不會損失本金的樂透」。

1

訴狀|辱罵+歧視

周新宇(川西美校画画的)

大家都睇到,呢個人一日到黑搞搞震,完全冇哋講嘢。我都唔想同系講嘢德國仔喔,巴閉喔,威水喔,睇我地不起喔。中意講粵語講嘍,關你乜嘢事!

案件合作時的合同重要性

Jerome

在討論一件合作案的過程中,無論是出資的金主爸爸,還是付出勞力、創作甚至是表演的另一方,在許多次往返的溝通中即使再花時間也是得面對,因為在彼此透過口頭或是文字信息往返之後,最終都得面對真正的合同簽訂這一個流程。

打官司技巧不是只有勝訴才贏,比勝訴率更重要的是不戰而勝!

法律工具人

律師的勝訴率其實就是「勝訴案件/總案件」,也就是如果打50場訴訟,勝訴的有20場,那勝訴率就是40%。但這種完全量化的數據,其實非常粗糙,雖然判決結果只有勝敗一翻兩瞪眼,但還有很多真正的勝利,卻難以被量化其中,像是「幫助被告獲得不起訴處分、或是幫助當事人爭取到對方的和解或撤告」,這樣讓彼此免於訴訟的時間與壓力,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條件,難道不是更有利的結果嗎?但擅長幫助當事人達成和解的律師,他的案

Back to All

[外文編譯] 英國現場活動產業界對政府發起訴訟(下)

Jerome

政府在面對疫情的詭譎情勢,因此決定再次延長對公眾的管制規定。對於社會群眾來說,應該是可以被理解。但往往一個決策的下達,也會同時傷害了許多產業。此篇報導中的現場活動產業,就因此而被再次犧牲。

[外文編譯] 巨頭的創舉 - 英國現場活動產業界對政府發起訴訟(上)

Jerome

政府在面對疫情的詭譎情勢,因此決定再次延長對公眾的管制規定。對於社會群眾來說,應該是可以被理解。但往往一個決策的下達,也會同時傷害了許多產業。此篇報導中的現場活動產業,就因此而被再次犧牲。

訴狀-網路霸凌

垃圾鬧贏了,所以對中國的厭惡就正確了

此篇針對兩件事:1.matters的防治網路霸凌機制。2.某些用戶針對特定對象的惡意且連續的騷擾。

訴狀:惡意扭曲事實做人身攻擊

垃圾鬧贏了,所以對中國的厭惡就正確了

用戶Bron 公然侮辱

訴狀:惡意扭曲事實做人身攻擊

垃圾鬧贏了,所以對中國的厭惡就正確了

用戶Bron 惡意扭曲事實並且進行人身攻擊

不隨意鼓勵他人興訟是一種體貼

射手媽咪婷婷

過年時節聊這個話題似乎嚴肅了點,但卻覺得這個議題很重要,有必要跟大家探討一下。大家都知道提起告訴可以讓無法解決的爭議或是犯罪問題藉由法官的判定得到公平正義,但當大家義憤填膺地鼓勵受害的一方向法院提出告訴之前,是否衡量過提起訴訟後所面臨的生活改變?

【賠償和解】發生致死車禍,該如何去處理?

簡敏丞博士

劉大哥一籌莫展,內心焦急的看著年邁的父親被警察帶走,回想剛剛警察說父親撞死人肇事逃逸,他怎麼都不願意相信,只能先把父親盡快保釋出來,隨後馬上聯繫簡博士,詢問該如何處理?簡博士立馬與律師一同出面處理。原來事發當晚,劉父半夜獨自騎車出門,剛好那條路的路燈都年久失修,只能藉由車燈照明,...

妙齡女識人不清,精障郎勾勾纏

簡敏丞博士

年輕漂亮的香香和大她8歲的阿杜交往半年後就決定結婚了,對愛情充滿幻想的她怎麼都想不到眾人眼裡的完美先生,私下有著怎樣瘋狂的面孔….. 剛結婚時阿杜對香香真的是萬般疼愛,但隨著日漸相處,阿杜也露出本性,香香每次回家都被嚴厲的要求鞋子該放在哪個位子、髒衣物要掛在哪裡、一定要馬上洗手,洗完澡擦乾身體才能上床。

【趣聞】驚爆!!年輕畫家賣畫卻遭坑殺!臺灣第一起藝術買賣糾紛!?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前幾天,奈良美智的作品《溫室女孩》在Phillips與Poly Auction合辦的拍賣中,以1億3百萬港幣成交,相當於台幣3億7千6百萬元,為畫家生涯中第二高價的藝術品。然而,若買家在拍賣結束後卻選擇不付款會如何呢?受制於拍賣會前簽署的契約,若買家不付款,除了會損失押金,還會因此吃上刑事官司。

1

Matters訴訟制度的由來

吳郭義

近日matters上喜歡政治討論的用戶們又又又一次因為政治觀點不同而發生了衝突。不過這一次衝突的獨特之處在於,在衝突暫時結束後,參與衝突的雙方都開了訴訟帖把對方告上了公堂。這是在matters施行訴訟制度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面對“未有之變局”自然也引發了對matters訴訟制度的審視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