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羈之樂
PoppelYang
主理
42 人追蹤
34 篇作品
Viner

2016年12月17日,和Kent的最後一天

2016年10月22日,我在奧斯陸第一次見到Kent。那時,我以為那就是我和Kent的最後一天。我登錄了遺棄許久的豆瓣,幾乎顫抖著把我的經歷寫下來,沒想到因此與久違的豆友重逢,他因護照遺失,去不了Kent在斯德哥爾摩的終場演出,於是將票轉賣給我。

Viner

今天聽什麼: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大唱片(上)

十多年前,有一本音樂雜誌滋養了我貧乏的學生生活,叫做《音樂天堂》。高二那年,我在書店一角發現了它,高中畢業那年它便永久休刊了。幸虧了學校附近的舊書市,讓我覓來不少舊刊,每本都翻來覆去看了無數遍,其中最愛的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大唱片」這個專欄。

過客收藏家

Candlelight : 我關注的獨立樂團

落日飛車 ft OHHYUK - Candlelight 單曲封面 (圖片來源:My Music)在走入文字世界之前,影音世界填滿了我的人生,各大流行音樂榜和熱門影視網陪我度過許多時光,與影視結合的OST是點播首選,寫影視紀錄和推薦歌單更是當時的一大樂事。

阿黄

音乐|New Day Dawning-写在Felt告别演出30周年

三十年前的今天,英国Indie Pop乐队Felt在伯明翰举办了最后一场告别演出后宣布解散。Felt是一支什么样的乐队?忧郁、欢快、精致、讽刺、散发独特气质、怀才不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乐队在成立之初就带着主唱Lawr...

短腿長褲

杂听 | 听音乐是特别特别私人的事

小时候听音乐的渠道不多,几乎都是 pasar malam (夜市) 3个RM10的翻版CD - 港台歌手的大集锦,04年那会 只有<七里香>最厉害可以单独出一整张专辑,也经历了不是周杰伦就是王力宏的同学分派(...

阿黄

音乐|前互联网时代乐迷的青春聚集地

自从16年因为观看纪录片《Supersonic》受到极大震撼,宛如遭受一记重锤被下了蛊,而理所当然的成为英国摇滚乐队Oasis的死忠粉丝后,我就一直在互联网上疯狂搜索和搬运他们的信息,收集各类CD黑胶杂志,甚至去了日本和...

陳姸名

80年代的小島創作能量體驗--一串青春烈火歌單

可能的第零章 雷光夏<我的80年代> --《黑暗之光》專輯(2006.12)-01/33這歌單是一個不小心這麼開始的,邊聽邊聽就把事情整理了...... 80年代結束的時候已經要國民中學畢業了,其實是忍受了兩個學期的每周...

LemnBlackr

獨立樂團聽什麼

2020年是個命運多舛、動盪不安的一年;我們迎來了人類近代史上也許是最嚴峻的疫情,病毒打破了我們對於群體與自身界線的想像,所有人都像是被困在囚牢裡但又渴望陽光的植栽,拼命伸出手想要告訴世界我仍然存在,儘管吶喊終究是徒勞。

馬世芳

血祭舞台:搖滾樂手的日常

按:椎名林檎今年出了新專輯,想起2015寫過這篇文章。那天看到舞台上的血,如今想來,仍不覺得是作假。8 月 16 日南港展覽館,椎名林檎初次海外演出獻給了臺灣。唱到〈浴室〉,舞臺推上來一個廚房流理台,林檎邊唱邊拿著鋒利的...

PoppelYang

黑暗、梦幻的“冰夫人”:Kælan Mikla乐队简介和访谈

此文部分内容编译自:KEXP.org(2019),Hymn.se(2019)“你从冰柜中拿起一袋冷冻食品,丢入购物车,转身离去,却没看见那堆食品袋下露出的半张脸。那是无家可归的冰雪宁芙,她躺在冰柜中,身着薄霜,头戴冰锥,脸上凝结的微笑比严冬还要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