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歧視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53 篇作品
Kafkaesque

关于“白左”的一点思考和讨论

特朗普,图片来自香港电台网站前几天看到方老师写的关于“白左”的文章,里面的事例让我有些震惊,特别是那位为了平等而拒绝给自己的孩子请保姆的白人教授。虽然这在“白左”的语境下(可能)并不出奇,但作为一个没有深入体验过美国社会的人,我在惊讶之余还是感到少许不安的。

天天飛殲20下班上我

黃藍是自私:香港人盲目支持Trump 的原因

對black lives matter缺乏同理心不是因為香港沒有種族歧視問題,而是香港的種族歧視更內化、更赤裸、更融入生活。對比起出名種族歧視的澳洲更嚴重。香港的問題是歧視而不自知。

破爛青年

口罩與催淚瓦斯罐,已經成為新一批的博物館藏品

Black Lives Matter運動越演越烈,美國的博物館除了成為爭議雕像的新家,博物館在這次運動中還有一個任務。Photo by Clay Banks on Unsplash 街頭抗爭運動中最常出現的防毒面具、頭...

40
夜貓

淺談結構性種族主義

甚麼是種族主義﹖身在香港的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太多的認識。不是說香港沒有種族或族群歧視——far from it。事實上,就筆者看來香港人在這方面的意識相當薄弱,最少要比歐美地方弱得多。

夜貓

六月節

上星期五,六月十九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那是一年一度的美國黑奴解放紀念日,又稱六月節。哪怕在當今的政治氣候,全球的Black Lives Matter依然如火如荼,香港的圈子還是近乎沒有人談起這個,實在是令人又驚嘆又遺憾。

13
流傘Lausan

流傘成員在洛杉磯抗議國安法

我們必須繼續奮鬥,繼續見證我們在過去一年間在街頭所看到的民主,與世界各地的手足們肩並肩,為一個沒有警察、沒有國家暴力的世界而奮鬥。圖:薑汁撞奶/流傘 2020年6月21日,流傘合作社的組織者與社區盟友在駐洛杉磯中華人民共和國總領事館發起了一場行動。

KM

塗黑臉但不是blackface:台灣和馬來西亞的兩個黑臉例子

「反骨男孩」模仿「黑人棺材舞」的影片出現時,我並沒有特別感興趣點開,因為網路上已經好一陣子出現各式延伸模仿和哏圖。一直到後來出現各式討論,才知道反骨男孩在模仿裡時「塗黑臉(Blackface)」。

70
陳宜萍

越來越朝向「兩極」的對話,讓人感到不安

對話通常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的橋樑,但當對立的兩端都帶著強烈的情感時,對話就不是這麼有效了。一位黑人之死,在全美各地迅速引燃怒火,似乎也催化了社會的撕裂。圖片來源:Unsplash種族、貧富、奴隸制、政治意識形態、黨派認同等...

李斯

專訪: 居荷港人 Anna – 「光復香港」只是一句口號,那我行動上該做什麼?

反送中抗爭一年,四周是舖天蓋地的回顧。不論是媒體、公眾人物,還是個別友人發表的,過去一年的事一幕一幕、順著時序的重現眼前,看得驚心動魄。有的記憶猶新,有的卻猛然發現原來已變得有點模糊,只得提醒自己千萬不要把舊事遺忘。

15
跟著Kai趴趴走

COVID-19的種族歧視

前言美國社會的種族主義擁有400多年的歷史,早從17世紀就不斷影響少數族群的生存,當中包含歐裔、亞裔、阿拉伯裔等,當然還有本篇的主軸非裔移民。在殖民統治以及奴隸時代,種族主義受到國家法律的支持,這種法條的合法性更像是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