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2 人追蹤
9 篇作品

有艾人生9| 同妻的悲哀

天藍

希望這世界不要再出現更多的同妻。

HIV感染者可接種疫苗嗎?專科醫生為你解答常見問題

G點電視

COVID-19 疫情持續,是否接種疫苗變成貼身問題,有機會影響能否出遊,甚至上班等生活日常,不少人擔心疫苗對身體狀況的影響,例如定期服用賀爾蒙的跨性別人士可否打針?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接種疫苗安全嗎?為此 G點電視訪問感染及傳染病專科醫生黃天祐,由他解釋接種疫苗原理,幫助釋除大家的疑慮。

U=U中文宣传片详解+网络传播指南

阿Q公民對談

2019.7 摄于北京无国界爱心办公室 上文《不只科学事实,更是一场运动|庆祝U=U在中国正式落地生根》中提到,U=U作为一种倡导运动, 能被正确地 传播是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这里特撰写本文,旨在以浅显易懂的语言详细阐述、漫谈这部官方宣传片的内容与意义,期待“U=U 不具传染力”...

爱滋感染者的诉求:自我和谐地融入公共生活

阿Q公民對談

230. 知识分子的责任是什么?【21分15秒读到我的留言】​ 229. 刘绍华x梁文道:人类学家要如何观照这个世界?​ 很有幸,我在上一期《八分》节目的留言在本期入选、且被@梁文道 先生念了出来(21'15''),并以先生一贯的温良和人文关怀、给予中肯而一语中的的回应。

“年仅20岁”时感染了HIV,我想挑战主流防艾话语

药罐儿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写在去年12月初,最初发布于706青年空间的公众号。因为需要终身服药,所以我为自己取名“药罐儿”。除去接受一位记者朋友的采访,这篇文章也是我第一次以感染者的身份面向公共空间发声,非常感激我的两位朋友在我写作前后提供建议和帮助。

1

感染日记02:玩家xxx已进入hiv感染者的世界。

药罐儿

今天是3月1日,世界艾滋病零歧视日。在这篇日记发出前,我对最初的一些表达进行了细微的调整和修饰,有些地方精简了语句,有些地方做了进一步的说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叙事能力有些差劲,但仍然保留了日记的原貌。原本也有担心,将一些内容发布出来是否合适,例如开篇关于自慰的部分。

朋友感染了HIV,我才发现自己对艾滋病了解得太少

NG的O

其实我面对面和感染者接触只有两次。一次是大四研一那会儿做毒品使用者的社工干预课题,和项目负责老师去了昆明的戒毒所。当时比现在还要学生气很多,带着访谈提纲和问卷,跟人家聊天。在女子戒毒所那边,学员一个个的轮流和我聊天。遇到一个年级蛮大的学员,说着说着就哭了,提到自己得病了,我说什么病,她说艾滋病。

各方应停止利用 HIV 防治和跨性别来捞取政治资本

張玉珊

Rania 和 CCM 委任信在马来西亚,一名女跨性别 Rania 在其脸书上分享自己已被受委成为全球基金( The Global Fund )在马来西亚的国家协调机制委员会(Country coordinating mechanism,简称 CCM)的代表,但随即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某些宗教组织和政党的争议。

為何愛滋感染者就醫時沒有告知義務?

王顥中

桃園敏盛醫院一般外科主任醫師徐光漢在個人臉書抨擊有HIV感染者「隱瞞愛滋病史」,危及醫療人員安全,媒體跟進報導後,網上各種對感染者與同志族群的仇恨與歧視言論齊發。已有許多論者提出,無論病患是否感染愛滋,手術房中針對「侵入式治療」行為都應遵守標準防備的作業流程,此事引發爭議,一方面顯示部分醫療人員對於愛滋的非理性恐懼其實與常人無異,更揭露我國醫療院所對於標準作業流程與防護措施的輕忽。輿論中許多...